得了每天都想睡勇利的病

[泥石流授翻/维勇]Re: Yuri Katsuki 第39章

原地址:http://archiveofourown.org/works/9410273/chapters/21303089

原作者:Ishxallxgood

译者:Lynn、 @Mr.Blank_ 、 @恶水症 

所有版权归原作者Ishxallxgood所有,任何人不得作商用或无授权转载。欢迎大家去原文(无需翻墙)给原作者点Kudos。尚在连载中。

#最高警报——论为什么要放弃tag

#能够接受美剧中混乱关系的可以看

 

“同时滑冰和当教练,哈…?”维克托沮丧的双眼中亮起了火花,就好像披集刚刚告诉他生命、宇宙和一切一切的解答;虽然我们都知道,答案是42*。

“维克托……我只是开玩笑的。你不可能……”

“但披集!我可以!”他的眼睛现在开始闪闪发光了,好像他刚才所有的痛苦都消失不见了。“噢披集!就像你常说的……我是维克托·他娘的·尼基福罗夫!要是有谁能做到这件事那肯定是我啊!你想想看——”

敲门声打断了维克托的思考,披集偷笑,起身去开门。

“谁在敲门啊?”

“克里斯托夫。”披集尽量平静地回答,走到房间的另一头开门。“我想你可能需要一些衣服。”披集拉开门,维克托听完他的话,则低头打量起自己的衣服,然后皱起眉来。

“披集,monpetit démon(我的小恶魔),”克里斯托夫边说边对他眨眨眼,同时把一叠干净的衣服递了过来。

披集努力压抑自己翻白眼的欲望,尽快接过他递来的衣服,嘟嚷一句谢谢想把门关上。

“Mon chéri(亲爱的),你不邀请我进去吗?”克里斯托夫装作被冒犯地哀叹,“多没礼貌。”

“行,”披集呼出一口气,“你想进来就进来吧。”

“你好啊克里斯。”长椅上的维克托喊了喊他,乐呵呵地朝困惑的瑞士人挥手。

把衣服丢给维克托,披集转向克里斯托夫。“这两个白痴吵架了,而我觉得维克托现在需要一些衣服……我的衣服穿在他身上又太可笑了。”

“噢。”克里斯托夫道,他接受了这个解释的同时,暗暗表示他有点失望。“而我还以为是你要我的衣服。”

披集止不住翻了个白眼,嗤之以鼻,“我为什么会想穿你的衣服?”

克里斯托夫只是对他眨了眨眼,满脸迷茫。显然对于披集的敌意感到不明所以,他环视这个房间,然后低低地吹了声口哨。“豪华公主套房?”他问,想缓解一下紧张的气氛

披集不乐意接话,所以他只是又嗤笑一声,坐回长椅上——维克托刚刚告辞走向浴室。浴室的门一关上,披集的注意力迅速回到克里斯托夫身上,这个人正试图想出一个尽可能不带恶意的问句来。

“我做过什么冒犯你的事情吗,lapinou(兔兔)?”

深呼吸,披集思考着这个问题。克里斯托夫做过什么冒犯他的事情吗?大概有?如果有的话,那是什么事?调情?调情犯罪吗?对,如果他身边已经有别人就是。没错。因为如果他身边已经有别人了,那披集成什么了?备胎?消遣?不讲道理的嫉妒又冒了出来。“那个人是谁?”

“什么?”

“那个人……在赛场边,在等分区的那个人。”

“噢。你说让-菲利普。”

披集眯着眼盯向面前的男人,对于对方回答的不满清晰地写满了脸上。“如实招来”这个词无需说出口,鉴于克里斯托夫已在紧张地咽下一口水后准备接下去说道。

 “他是一个朋友……事实上他是瑞士的冰舞运动员。”

“真的嘛?哇哦,一切都解释得通了。”披集回应道,字字溢满了讽刺,接着他大口地喝下伏特加。明天的训练将会是异常艰苦的,但至少他还有一天在自由滑前喘息的时间。

克里斯托夫挠了挠头发,叹息着在沙发上坐下来。“我很抱歉lapinou,我想我需要向你解释一——”

“停。打住。首先别再那么叫我了,我不是什么小兔子。其次,没什么好解释的。”披集恼羞成怒,愚蠢的感情在他的内心占据了上风。维克托到底死哪去了?不就换件T恤和运动裤怎么要花这么长时间。

“好吧,我真的很抱歉。我应该事先考虑到你会怎么想的……我并没什么要否认的,我的确曾和Jean-Philppe有过一些关系,但不是是认真的。完全不是。纯粹是为了消磨时间的那种,你明白吧?”

披集不由得再度讥讽起来,他想不起来上次他这么不屑是什么时候了。“如果这能让你的良心得以慰藉的话,你就继续这么跟自己说吧。”

“这是不是跟调情有关?我很抱歉,我以为你和我一样享受其中的。” 

“享受?” 披集喊道,“出去。”

“等等披集,我真的没搞明白。”克里斯托夫连忙坦白,”这事是不是跟让-菲利普有关?”

“不是。”他说了谎。这一切全都跟这个所谓的让-菲利普以及他和克里斯托夫的关系有关。披集站起身,气冲冲地踏向门前并猛地甩开。“滚出去。” 他咆哮。

“披集,拜托了,让我们好好谈一谈吧?”

