得了每天都想睡勇利的病

[泥石流授翻/维勇]Re: Yuri Katsuki 第32章


原地址:http://archiveofourown.org/works/9410273/chapters/21303089

原作者:Ishxallxgood

译者:Lynn、 @Mr.Blank_ 、 @恶水症 

所有版权归原作者Ishxallxgood所有,任何人不得作商用或无授权转载。欢迎大家去原文(无需翻墙)给原作者点Kudos。尚在连载中。

这章译制组看出了众多CP。咳,我站维勇。

 


披集翻过身子并猛地抓起身旁的手机。他不用看都知道是谁给他发的信息。实际上只有一个人会频繁地用讯息将他从睡梦中吵醒。真的,这个男人难道从来都不睡觉的吗?睡眠是如此美妙,而勇利应该在这时候回来了,他应该用他所有的时间黏着勇利,其他的什么都好,就是不要特么在半夜三更给他发信息。

 

 





披集扑通一声躺回床上,说不出话来,只是任由手机从手里滑落。他能对维克托的宣言说什么呢?这是他见过的最坦率最真诚的维克托,而从维克托讲述的对勇利的怀抱的感情来看,他们两个人对彼此来说真的是特别的存在。他们是怎么走过这么长一段没有彼此的人生的?当然,某种意义上勇利一直拥有维克托。滑冰选手维克托·尼基福罗夫,那个活着的传奇,胜利女神尼姬的化身,被贴满了勇利的墙,被印在勇利的抱枕上,还存在于其他许多披集完全不想了解的地方。勇利把维克托变成了他生活的中心,为维克托呼吸,为维克托滑冰,他做的每一件事情都是为了能离维克托近一点。而现在,有史以来第一次,披集也开始为维克托感到难过。

维克托并不像勇利拥有他那样拥有勇利。在去年之前,维克托很可能甚至都不知道胜生勇利这个人存在。他不知晓勇利在冰面上时的动人美丽与庄严气势,他不知晓勇利作为朋友时带给人的温暖和忠诚陪伴,他甚至没办法从海报上漂亮的脸蛋中得到慰藉,因为在去年之前他从未拥有。他只能过着自己的人生,完全不知晓世上还有这样一个完美的存在。勇利过去的十二年一直迷恋着维克托,而维克托却过了二十五年完全不知道勇利的人生,这真挺让人伤心的。

不过那都没关系了,因为他们终于找到彼此了。这会是一场世纪婚礼,两个灵魂在此完美结合,而披集很高兴他可以站在这一切的中心。除了精心策划一场惊天动地的最美婚礼之外,披集再无其他愿望。闭上眼睛,他梦想着银色和金色,梦想着奇妙地透着各种蓝色调的粉紫色,他梦到水与冰,潺潺流淌却又坚如磐石,冰寒彻骨却又透着让人心痒痒的暖意。

披集第二天早上醒来之后,先给勇利打了电话,祝他生日快乐,不过他倒不奇怪勇利没理他。维克托现在应该正粘着他,忙着给他灌他那些甜言蜜语,倾诉爱意与眷恋什么的。然后披集忽然觉得自责起来,他今年给勇利的礼物无论如何都比不上维克托的了。他寄给勇利的东西怎么可能比得上真人呢?毕竟过去的五年里他送给勇利的都是维克托·尼基福罗夫的周边,但现在真真正正的维克托·他娘的·尼基福罗夫在他身边了,而且正因勇利神魂颠倒。

拍了拍勇利抱枕,想到对勇利来说重要的始终不是礼物本身,而是心意,他多少感到一丝安慰。勇利不会把他和维克托相比较的,他只会很高兴,感激大家都记得他,喜欢他,愿意告诉他他被爱着。说实话这有点傻,毕竟,谁不喜欢他,谁不想为他庆祝生日呢?就算勇利自己不这么觉得,但一个这么好的人来到这个世界上的日子,当然值得庆祝啦。披集打算等到了巴塞罗那再给勇利一个合适的礼物。

