得了每天都想睡勇利的病

[泥石流授翻/维勇]Re: Yuri Katsuki 第38章


原地址:http://archiveofourown.org/works/9410273/chapters/2133089

原作者:Ishxallxgood

译者:Lynn、@Mr.Blank_、 @恶水症 

所有版权归原作者Ishxallxgood所有,任何人不得作商用或无授权转载。欢迎大家去原文(无需翻墙)给原作者点Kudos。尚在连载中。

 

披集盯着他的手机,一边为自己又点了一杯桑格利亚酒。屏幕上的字符一成不变,回答了这么多问题,又好像什么都没有说明。


他泄气地低吼一声并按下了关机按钮,把手机放回口袋,随后灌下他面前那杯的桑格利亚。愚蠢的克里斯托夫,和他的那位愚蠢的……不管是什么关系的人。如果维克托不认识那个人的话,应该便意味着他不是克里斯的家人或是其他重要的人。维克托肯定会认出克里斯的重要之人吧,他们可是好朋友不是吗?但是这个人肯定很重要,不然他怎么会在K&S时站在克里斯托夫的旁边呢。

披集想放声尖叫,但他却选择了再续一杯水果酒,沉默地闷下烦躁的情绪并试图平复自己的内心。他讨厌这种感觉,这种令他精疲力竭的感觉。为什么他要在意这么多呢。他只是有点迷恋上他了而已,对吧?只是有点迷恋。只是一点点迷恋。一点点而已。

“你还好吗?”

勇利姐姐的声音将他从持续的咒念中惊起。他转过身后立马换上一副微笑并点点头。“我很好。”

“你可真不会说谎。”她说着啜饮一口啤酒。“比勇利还糟。”

“才怪。没有人比勇利更糟糕……”

“好吧,你说得有道理。出什么事了?”

“我也不清楚。”披集承认道,干下了一大口酒。“我是说我觉得自己喜欢上了一个人,但这真的让我很混乱。”

“嗯……为什么呢?”

“什么为什么?”

“为什么这会困扰你呢?”

披集耸耸肩。“我不知道,可能是因为觉得自己有种奇怪的毫无防备的感觉……就好像我的情绪脱离了我的掌控……我从没有失去过对情绪的掌控……这很奇怪,我不喜欢这种感觉。”

“噢。”真利皱皱鼻子,又喝了口啤酒。“我觉得坠入爱河时,顺其自然就好了。这样比较简单,虽然坠得越深确实越容易受伤,不过有时,我觉得受伤也是值得的。”

“谁跟你说我坠入爱河了?”披集问,灌着自己剩下的酒。

“你说的。”她得意洋洋地笑。

披集刚要再反驳一下,但酒吧的门忽然被唰地推开,而一个凌乱不堪,只穿着酒店浴袍和拖鞋的维克托·尼基福罗夫,跌跌撞撞走了进来。美奈子和切雷斯蒂诺停下了聊天,美奈子抬头,看到这片混乱叹了口气。披集,真利,美奈子和切尔斯蒂诺之间交换了然的眼神,都秒懂发生了什么,一齐低声呻吟道“又是勇利”。

他们不用对彼此说些什么,每个人都很清楚维克托会撞进一间酒吧还这样一副样子,是因为勇利多半又干了什么荒唐的蠢事。比如说,和他分手之类的啦。

“行,我们得处理这事了。”美奈子说着站了起来。“披集你来照顾……那个。”她边说边比了比维克托,“真利和我去控制勇利那里的灾情。”

披集点头,喝干剩下的酒,拍拍切雷斯蒂诺的肩膀。“明天见了教练,这会是个有趣的夜晚。”

“披集————”真利和美奈子刚要走,哀嚎着的维克托就绊倒在他身上,她俩从一旁走过时,披集一直轻轻拍着维克托的背,“勇利…我的勇利…他…他…”

