得了每天都想睡勇利的病

[泥石流授翻/维勇]Re: Yuri Katsuki 第31章

原地址:http://archiveofourown.org/works/9410273/chapters/21303089

原作者:Ishxallxgood

译者:Lynn、 @Mr.Blank_ 、 @恶水症 

所有版权归原作者Ishxallxgood所有,任何人不得作商用或无授权转载。欢迎大家去原文(无需翻墙)给原作者点Kudos。尚在连载中。

欢迎阿水加入~

 

披集在闹钟响起时含糊地抱怨着,说实话这真是他这辈子听过的最可怕的声音了——可能这就是它是他闹钟铃声的原因。他坐起来打着哈欠,又伸了个懒腰,然后猛地把闹钟拍掉。觉得一大早开始练习是个好主意的人都该被枪毙。揉去眼中的睡意,他的视线清晰起来,落在几个月前被他放逐在椅子上随意坐着的勇利抱枕上。可怜的真正的勇利哟,披集想,正和他疯狂渴求思念不已的维克托分隔千里。说到这个,披集可能该看看手机确认一下他是不是还活着了。

 



披集倒向床铺,狂笑不止,光是想想刚才他看到了啥他都会笑得难以自已。“我特么就是这么特别”牌维克托·尼基福罗夫刚才发信息让他安静,因为披集可能会吵醒他正毛骨悚然地盯着的、在FaceTime对面睡着的勇利。真的吗?这个人是真实存在的吗?他是怎么活了快二十八年的?

等笑声终于止住,他从床上爬起来,擦掉笑出来的眼泪。至少他知道勇利现在睡着了。勇利真的在一场决定生死的比赛的前一晚睡着了,而这是因为维克托。他不得不承认,维克托做得很好,几乎可以弥补他在中国站的惊险行为了。勇利很可能能够在接下来的六个小时里保持这份冷静并踏上冰面。

练习一如既往地繁重,他一遍又一遍排演他的节目,直到双脚生疼,双腿像在燃烧。披集倒向一张长凳,拿出手机试着连上直播,这样他就能看早上的赛前练习了。

 

勇利看起来不错。比平时要冷静得多,虽然他看起来很沉默,不怎么和人说话,而且从头到尾都忽视了他的临时教练。披集发现勇利离开冰面时瞥了一眼手机,然后露出了一个小小的安心的笑容,镜头追随着他走出场外。

“你觉得勇利会没事吗?”光虹有些担忧,但他眼里的担忧在披集肯定地点头时消散了。

“我觉得没事,我知道他昨晚好好睡了一觉,所以应该没事……而且看起来,他和维克托保持着联络……”承吉的分数公布出来,他们一起看着尤里·普利赛提踏上冰面时,披集说道。然后突然,他的手机屏幕闪烁起来,一张维克托的照片占领了屏幕,请求在线视频。“卧槽,小伙伴们我要下了……维克托要找我FaceTime……有鬼……我得去看看到底又发生了啥可怕的事。”

“你俩玩得开心,有事随时直播!”雷奥在披集关掉Skype通话的前一秒喊道。然后披集接上了维克托的FaceTime。

“披集!”维克托狂乱的声音犹如平地惊雷。

“你好,维克托。怎么了?”披集点头示意,然后继续看向笔记本的屏幕。“哇,这个接续步真激烈……这孩子真的是人类吗。”

“披集!别看尤里奥滑冰了帮帮我!”维克托无助地喊道。

注意力重新转向身心俱疲的维克托,披集点点头问:“怎么了?”

“我连不上直播,旅馆里没人知道是怎么操作我也来不及去美奈子那里找她。”

“噢……好,嗯你现在要连哪个网站?”

“这就是问题所在了……我不知道!”

“等等啥叫你不知道?你平时用的哪个?”

“我一般不看比赛直播……”

“你特喵的……行吧,让我看看我能做点什么。”把手机搁在笔记本上,披集开始啪啪啪猛敲键盘,毕竟维克托看上去一副命不久矣的样子。“呃……说真的搞毛?你就不能早点打给我……我们离勇利开始表演差不多还有五分钟时间……好吧等我一下。”

在谷歌了几分钟之后,披集发给了维克托一串链接,希望其中的哪一个能起到作用。“好啦,我发给你了一串链接。能看到了告诉我。”

披集看着维克托疯狂地点击鼠标,几秒之后他听见解说喊出尤里·普林塞提的联合跳跃。“披集我能看到了,谢谢你!”