 

巴塞罗那像他想的一样美,把东西放到宾馆之后,披集收到了维克托他们平安到达的短信。披集激动地给勇利发了条信息告诉他自己会在酒吧等他,到时候,他们就能一起去参观圣家族大教堂了。他焦急地坐在酒吧的角落里等待,时间嘀嗒嘀嗒地缓慢流逝,他的教练又点了一杯马提尼。披集再一次给勇利打了个电话,眼巴巴地指望他能接起来,但电话第三次转到了语音信箱,他放弃了。

他对他的教练喊道他要一个人出发了,教练点了点头,于是他亟不可待地开始了这座城市的探索。但在大教堂前拍了一大堆自拍之后,披集就感觉十分无聊了。没有勇利,没有雷奥,没有光虹,或者任何人……没有人在身边,这感觉完全不一样了。一个人观光真的只让人觉得难过,就算有不少绝妙的自拍也一样,他想,他需要更多的朋友。

就在披集一脸严肃地朝酒店走去时,两位女性吸引了他的注意,于是他慢慢地走进她们,只言片语的日语传进他耳中。他兴奋地走过去,笑着朝她们招手。对面的人停下了谈话,披集欢快地向她们打招呼,“你好~你一定是胜生真利吧?”

她的发尾挑染成金色,头上绑着发带,但是她与勇利惊人相似的眉毛让披集慢慢发现她脸上其他熟悉的细节。

“是我,披集!~”他的声音因明显的激动稍有颤抖。“披集·朱拉暖!”

她花了一会时间打量他,然后似乎是终于想起了这个名字,了然的神色浮现在她脸上,然后她露出微笑。“勇利的室友?”

“是的,是的!很高兴终于见到你了!”披集的笑容灿烂,他对她有这么多话想说。“真是太好了!我不知道你也会来给勇利加油!我不是说你绝不可能来观赛……只是我之前比赛从没碰见过你……还有他总是说他家里人不是很懂花样滑冰。”

真利笑得有点不好意思,挥挥手让喋喋不休的披集停下。“不不不……你说的对。我只是来这给勇利和尤里奥加油。这边的美奈子才是真正的粉丝。”

披集睁大眼睛,盯着真利旁边的女性。“你是美奈子老师!?”他完全目瞪口呆了。

美奈子转过头笑道。“我看起有那么令人吃惊?”她似乎觉得十分有趣。

披集摇摇头,一边礼貌地微笑一边试图组织语言。“就……就是我总觉得您应该会更年长一点?”

“年长?”美奈子眼中放出可怕的光茫。“勇利都说了我什么!?”

“没,没啥不好的。”披集浑身一紧,赶紧澄清,希望他没有让勇利陷入麻烦。“就是……我是说……考虑到勇利很小的时候就在你的舞蹈教室里学习了……我一直觉得您的年纪会更大一点。”

从美奈子身上散发出来的压迫感消失了,她转而嫣然一笑。“你觉得我看上去几岁?”

披集松了口气,耸了耸肩。“不确定,你看上去甚至没有二十五岁,但是考虑到勇利就已经二十四岁了,这样的话你不可能在——六岁的时候?——就赢得国际芭蕾舞艺术节大奖。所以我完全搞不清楚。”

美奈子哈哈大笑着抱住披集。“我喜欢你。勇利应该永远把你留在身边。”

“他真的应该,尤其是在过去一年他和维克托这样折腾我之后。”

“哦?有八卦?快和我讲讲。”两位女士把他拽进了最近的咖啡厅,不断用有关勇利和维克托关系的问题轰炸他。披集紧张地微笑,大脑不断过滤他和维克托的各种对话,心里盘算着他该透露多少消息。


---------------

站大佬总攻的都弱爆了,现在我站美all。

大佬个嫑脸的,咋不说勇利看起来不超过15呢


评论 ( 16 )
热度 ( 194 )

© Lynn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