得了每天都想睡勇利的病

[泥石流授翻/维勇]Re: Yuri Katsuki 第37章

原地址:http://archiveofourown.org/works/9410273/chapters/21303089

原作者:Ishxallxgood

译者:Lynn、@Mr.Blank_、 @恶水症 

所有版权归原作者Ishxallxgood所有,任何人不得作商用或无授权转载。欢迎大家去原文(无需翻墙)给原作者点Kudos。尚在连载中。

 

例行·本章简介:

Part1:大佬送勇利生日礼物。

Part2:为什么会这样呢……

第一次有了站在GPF上的机会,还能在巴塞罗那撩汉。两件欢乐的事情重合在一起,而这两份快乐,又给我带来更多的快乐。得到的,本该是像梦境一般幸福的时光……但是,为什么,会变成这样呢……

是我,是我先,明明都是我先……暧昧也好,逛街也好……为什么你们会这么熟练啊!你们到底亲过多少次了!?

——简介结束——

助手!友军!我不是白学家!你看我的内裤是黑的!(老维同款.jpg)

 

“生日快乐勇利!”披集在勇利开门时喊道,手里拿着装礼物的袋子。而维克托正跟在勇利身后。

“唔,谢谢?”勇利答,从披集手里拿过那个袋子,看着似乎十分想要往前走的披集。“你想进来吗?”他试着问。

“恭敬不如从命。”披集说着对他眨眨眼,从勇利身边挤了进去,一副他刚才才没有没拼命使眼色要让勇利请他进去的样子。披集倒向床上,看到跟着他一起来“丢下礼物”的克里斯托夫也走进了房间,正倚墙看着勇利的一举一动,他露出一个大大的笑容。

勇利几乎是攥着袋子挪回房间,恼火地叹了口气。维克托紧紧跟在他身后。“你想要我现在打开吗?”

“对,立刻!”三个人同时喊道,把勇利吓了一跳。

“为什么我有种不好的预感。”勇利问,认真审视了包装袋,然后把吊带袜和内裤拿了出来。披集和克里斯托夫期待地看着打量着这些衣服的勇利,而维克托则兴奋而期许地倒吸一口气。

“披集…”勇利在手里翻来覆去摆弄这两片衣物,眉头皱了起来,他看向他的朋友。“你是不是——”

“是!”披集大喊着跳了起来,“你该穿上试试……也是给维克托的生日礼物!”

“什么!?”勇利尖叫地把袋子丢下,“我怎么能那么做披集!”

披集静了下来,少了点什么,绝对少了点什么。这和他预想中勇利的反应差得太多了。他没脸红,也没慌乱,真要说的话他就没啥反应。这有点太平淡了,说真,维克托的反应都更强点,他立刻就脸红了,抓着自己的心口,一副宣告自己已经忘了怎么呼吸的样子。“你不喜欢这个?”披集担心地问。

“噢不,不,不,我不是这个意思…只是…”勇利的脸涨红了,他终于脸红了,披集想。“我喜欢,我真的很喜欢…只是…你真的给我买了一套三百刀的内衣?”

噢。

噢。

他怎么能忘了。“噢没事的勇利,只是一点钱而已……”披集呻吟道,“而且……看看维克托有多激动啊!”他说着指向像死鱼倒在地板上的男人。

勇利叹了口气,用空出来的手捏了捏鼻梁。“披集……这不只是钱的问题,这是……”他停顿了一下,检查附在两件衣物上的标签,并从包里挑出丝袜,经过大脑得出的数字让他睁大了眼。“七百七十三欧元!?披集!你知道七百七十三欧元能买什么吗!?”

“你的生日礼物?”,披集提议,强忍着不笑出声。

“你应该看看他给自己买的鞋。”克里斯托夫笑着,支起靠着墙的身子,查看在地上扑腾的维克托的情况。

“嘘克里斯,”披集嘶声,“别告诉他鞋子的事情……”

“你们应该知道我能听见的吧?”勇利咕哝着,把手上的衣物放在床上后坐下。“不过谢谢了,”他看着披集的眼睛,“我真的很感激。”

 “披集!”勇利喊道,一边开玩笑地撞了撞他的朋友的手臂。“你应该最清楚一张自拍远远不够,看来我只好让维克托拍一张了。”

与此同时他们听到了维克托发出的被呛住的声音,两个好友笑了笑。

“那……对于明天你感觉如何?”披集把双臂叠在后脑勺问道。

“还好吧,我想。反正我有感觉更糟的时候。你呢?”

