得了每天都想睡勇利的病

[泥石流授翻/维勇]Re: Yuri Katsuki 第33章

原地址:http://archiveofourown.org/works/9410273/chapters/21303089

原作者:Ishxallxgood

译者:Lynn、 @Mr.Blank_ 、 @恶水症 

所有版权归原作者Ishxallxgood所有,任何人不得作商用或无授权转载。欢迎大家去原文(无需翻墙)给原作者点Kudos。尚在连载中。

#本章披克

#概要:赛前练习日,大佬和克里斯跟踪维勇。披克调情,明枪暗箭(并没有,只有大佬各种进攻和双关)

#不吃披克的看到这就行了,爱我的留个小心心蟹蟹


勇利踏出冰面时,披集正在冰上溜达着最后一圈,目光追随着他那两位朋友。从他们身边滑过时,披集正听见他们对话的结尾,勇利提出要维克托带他去观光。唇角翘起一个顽皮的微笑,披集滑向刚结束练习的克里斯托夫。

“想来场小小的冒险吗,贾科梅蒂先生?”他问,对眼前的瑞士人露出坏笑,随后立即把目光移向了正在走向场外的维克托和勇利。

克里斯托夫轻笑一声跟着披集离开了冰面。“你想做什么?”

“你知道的……稍微看看风景,稍微购物一下,再使劲地跟踪……”

披集像个女中学生一样咯咯笑着跑回休息室,等克里斯托夫准备好从休息室出来的时候,在门口等着的披集几乎是把他拽走了。披集着实有点感动,这个瑞士人竟然真的照他的话做了,“用世界最快的速度冲个澡,十分钟后我们外面碰面”。他扑通一声坐到附近的长椅上,一边伪装出自然的神态,一边紧张地偷瞥电梯。

“你不觉得他们已经走了吗?”克里斯托夫问,捋了捋他依然潮湿的头发,然后电梯到达的“叮”的一声吸引了他俩的注意。在看到维克托和勇利的一瞬间,他俩迅速移开视线热烈讨论起地板的花纹来。

披集用余光注视着那两个人走过,他们所有心思都放在彼此身上,以至于根本没发现有俩可疑人士鬼鬼祟祟地坐在大厅里。“好了,我们行动吧。”在维克托为勇利打开门,让勇利先行时,披集说。

“所以,你经常这么干吗?”克里斯托夫问,一副乐在其中的样子。他们正保持安全距离跟在他们的朋友后头。

“你说干啥?”披集一边无辜地反问一边掏出了他身形娇小却功能强大的傻瓜相机。

“当你朋友的狗仔队。”

披集露出得意的笑容,对他眨眨眼,然后打开相机,趁着维克托和勇利圣家族大教堂摆出合照的姿势时,谨慎地偷拍了一大堆照片。

“我想,他俩已经为拍照摆好了姿势,我的记录不过是给他们,以及我自己,帮了个忙。而且,干嘛不好好利用一下这个小宝贝的神奇光学缩放?”他回答道,向克里斯托夫展示他刚才拍下的一串照片。

“哇哦,谁知道现在这么小的照相机都这么厉害了呢。”克里斯托夫沉思着欣赏着这些令人惊叹的图片。

“哦,永远不要低估娇小包装下的力量。”收起相机时,披集调笑着抛给对方一个媚眼,他的手指刻意抚过克里斯托夫的。

披集捕捉到年长男人因为他的言语与触碰露出的不自觉的颤抖,露出满意的微笑。他从未发现引起他人这样的反应是如此令人振奋,怪不得维克托致力于每当有机会,就把勇利调戏得恨不得把自己埋在地底。

说起维克托和勇利,他把视线从那个迷人的瑞士人身上挪开,扫描着这片区域,发现那一对正走进附近一家餐厅。披集有点想知道为什么自己还在跟踪他们,一边在广场对面的咖啡厅坐下,在克里斯托夫在对面的座位上落座时眼睛盯着那家餐馆。

“你真的觉得维克托这一次是认真的吗?”克里斯托夫问着,抿了一口咖啡。

“关于什么?”披集完全摸不着头脑。

“胜生勇利。”

“你特么在逗我吗?”披集怀疑地喊道。“我都不觉得他这辈子有更认真的时候。他告诉你了多少?”