披集有点想朝克里斯托夫的颈静脉来个飞踢然后从阳台抛尸,但这个男人说得有道理。他们也许应该谈一谈的。他不也经常跟勇利和维克托说两个人之间要多多沟通吗?“好吧。”他不满地闷哼一声,然后松开门把,再度陷进沙发里并拿起伏特加。

出于担忧,克里斯托夫在他的身旁坐下,紧张地看向他的同时努力地挤出内心想要表达的字句。“你在为何事苦恼呢,亲爱的?” 

“你。”

克里斯托夫不禁为他的坦率轻声一笑,“好吧,我怎么了?”

 “我什么都不知道。”

“这可算不上很有帮助啊,lapinou。” 

披集轻叹一口气, 在灌下另一口酒后放下手中的瓶子。“我不知道……所有事情都这么混乱。我觉得我对你抱有着某种感情……但我不明白,毕竟我们对彼此都不是特别了解……而且我完全有可能是在为你和让-菲利普的亲密而吃醋,即使我很肯定我只是在无理取闹……”

“啊,”克里斯托夫倾身向后靠进沙发里,深深地叹了口气。“我想我十分能理解你的感受。你知道吗,过去的一个月来我一直都嫉妒勇利嫉妒到发疯。”

“勇利?”披集惊讶地起身问道。“为什么会是勇利?”

克里斯托夫闭上眼,发出一声愉快的轻笑。“我想这就是你对我和让-菲利普的关系这么在意的原因。”

“等等什么?不是这样的。勇利和我从没——”

“你知道的,lapinou,”克里斯托夫打断道,转过身面对披集。“不是所有事情都和性有关。”

“你是什么意思?”披集问,比原来更加困惑了。

“要和一个人亲近还有很多方法。当了,性是每个人最先会想到的,但是你和勇利……你们俩简直是心灵相通。”

披集对着克里斯托夫茫然地眨眨眼睛,不确定这场对话要导向何方。

“我从来没有和任何人有过这样的联系。我身边总是环绕着各种各样的人,但没有一个真正了解我。”克里斯托夫深深叹了口气。“看到你们之间拥有的纽带……让我渴望自己生命中也拥有一个这样的人,你明白吗?”

“哦。”好吧这就能说明很多事情了,但并不是所有事情。

“不只是这样。”克里斯托夫在一个长长的停顿之后承认道。“随你信不信吧,我在过去的十年里一直在追随维克托的脚步,希望有一天我能抓住他的心。虽然我知道这种努力多半是徒然,因为显然,维克托的心只属于冰面,因此,我也决心将自己也献给冰面……你能想象这样的感受吗?勇利摇摇晃晃的走过来,烂醉如泥,却让维克托拜倒在他的平角内裤下?我和全世界的所有人一样,觉得这不过是一个偶然,除了一个迷醉的夜晚之外再无其他……你不知道我在中国看到他们黏在一块的时候是怎样的心情。”

披集小小地笑了一声。“我大概有点了解。想不想听一个我从没告诉过任何人的秘密?”不等克里斯托夫回答,他就继续说道,“我曾经非常非常喜欢勇利……我说曾经不是指这种感情已经不再了,它只是……变得低调了……但仍然蛰伏于某个角落。不管怎样,当我第一次遇见勇利时,我仿佛被闪电击中了一样。他是那么的……完美。我是说其实第一次见到他时,他滑的是……维克托的节目,但是那没有关系。他是那么美丽,那么无暇,16岁的我毫无挣扎之力的坠入爱河。”

“哇哦。然后你是怎么看开的?”

披集从地板上又拿起酒瓶,给自己灌了一口。“说实话?我搬进去和他一起住了。我大概花了整整三秒才意识到他对维克托爱得无法自拔,而他永远也无法回应我的感情,所以我决定改变作战,成为他此生最好的朋友。”

克里斯托夫了解地点点头。“我能问你一个问题吗?”

“当然。”

“你觉得有没有可能……”克里斯托夫停下了,抬起手抓了抓自己的头发,又把手放在大腿上。“……让我成为你的勇利?”

“没有。”披集直接回答,看到克里斯托夫惊讶而失望的表情时尽力忍住攀上唇角的笑意。

“没有?”

“没有。”他更加强硬地回答道。“我已经有一个勇利了。一个无法控制的焦虑源对我而言已经足够。”他靠回沙发上翘起腿时,那个坏笑终于在他脸上绽放。“还有,我这辈子都没想过和勇利发生关系……如果一定要成为什么的话,我情愿你成为我的克里斯托夫。”

“Mon dieu(我的天啊),我迟早有一天死在你手上。”

“本来没打算玩你的,”披集说,又把酒瓶对准他的嘴唇,“你和让-菲利普有过过去的事情依然让我不舒服。”

“为什么呢,lapinou?我和不计其数的人有过过去,我想你一定也是。”

“是啊……”披集叹息着承认,“但是我可不会邀请他们其中任何一人在等分区和我坐在一起。”

“哦我的天。”克里斯托夫呼喊道,忽然笑出了声。“才是真正的原因?哦mon chéri(亲爱的),他会在那是因为他帮我编舞。”


*一切的答案是42:银河系漫游指南梗。Answer to theUltimate Question of Life, the Universe, and Everything (42)

**lapinou:法语中一种极其可爱的小兔子(很小很萌,别用百度可以搜到),mon lapinou是极其腻歪的称呼


评论 ( 14 )
热度 ( 83 )

© Lynn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