得了每天都想睡勇利的病

[泥石流授翻/维勇]Re: Yuri Katsuki 第36章


原地址:http://archiveofourown.org/works/9410273/chapters/21303089

原作者:Ishxallxgood

译者:Lynn、@Mr.Blank_、 @恶水症 

所有版权归原作者Ishxallxgood所有,任何人不得作商用或无授权转载。欢迎大家去原文(无需翻墙)给原作者点Kudos。尚在连载中。

终于走到了这里。


 

“哦我想起来了!”披集在剥掉一只虾的皮时忽然兴奋地喊起来。“我给你准备了生日礼物!”

克里斯托夫好奇地打量披集。“一只没壳的甲壳类动物是怎么让你想起生日礼物的?”

“谁知道呢。”披集耸着肩回答,一边坏笑地盯着克里斯托夫,一边往虾上挤了点柠檬汁。“哦快看,我的虾是裸着的。”

维克托朝披集抬起眉毛,而勇利则是直直瞪着披集。“你给我准备了什么?我是不是应该感到害怕?”

“害怕?不用。”披集随意答道,然后一口吞下了大虾,一边若有所思地咀嚼起来。“就是点La Perla的小礼物。”他咽下去之后说。

“La Perla?”勇利问,显然不明白维克托为什么会呛到。“恐怕我是很了解这个地方。”

披集拼命忍住笑。“哦?我很确定你不一会就会非常熟悉这个品牌的。”他终于忍不住了,转向维克托,朝俄罗斯人眨眨眼。

维克托本来已经要不咳嗽了,结果现在咳得更猛,勇利拍着维克托的背,极度希望披集能闭上他的嘴。

“La Perla对吗?”美奈子说着抿了口啤酒,把勇利的注意力从窒息的俄罗斯人身上拉过来。“真是个有趣的选择。”

“披集……”勇利的语调中带着一丝警告的意味。

“勇利……”披集模仿道,调皮地笑起来,但是忽然向后靠去望着维克托身后的方向。“哦,尤里,小的那个尤里,别动,慢慢把你的帽子戴上,然后低头……我看到你的天使了。”

尤里低声抱怨着服从了披集的指示,把头发塞进帽子里,整个人沉在椅子里,让奥塔别克的身影挡住他。“讨厌的跟踪狂。”他小声说道。

“哦?”克里斯托夫低声说。“我倒是蛮喜欢我的粉丝的,他们总是很有趣,带给我最可爱的东西。”

披集同意地点点头。“是啊,我也是,我的粉丝最棒了。”

“那可能是因为你有正常的粉丝。”勇利漫无目的地绕着圈搅动盘子里的食物,喃喃说道。“我同意尤里奥。变态的跟踪狂最可怕了。还记不记得上次有个粉丝创建了假的推特账号,还通过了实名验证来骗我们?”

“我怎么会忘呢。那真是最糟糕的经历了。”披集垂下眼睛。“那次抱歉了勇利。”

“没事的,你也不可能知道。那次也……”

“我不明白。”维克托说,看着他们。“为什么你的粉丝一定要让账户通过实名认证?”

两个朋友齐齐陷入沉默。勇利的脸颊发红,他发现他和披集说得起劲,忘记了在场还有谁在。他和披集一聊起天老是这样。而披集呢,则是紧张地笑了笑,忽然对自己盘子里的米饭非常感兴趣。

“哦?现在我们有人有小秘密了。”克里斯托夫调笑道,而披集只是又干巴巴地笑了一声。

“勇利的粉丝非常狂热。”披集终于说,然后立即把自己嘴巴里塞满东西,这样他就不用详细解释了。

勇利失望地瞪了披集一眼,然后叹了口气,咬咬牙向大家解释。“我是维克托·尼基福罗夫的粉丝也不算个秘密了……”他开始说,成功获得了来自俄罗斯少年的一声嗤笑,然后他低头看着自己的手,忽略了维克托那边传来的愉快笑声。“几年前,有一个疯狂的粉丝弄了一个假的推特账户……用了维克托的名字,”他停下来飞快瞥了一眼维克托,然后又低下头继续讲。“然后不知怎么让账号通过了认证……我想那是在推特还没有现在这么流行的时候……”

“哦……”维克托松了口气,朝披集投去了然的目光,而泰国选手微弱地笑着回应。“这就能解释很多事情了……”

“好吧……她用那个账号联系了披集,因为披集和我既是冰场伙伴又是室友还是最好的好朋友也是众所周知的了”披集点点头,举起杯子致敬他们的友谊,勇利继续说。“不管怎样,她随便问了披集一些问题,而我们太兴奋了,泄露了许多私人信息,然后发现她是个冒牌货。这件事让我很是郁闷了一阵。”

“所以……你说的是……”尤里说,试图憋住笑,“你有个粉丝假装自己是那边的傻瓜来接近你?真他妈蠢到家了。”

“我想现在看来是挺可笑的。”勇利说着喝了口饮料。“所以维克托,你的粉丝对你做的最疯狂的事情是什么?”

