得了每天都想睡勇利的病

[泥石流授翻/维勇]Re: Yuri Katsuki 第40章

原地址:http://archiveofourown.org/works/9410273/chapters/21303089

原作者:Ishxallxgood

译者:Lynn、@Mr.Blank_、 @恶水症 

所有版权归原作者Ishxallxgood所有,任何人不得作商用或无授权转载。欢迎大家去原文(无需翻墙)给原作者点Kudos。尚在连载中。

#You know what it is


“我不知道我该感觉更好还是更糟。”披集噘着嘴说。“你难道没看过你的节目吗?”

克里斯托夫笑得停不下来。“哦mon chéri(亲爱的),我已经告诉过你我们过去有过……也许现在还有点……只是无意义的性爱而已……你知道的,只是消磨一下时间,找点乐子,让自己不那么孤单。而且,你原来又不是没有过伴侣,看看你那张嘴就知道了。”

披集愤怒地叹息一声。“是啊,但是我可没有和他们都藕断丝连,也没有让他们编排我的节目。”

“哦lapinou(小兔兔),无缘无故地吃起醋来了。”克里斯托夫说着揉了揉披集的头发。“昨天那个小恶魔去哪里啦?”

披集冲克里斯托夫翻了个白眼,一边解锁了在他口袋里一直失控地响个不停的手机。“混蛋!”他点进他的RSS订阅。“真他娘的TM魂淡。”

克里斯托夫扬起一只眉毛,看着披集吐出旋风般的咒骂,猛地击打浴室的门,尖叫着让维克托穿上浴袍。“怎么了lapinou?”他提问的时候,披集终于停了下来,打开的浴室门后站着同样困惑的维克托。

披集把手机塞到维克托脸上,喃喃地爆着粗口,然后冲向浴室,取下台架上两个排列地整整齐齐的浴袍。

“脱下你的衣服,把它穿上。”披集说着把克里斯托夫塞进一个浴袍里,一边把自己的上衣一把扯过头顶。“我们需要控制灾害。”

“又来一次?”克里斯托夫困惑地问,一边帮小个子的泰国选手脱下衣服,套上柔软的浴袍。

“克里斯!~”维克托哀号道,把手机又塞到克里斯托夫的面前。“看这个……我看起来就是彻头彻尾的一团糟。”

披集脱下裤子时咯咯笑着,然后在上面绊了一跤。他不确定自己是否赞同“彻头彻尾的一团糟”这个说法,因为,显然一个失魂落魄的维克托漫步在巴塞罗那街头,还只穿着一件酒店的浴袍,一定是一番无与伦比的景象。不幸的是他的悲惨表情太过明显,即使他的外表仍然完美无瑕,他的悲伤也很明显。披集穿好浴袍,从壁橱拿出拖鞋,给克里斯托夫扔去一双。

“我很好奇这样怎么能帮上忙?”克里斯托夫在披集从他的裤子里掏出钱包,又塞回口袋里的时候问道。

“别多问,照做就行。”披集回答道,又灌了一口伏特加,然后把酒瓶递给维克托,后者欣然喝空了最后一点酒。

在他们跌跌撞撞踏上街道时,披集其实并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也许酒精多少产生了点作用吧,反正在遇到维克托之前灌下那三杯桑格利亚酒、以及和维克托共饮的那半瓶伏特加之后,披集很惊讶自己居然还记得自己的名字。那天晚上在一片混沌中度过,在某个时刻,在他们一起跑向海滩的时候,他发现自己趴在了维克托背上。不过这并没持续多久,因为随后维克托就把他甩了下来,或者是他们俩一起翻倒在海中,毕竟之后他只意识到海潮涌动,而他自己满脸都是地中海海水的味道。

“作为狼狈的醉汉而言,你们俩真是火热。”克里斯托夫笑着帮披集站起来,从口袋里拿出手机。“真幸运你们把手机递给我了,这样我还能提前帮你们拍照片。我不能想象你俩没有能用的手机在身边,能撑一两天吗?”

