得了每天都想睡勇利的病

[泥石流授翻/维勇]Re: Yuri Katsuki 第34章

原地址:http://archiveofourown.org/works/9410273/chapters/21303089

原作者:Ishxallxgood

译者:Lynn、@Mr.Blank_、 @恶水症 

所有版权归原作者Ishxallxgood所有,任何人不得作商用或无授权转载。欢迎大家去原文(无需翻墙)给原作者点Kudos。尚在连载中。

#本章披克,前方高能

#我知道爱我的已经不多了,直接撤退吧,真的,这是最高级别的警告。

例行概要:

大佬和克里斯一言难尽的购物旅程。

他们顺便顺走了维勇落下的坚果。


———接下来发生的一切我们概不负责———


“真要命,他们去西班牙广场了……那也太远了。”披集对着他的手机皱眉。

“你是怎么知道的?”克里斯托夫一边问,一边俯身,双手环住了小个子的泰国人,给他留出能把手机举起来的空间。

“我在定位他。”披集解释道,完全无视了克里斯托夫压着他这件事。“我猜离开底特律之后,他就没关过定位,我是对的!”

“噢,看看你……你真是个小跟踪狂,对吧?”

披集回过头对身后的人得意地笑了笑,他们的脸近得有些危险。“我记得我清清楚楚地说了我们会‘使劲儿跟踪’对吧。嫉妒吗?”

披集看见克里斯托夫的脸有点泛红,这个男人忽然放开他,拉开了距离,不太流畅地喃喃了几句法语才镇静下来,“Mon dieu(我的天啊),披集。我肯定你总有一天会要了我的命。”

“有可能。我也不是没让别人昏倒过。”

“你可真是个狡猾的小恶魔。”

披集无辜地一笑,然后看向街边的商店——他忽然对购物产生了种说不清道不明的渴望。“我打算买一双新的鞋子,愿意帮我挑一双吗,贾科梅蒂先生?”

“我的荣幸。”

他们俩朝着格莱西亚大道的北边走去,一路逛着路边的鞋店,找着一双披集自己也说不清到底希望是什么样的鞋子。等他们沿路走到主街的时,披集的双眼忽然睁大了,他们刚走过一家Jimmy Choo,而橱窗里那双绝妙无比的短靴正在召唤他,他还知道自己完全无法抵抗那双靴子的魅力。克里斯托夫也跟着他看了过去,然后他露出了一个灿烂的笑容,把身边的小个子拉进了店里,他已经迫不及待想看到披集穿上这双鞋的样子了。

披集艰难地吞了吞口水,饿狼一样地盯着这双鞋。要允许自己试试这双鞋对他来说都是很艰难的,他心里勇利责备的声音响亮地喊着,九百美元可以用来买多少东西啊。当然了,他心里的勇利是对的,九百美元可以用来买很多其他的东西,但那些可都和眼前这双他这单调的二十年人生里见过的最为美丽的天杀的Jimmy Choo设计的短靴完全不一样啊。

“你就屈服吧。”克里斯托夫在他耳边低语,粉碎了他的最后一丝坚持。

“跟你一起购物真危险。”披集一边说一边抓住一个售货员指向那双靴子,几乎是喊着说出了自己的鞋码。

穿上这双罪恶的短靴时,披集小心地看了身边的瑞士人一眼。而当他站起来,只觉得双脚愉快得无与伦比,四英尺的鞋跟把他的小腿和屁股衬得近乎完美。披集简直开心得要飞起。他最后纵容自己多穿了一会这双精心设计的美好短靴。和勇利一起生活了三年半,勇利节俭的习惯也已经感染他了。

“你永远都不该把这双靴子脱下来。”

披集对耳边克里斯托夫低沉磁性的声音,对于克里斯托夫走到他身后掐了一下他的屁股都丝毫不为所动。

“虽然我很乐意一整天都穿着这双靴子起舞,但不幸明天我要滑冰,而我又大概不应该让自己的肌肉负担过重。”披集不情愿地把靴子脱下来,穿回他的旧休闲鞋。“拜拜我的梦中靴子,晚会再见。”

“我向上帝发誓披集,如果我把这双鞋穿到晚会上,我可能真的会晕倒的。”

披集一边付钱,一边回头对身后的男人露出了一个得意的笑容,紧紧地把包抓在胸前。“那我就要在那准备一张沙发供人昏倒了,因为等我完成了一切,晚会上确实会有些昏倒的人,特别是因为维克托。”

“噢和我说说。”克里斯托夫说,一副感兴趣的样子,一走出商店就把手臂搭上了披集的肩膀。

披集靠向身边高个子的男人,轻轻撞了他一下,然后伸出一只手指按在他的嘴唇上,眨眨眼说。“这会是个惊喜。”

“有人告诉过你吗?你真是个爱挑逗人的调皮鬼。”