“唔,”维克托沉思着,手指敲着下吧。“有一回一个粉丝喝得烂醉如泥,开始半裸地在我身上摩擦,求我当他的教练。”

披集一愣,送到嘴边的叉子从手中滑落,掉在盘子里,把食物洒得他大腿上到处都是。他笑得生活不能自理,实在没心思关心这些。克里斯托夫也在他旁边咯咯傻笑。小尤里朝维克托瞪大眼睛,满脸的惊讶和嫌弃,一边说着一串乱七八糟的俄语。而勇利呢,则是目瞪口呆地看着维克托,愣了一会之后,开始和大家一起笑了起来。

这可不是维克托回答的时候期待的反应,至少披集能看出来。维克托想逗一逗勇利,但他却不知道勇利已经忘得一干二净,而披集,他可不想泄密。披集从边上戳了戳克里斯托夫,给对方一个“啥都别说”的表情,然后继续吃瓜看戏。

当勇利的笑声平息时,他满足地叹息一声。“这样挺奇怪的是吧?”他试探地说道。“我们大家在比赛之前这样聚在一起。和去年完全不同呢。去年我连banquet都是一个人,甚至没能和维克托说上话。”

就是现在了,一切即将真想大白。看到维克托的反应,披集十分想笑,但他保持冷静,但等到克里斯托夫开始解释时他终于忍不住了,勇利几乎是立即慌张起来。直到克里斯托夫提到了钢管舞对决,他终于明白了自己在中国建议勇利跳钢管舞的原因。不知怎么回事,他一直觉得这只和业余者之夜有关,不过那时候,勇利穿着表演服,而对他们而言,把这两个形象联系在一起十分困难,不过对他而言就不一样了。

“我还留着那时的视频呢。”

收到信号,披集朝维克托眨了眨眼。视频?显然维克托偷偷藏私货了。但是话说回来,他自己也藏了一大坨照片的视频。也许哪天他们能凑在一起,好好交换一下胜生勇利的情报。

当克里斯托夫展示他手机里的照片时,披集赶紧直起身,全神贯注地欣赏钢管上的半裸的勇利,以致于他愣了一秒才反应过来克里斯托夫刚才说了什么。

“你们俩那个戒指是怎么回事。”

他松开克里斯托夫的手机,脑袋里的齿轮飞速运转。戒指,他们戴上了戒指。配对的戒指。在巴塞罗那。和维克托上次聊天的内容在他眼线飞速闪过。我的勇利今天向我求婚了。也许他不是开玩笑,或者产生妄想。诚然,维克托说过他会给勇利买个戒指,但是他自己为什么会有一个配对的呢?

然后他明白了,真相只有一个。

“恭喜你们结婚!!!”披集大喊道,疯狂鼓掌,他的眼睛闪烁着兴奋的光芒。他手捧着嘴,转身面向餐厅里的其他人。“各位!”他热情地大喊,“我的挚友结婚了哦!~”

在一片欢呼与祝福声中,披集听到勇利慌张地解释道那只不过是个护身符,或者一个感谢的礼物之类的可笑说法。所以他们并没有结婚。这样更好,要是他没被邀请,他可是会很伤心的,所以现在他就有更多的时间来策划一个美好的婚礼了

然后维克托说话了。“没错,不是这样的。这个是订婚戒指,等拿到了金牌才是结婚呢。”

听到维克托的订婚声明后,每个人都安静下来,披集也挣扎着不捂住脸,因为这个声明真的是太维克托了。真的吗?他从来没想过在座有谁吗?是不是他压根记不住在场的每一个人都在尽力争夺金牌?愚蠢的维克托啊,但是披集更在意的事情是勇利并没有反驳这个声明。披集自顾自笑了起来,等不及要回去把他精心准备的礼物送给勇利了。


擅自加了两句,以防大家忘记→_→

评论 ( 18 )
热度 ( 149 )

© Lynn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