“不客气,勇利怎么样?”披集一边问,一边看着尤里·普林塞提完成了联合跳跃,迎来盛大的结束,然后膝盖着地跪在冰面上。

“他看起来很冷静。不过说实话我有一段时间没和他说过话了,至少在晨间训练之后的那个下午之后。”维克托的声音里掩藏着深深的悲伤,但是他看上去却十分镇定。镜头从普林塞提身上移开,转向滑入冰场的勇利,在披集眼中,刚才维克托的神情和勇利的重合在了一起。

当勇利滑向冰场中央时,普林塞提的分数在场内公布,披集捕捉到维克托脸上短暂的骄傲的光芒,然而这表情在镜头对准勇利时转瞬又归于忧伤。他看起来如此悲伤,但却冷静又坚决。

披集知道勇利一切都好,但是那是在他第一个联合跳跃之前。在第二个跳跃变成单周跳之后,他们俩齐齐抽了口气,维克托恐惧地睁大了眼,脸上的原本平静的表情剧烈地振动起来。

“会没事的……他会没事的……他会好起来的……他一定能振作起来……”

勇利看起来确实从那次失误中恢复了过来,他继续在冰面上滑行,就好像他忽然明白了什么一样,他用愈发流畅的动作进入后内四周跳的跳跃。披集和维克托在他利落地着冰并开始优美的燕式旋转时忍不住欢呼出声。不幸的是接下来的后外结环三周跳并没有保持之前的状态,但是在他过渡到横一字时有什么发生了改变。披集能感受到看勇利滑冰时,自己的心脏在胸膛中砰砰跳动的声响。从鲍步开始,勇利看起来已经平静许多,之后的阿克塞尔三周跳一如既往地优雅。

维克托骄傲地微笑着,眼睛湿润地看着勇利完成了接下来的三个跳跃,进入有史以来最动人的接续步。他身体的每一根神经都在啸叫着他对维克托的爱意,而维克托忍不住落下的泪滴也告诉披集他的灵魂深处是怎样与之共振。这是一场美丽的表演,即使搞砸了许多跳跃,这场表演美得也令人窒息,披集忍不住想知道在决赛时,有维克托在勇利身边的话,这个节目会是多么华美动人。

“他做得真棒!”维克托高兴地喊着,“当然了,其中的许多跳跃他本该控制得更好,我身为教练的那一部分忍不住一阵眩晕,但是说真的,这个节目让我觉得这么完美,我太喜欢了。披集,你看到了吗?看到了吗?他对我的爱有多深?”

披集轻轻地笑了一下。“是的,维克托,我看到了。这简直让人窒息。哦……他现在是第三名……他大概拿不到奖牌了……”

“嗯?哦是的……那个加拿大选手……还不错。即使没有奖牌他也能进入决赛的。克里斯皮诺在日本站拿了第三,所以他们的积分相同……但是勇利在中国站拿了银牌,所以他会有限晋级。”

披集大吃一惊,“我的天看看是谁终于弄明白了参赛资格!~恭喜你!”

“我之前从来不知道大奖赛还有个积分系统,不过空挧流、流谱和流丽向我详细解释了一番。”

“等等……优子的三胞胎?”披集爆发出一阵大笑。“你需要三个六岁的孩子给你解释ISU的参赛资格?”

“闭嘴吧,你要知道我之前从来不用担心这些——只要拿金牌,就能进决赛。很简单是不是?他们把规则弄得如此复杂又不是我的错。”

“哦是的,真是简单。让我简单计算一下……卧槽!这样的话我就进了!我他妈居然进了!!!维克托这真是件大喜事!!!”披集跳出椅子,一把扯开他房间的门,尖叫道,“แม่! ผมทำได้แล้ว!”

“恭喜!我们又可以一起在巴塞罗那玩了。”

“是啊,是啊!一定会非常有趣的!哇我简直等不了了!”披集砰地一声又坐回他的椅子上。“可惜光虹和雷奥不会在那,但至少克里斯托夫会……哦天啊,这会特别有意思的!顺便问下,勇利什么时候回来?”

“我还不确定,希望会很快吧,毕竟他现在不用参加表演滑了。他的手机还在关机。”

“哦是啊还有表演滑呢……还好他不用在那边多待一会,这样的话他生日就赶不回家了。”

“他的生日……?”披集脸上闪现怀疑的表情,维克托轻轻瑟缩了一下。

披集保持沉默,让维克托好好想想刚才说了什么以及现在的日期是什么,因为如果维克托忘记了勇利的生日,披集就会乘着下一班飞往福冈的航班,把他的冰刀嵌在维克托漂亮的小脸蛋上。

“哦不,今天已经是二十七号了吗?过去几天简直是疯狂的一团糟,我完全忘了……”维克托皱起眉头,“我在莫斯科都计划好了……但是现在我得想想别的计划了。感谢提醒,披集。我得去和真利聊聊。再见!”

没有等待披集的回复,维克托就挂断了电话,然后披集解脱地叹了口气。说实话,他真的不想花八百多刀在前往日本的航班上,只为了干掉一个俄罗斯人,而他甚至不能在勇利面前完成这次谋杀。

 

แม่! ผมทำได้แล้ว! – 娘亲!我做到了!


评论 ( 13 )
热度 ( 216 )

© Lynn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