“我?”披集转向勇利。“你知道我的。我真的感觉非常好。明天一定非常有趣,我已经等不及了。”

 “我不明白你是怎么做到的。”勇利坦白,埋头盯着自己的手。“我是说,你总是那么自信……就好像压力对你毫无影响。”

“怎么说呢……大概是因为本身就没有什么压力吧。”

勇利目瞪口呆地看向他的朋友。“你说没有压力是什么意思!?这可是GPF啊!”

“的确是这样的,但是……我清楚我自己的处境。我可是要对抗你,小尤里,JJ,克里斯托夫还有奥塔熊……我唯一能做到的四周跳只有后外点冰跳(4T),面对你们这群怪物我根本毫无胜算。”披集起身,在勇利张口抗议前用手抵住勇利的唇瓣。“别说话,不管你想说的是什么,别说。我不是说我明天不会全力以赴,我当然会,我会为决赛倾尽所有。我想说的是,对于没有什么过去的辉煌需要维护的我,这是一个全新的开始……除了兴奋,我还能有什么样的心情呢!?”

披集的热情打消了勇利的顾虑,就连维克托和克里斯托夫也停下了他们的胡闹行为转而注视着他。他的话语扣动了在场三位的心弦。“披集啊!”勇利最终开口打破了肃静。“我怎样才能有一点点你这样的热忱?”

披集对此只是笑出了声,他站起来揉乱勇利的头发,一边轻轻笑着。“好啦克里斯托夫,”他帮瑞士男人一把站起来。“我们先离开这里,让勇利能好好给他的男人展示一下自己的礼物。不过孩子们,要记得勇利明天还要比赛……是Eros对吧?”

 

第二天,披集在冰场上热身时简直兴奋得颤抖。就是现在了,他过去五年所做的一切都是为了此刻。他终于做到了,成为第一个打进大奖赛决赛的泰国选手,让泰国在滑冰界也占有一席之地。现在没有任何事情能将他打倒。

勇利的滑行仍然是那么动人,即使他的4F触冰了,不过披集知道,这个失误侵蚀了勇利的心态。勇利似乎只能专注于他节目的不足,而披集很难过他的朋友不能看到自己节目的美丽与盛大。叹了口气,披集清空自己的思绪,踏上冰面,勇利和维克托,他们两个不会为此小陈,而且现在,是属于披集自己的时刻了。

当歌曲的第一个音符响起,一阵崭新的兴奋淌遍他的血管,他的唇边绽放出巨大的笑容。披集让音乐支配自己的身体,让那无可抑制的情感构成精彩绝伦的表演,用他全部的身心谱写献给泰国的礼赞。这是一个美好故事的开始,这个故事不会轻易结束。下一年,下一年当他回到决赛的赛场上,也许会是走向胜利的时刻,但他一次只能迈出一步。

当他的分数出现在屏幕上时,披集高兴得飘飘然了。九十五点七三分。这是他迄今为止,拿过的最高分数。这就是证据了,这一年会是一切美好的开端,而没有什么能击败他了。

至少他当时这么想。因为在看到有人拥抱克里斯托夫,然后给他纯洁的一吻后,披集心脏噎在喉咙里的感觉让他坠落回到地面。出于一些难以解释的原因,他感觉自己的内脏好像被忽然打了一拳,然后在他坠落的时候不断被踢着。这绝对不合常理,为什么会这样呢?他又没有那么喜欢克里斯托夫,是吧?只是有一点迷恋,一点调情——好吧不开玩笑,大量的调情——但是他从来没有期待过什么。也许只是勾搭一下,但是这样的想法却转瞬即逝了,因为他真的很享受他们之间的暧昧,而他害怕性会彻底搞砸一切。

披集发现自己的眼睛一路追随着那两个人,一边踏着厚重的地毯,从场地走向休息区。他的内心卷起一阵狂风,而他却不能确切地说出那究竟是什么。那些感情无疑是崭新的,而且如果他对自己诚实一点,他会说自己是嫉妒了,但是他嫉妒什么呢?克里斯托夫和那个家伙的亲密吗?这样的话他得多蠢啊?他可没有立场要求克里斯托夫什么,那么问题又来了,为什么呢?为什么他内心燃烧着蠢蠢欲动的火焰,想要一拳把那个男人的脸打到地心呢?

披集咽下了所有交织不明的情感,尽可能绽放出最灿烂的微笑。“克里斯托夫,”他喊道,一边掏出手机,“赛前幸运自拍?”



商量个事,以后我不打tag了行嘛。要是有朝一日他俩结婚了我就打。

抱歉最近相当忙。之前说渡劫结束了真是too young too simple,而我过两周还要去趟霓虹,可能会断一段时间。

评论 ( 10 )
热度 ( 103 )

© Lynn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