披集叹了口气,尽全力安慰维克托,但最后,披集还是只能劝酒保卖他一瓶未开封的伏特加。“不管勇利说了什么,我保证他其实不是那个意思……”

“披集!”维克托抬起埋在他肩上的脑袋,睁大眼睛瞪着他。这个男人被逼疯了,都快要歇斯底里了。“披集……勇利…勇利…勇利…”

“冷静点维克托……让我带你回酒店去,我拿着一整瓶酒呢,我会听你说一晚上的。”

维克托松开了死死抓紧披集的双手,垂着眼不情不愿跟着他走出了酒吧。披集则懊恼,在表演结束之后,在那天晚上,自己为什么没早点发现勇利的精神状态有那么差。他知道在勇利的4F着冰时,他的朋友心中的什么东西正在啪啪作响。披集没能知晓勇利在等分区时的反应,真糟糕,因为如果他有注意到的话,他可能就可以做点什么来阻止……嗯,这事。他知道完成四周跳会改变勇利,而看到JJ和他去年相似的自爆一幕也完全不是正面影响。披集担心不已,因为不管勇利对维克托说了什么,那都一定是很严重的话——他这辈子都没见过维克托像这样疲惫不堪。

当他们终于回到房间,披集把维克托放在沙发上,打开一瓶伏特加,把瓶子递过去然后拿出手机。

 



“所以你想告诉我发生了什么吗?”披集问着,坐在了维克托边上。

“勇利……想要结束。”维克托哽咽了,接着就着瓶子狠狠灌了一口。

“他干嘛了?”

“让一切结束吧。”维克托喃喃说道,又喝了一口。“在这场决赛后,一切都结束吧。”他重复道,眼泪落下。

“哦。”片刻的沉默后,披集抓起酒瓶喝了一大口。“他要结束啥?”

维克托从手掌后抬起头,旋转着他无名指上的金属,然后把酒瓶夺了回来。“他要退役,披集……他要我回归竞技,然后自己宣布退役。”

“哦。”当然了这样就能说明很多问题了。比另一个选择要合情合理的多。说实话,披集也预见到这样的事情可能会发生。“我明白。”

“你明白?!”维克托的声音几乎算得上是愤怒了。

披集转向维克托,嘴角绷紧。“还记得我去年世锦赛和你说了什么吗?好吧今年早些时候?”

维克托又低下了头,挣扎地说了一声“记得”。

“好吧,那只是并不全是真的。”

“什么意思?”

披集从维克托手里拿过酒瓶,又喝了一口,才还给维克托。“在那时,他已经想着要退役了。我想我告诉你他打算休息一阵……因为他找不到他的热情了……但是你知道吗?在那样的时刻……你肯定不清楚,那是最令人心碎的情景……勇利在冰上跳起了分手的舞曲。但是之后不一样了……他又一次找到了自己对冰面的爱。还记得我给你发的那个视频……他练习的那个视频吗?”

“你是说他滑‘不要离开,伴我身边’的那个十五秒视频?”

“就是那个。勇利找不到他的热情了,他在去年的决赛之后失魂落魄……但是之后他开始滑你的节目……维克托你现在做的这一切……你成为他的教练,你为他编舞……是他毕生所愿,但是还有些事情你应该知道。”披集深吸一口气,对维克托扯出一个小小的微笑。“勇利一直非常仰慕你。当然你现在肯定知道了。勇利一直,我是说一直在你的滑行里获得前行的动力。你毅然为他结束你的职业生涯,所以我一点都不奇怪他会想到这个解决方法。”

维克托对着披集眨眼,眼泪仍然无止境般坠落,他把伏特加举到嘴唇边上,却没有将酒瓶倾斜。

“说实话,如果你不想他退役,你重回赛场也许能行……”披集停顿了一会,“但是我还是要说,你又不可能同时滑冰和当教练。”

 

 

 

 


评论 ( 6 )
热度 ( 87 )

© Lynn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