克里斯托夫耸耸肩。“足够让我知道他对那个男人的迷恋……我收到各种各样的信息,咏叹着胜生勇利的惊奇。”

披集拿出手机,在要不要给克里斯托夫看之间挣扎着,最终他决定不这么做。披集轻笑一声,“这样可说得太轻了。自拍?”他问着,在椅子里挪了挪,变换着手机的角度,这样镜头就可以同时照到他俩。“很期待明天吗?”

“我很期待再次在现场看到你滑冰。”克里斯托夫说着抛出一个轻佻的媚眼。

“真是个小可爱……冰面还是你唯一的爱人吗?”

克里斯托夫沉默了一会,披集能看见,在他重新戴上礼貌的面具之前,那双绿眼睛中闪过的火花。“我可是一直在寻找新的情人,我想这是我和冰面一起跳探戈的最后一年了。”

披集发现自己因为这回答皱起了眉头,而他几乎能听见对方未说出口的话语,想填补这个角色的空缺吗?“你在考虑退役?”

“我已经上了年纪了,披集。我也不能一直保持好状态了。”克里斯托夫抱怨道。

“现在你听起来像维克托。”披集一边吃饭,一边看着街对面的餐馆。“你才多大?二月份满二十六?我很难想象这就算上了年纪。”

“哦,你还年轻着呢,二十五岁差不多就算远古人类了……我的骨头这么告诉我。”

披集翻了个白眼,靠回自己的座椅,他已经厌倦了从这些人口中听到退役的事情,从这些自他开始滑冰一来就一直敬仰的选手们。先是勇利,然后是维克托,现在又是克里斯托夫。“真是遗憾,我还觉得我们明年奥运的时候能在韩国举办一个巨大的派对呢。”

“已经开始计划明年了?”克里斯托夫向披集靠近,意有所指地问。

披集摇摇头,笑出了声。“也许吧,但是别过度解读我的话,别想得太深了,宝贝儿。”

克里斯托夫吃了一惊,一边带着难以捉摸的表情盯着披集,一边消化着他刚才的话。“你刚刚叫我宝贝儿?”

披集露出调皮的笑容,转向他的伙伴,把自己脸上的表情整理得平静之后,他接着说。“抱歉,你更喜欢我叫你爹地吗?我是说,我一般不喜欢放弃主导权,但是如果是你的话,我可以破例一次。”

克里斯托夫咳嗽了一声,接着毫不犹豫地呛到了自己的饮料。“Excuse moi?”

“C’est qui ton père?”披集唇边绽放出一个羞涩的微笑,他的眼睛一直凝视着克里斯托夫的双眼,眼眸闪烁着危险的光芒。

“Oh mon dieu,”克里斯托夫呻吟着说,假装脱力地倒在椅子上,一只手戏剧性地捂着额头。“你是不是长着天使脸孔的小恶魔……”

“快看,他们要离开餐厅了。”披集若无其事地指出,转移了话题,就好像他刚才并没有用法语问克里斯托夫他的爸爸是谁一样。掏出足够支付餐费的钱之后,他换换从椅子中站起身,向困惑的瑞士人伸出手。

克里斯托夫怀疑地打量着他,但还是接过了披集的手,让年轻的亚洲男人把他拉起身。“别改变话题朱拉暖。别以为你能用维勇那对让我转移注意力,至少不是在你刚才说了那些之后。”

“但是维勇那对上了出租车了。”披集催促道,继续假装他刚才啥也没说。“我们要跟丢了。”

“我觉得无所谓了,只要你回答刚才你对我提出的问题。”

“哦,我亲爱的克里斯托夫啊,你不是已经知道那个问题的答案了吗。”他坏笑着回答道,一边掏出手机,开始敲打屏幕。

“你可以直接叫我克里斯的,你不觉得克里斯托夫叫起来很麻烦吗?”

披集从手机上抬起头,又一次注视着克里斯托夫,他的脸上维持着一个平静的表情,尽管他已经忍不住要露出得意的笑容。“哦,但是我还是比较喜欢它在我嘴里的感觉。”


评论 ( 17 )
热度 ( 111 )

© Lynn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