披集戏剧性地抽了口气,一只手捂住自己的小心脏。“克里斯托夫·贾科梅蒂,你这么说真过分。”他做出一副被冒犯的面容指责道。“上天作证,我永远不会这么做的。你还不知道吗?我可是纯洁一词的完美定义,不信问问勇利。”

克里斯托夫嗤笑出声。“我很确定你是敲诈了他,他才会这样说。说起来,你给维克托看过业余者之夜的相册吗,我很确定就是在那晚他爱上了勇利……在勇利cosplay维克托跳钢管舞的时候。”

披集停下了脚步,把克里斯托夫也拉住。“你知道?”他微蹙着眉头问。

克里斯托夫为他小小的胜利笑了起来,眼中闪烁着光芒。“你在中国跳钢管舞时,我就把你和之前那晚的人对上了。这么说吧,你的Oona自旋让人非常难忘。”

“唔,”披集沉吟,闭着眼睛,一边旋转着手腕,他的食指和中指展开成V形,中间塞进大拇指,模仿着Oona自旋。“我的Oona很棒棒哦。”

“所以,”他们继续慢慢朝格拉西亚大道走着,克里斯托夫问道。“现在去哪?”

他们信步走过街道,披集耸耸肩,停下来短暂地视奸了一下爱马仕的新品,然后继续走。穿过马路时他忽然停住了,兴奋地尖叫一声,然后直接把克里斯托夫拽进了La Perla。披集一进去,目光就锁定高档内衣的铺面,他的身体几乎兴奋地颤抖起来。

“天啊,你真的是要弄死我。”克里斯托夫哀号着看着披集直直盯着一件蕾丝吊袜带。

从克里斯托夫的手中溜开,披集走到挂着高筒袜的地方,手指小心地抚过那精致的织物,激动地跳了起来。“你觉得怎么样?”他向不情愿地走过来的高个金发男人问道。

“我觉得你穿着蕾丝一定会很好看。”

“哦我肯定会的……”披集愉快地说,放下吊袜带,转向陪同他的男人。他的眼睛危险地摇曳着,舌头划过下唇的轨迹,理了理克里斯托夫的大衣前襟,然后接着说。“但,”他缓缓地拖出这个音节,又在看到克里斯托夫深吸口气时突然停下了一会。“我想我比较想把你用皮革缠绕,再在你的嘴巴里塞点什么玩意,然后骑在你身上,一直到天亮。”

克里斯托夫跌跌撞撞地后退一步,撞倒了身后的展台,嘴巴张得大大的。“Mon dieu, tu es vraiment l'incarnation du diable(我的天啊,你真是魔鬼的化身。)”

披集轻轻一笑,转回身去看高筒袜,一件件翻着,然后找到了自己需要的尺码。把吊袜带从架子上取下,他几乎能看见克里斯托夫要自燃起来。“冷静点mon chéri(亲爱的),即使你显然很想看我穿着这玩意,这可是给勇利的礼物。他的生日刚过,而我还欠他点东西。”

拍了拍克里斯托夫的胳膊,披集在店里闲逛,找到了配套的长筒袜,以及一条赏心悦目而罪恶的内裤。买下这些后,披集掏出手机,刷新了勇利的位置。

“嘿,看起来那对小情侣就在附近。”他说着走出去,“离巴特洛公寓就两个街区。”

克里斯托夫眨了眨眼,又摇了摇头,好理清他的思绪,然后他转向那位披着天使皮囊的邪恶的小恶魔。“披集·朱拉暖,我发誓,我迟早会死在你手上。”

“那对不起啦,”披集一脸无辜地回答,“我不知道你跟踪你的朋友会有这么难受。我想我们能撤退一会,给他们单独留点时间……”

“什么?”克里斯托夫目瞪口呆,“首先,我们过去两个小时都没有跟着他们;其次,你知道这跟维勇那对一点关系都没有吧,你个小混蛋。”

年轻的泰国选手脸上绽开一个调皮的笑容,然后他朝巴特洛公寓歪了歪脑袋。“瞧,他们要走了。我们又要跟丢他们了。”

克里斯托夫恼火地叹息一声,放任自己被拽过这个街区,走向那幢奇妙又古怪的房子。“他们好像丢了坚果。”他说明道,盯着那个印着“坚果”的绿色标签的棕色纸袋。

“哦,这都是些好东西。”披集坐在长椅上,翻找着纸袋。

“你真的要拿走他们的坚果?”克里斯托夫坐在披集旁边问道,跨过他去够他手中的纸袋。

“我觉得我们可以直接还给他们,但是呢,现在,我觉得嘴巴里有点坚果的滋味也不赖。”

克里斯托夫发出窒息般的声音,然后他道了个歉很快恢复从容,拒绝让这个恶魔的化身把他也拉入地狱。



Notes:披集在勇利身上花了差不多800刀。

作者私设披集家有钱,但是跟勇利一起住之后也学会俭朴地生活,让他的消费水准和勇利的相当。


接下来是本章中出现的物品:

我也不知道发生了什么。


我是谁?我在哪?



评论 ( 27 )
热度 ( 109 )

© Lynn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