“天啊!谢谢你克里斯托夫!”披集尖声叫道,一把扑向瑞士人,手臂和双腿紧紧缠着对方。

“看看你们俩!”维克托叫到,撬开克里斯托夫的手,拿出手机,急忙拍了一连串照片。“真可爱。披集,对他温柔点……别看克里斯满嘴跑火车,但是当真的开始了之后,可是很敏感细腻的。”

“维克托!”

“什么?”维克托回答道,他在风中轻轻摇晃,眼神因酒精而变得呆滞。“这么说吧,他喜欢事先的警告……我们可不想再来一次——”

披集不知道他要说什么,但是克里斯托夫的脸上却浮现出深红。他放开泰国选手,把维克托按倒在地上。“我们说好了不再谈论那个晚上的!”

“等等……”披集说着走进在沙滩上摔跤的两个男人。“你们俩……”

“有过一段历史!~”维克托雀跃地说,但是披集只是目瞪口呆地盯着他们,他脸上的笑容就褪去了。“这件事有什么不对吗?”维克托的表情瞬间清醒了过来,然后一阵轻微的恐慌涤荡过他无暇的面容。“你不会觉得这有问题的对吧?哦天啊……你不会觉得勇利会这么觉得的是吧?”

“唔……”披集耸了耸肩。“我不这么想?我的意思是我很确定勇利早就知道你和一大帮人发生过关系……所以应该不会有问题?”

“哦天啊……我该怎么办?”维克托哀号道。

“Mon chéri,我相信勇利不会觉得有什么问题的。”

“但是……但是……要是他觉得呢!?”维克托又处在歇斯底里的边缘了。“你看他就觉得你和让-菲利普的关系是个大问题。”

听到维克托指出自己不合理的嫉妒,披集抿起了嘴,但很不幸,这个男人说得有点道理。他确实觉得克里斯托夫和让-菲利普的关系有问题,但是他显然并不太在意维克托和克里斯托夫的过去。“好吧……”他终于说,“如果能让你好受点,并不在意你和克里斯托夫曾经交往过。”

“我知道了!”克里斯托夫说着站起身,拍掉身上的勺子,然后朝维克托伸出手。“我们去问问他就行了。”

他们一定是喝了比想象中还多的酒,因为他们意识到的下一件事情,就是他们已经在不依不挠地敲着勇利的门了。

好像过了永远那么长,他们终于等到勇利开门,黑发青年困倦地揉着自己的眼睛。“干什……”他试图走出来,但是维克托很快扑倒了日本选手。

“勇——利!~”维克托拖长了声音叫道,用他的脸蹭着勇利的颈侧。“有件事我一定要问问你,但你得答应我你不会生气。”

勇利在俄罗斯男人的臂弯中无助地看向他的好友,后者紧张地笑了笑,自个走进了房间,身后跟着克里斯托夫·贾科梅蒂。“发生什么了?你们喝了多少?为什么你们浑身湿透了还满身是沙?”

“哦,维克托把我扔进海里了。”披集咯咯笑着回答,从容地脱下湿透的浴袍,就像这是世界上最正常的事情一样。“我只是来借用一下你的浴室,一会就好……”

“不你不会的,”克里斯托夫一边说着一边把他拉出浴室。“你可不许用你那‘我就借用一下浴室’的把戏,然后你就会消失整整二十分钟。如果我一定要在场,那么你也逃不了。”

“呃。”披集呻吟一声,把多余的浴袍拿出浴室,披在身上。“好——吧。”

“说真的到底发生了什么?”勇利一边说着一边试图撬动身上的维克托。“现在可是凌晨三点,还有维克托请你从我身上下来,你把我的衣服都弄湿了。”

“勇——利!~”维克托叫道,又一次用笔尖蹭着勇利,“你介意我和克里斯曾经性交过吗?”

勇利立即使劲推开维克托,恼怒地尖声回答。“什么!?”

“哇哦。”披集沉思着,静静站在克里斯托夫旁边,接下勇利射来的怒视。“我原以为他会更委婉地问你……”

“哦mon dieu……”克里斯托夫在披集身后呻吟,试图让自己缩得更小一点。“我觉得勇利要杀了我。”

“我觉得他肯定不会干掉他的未婚夫……”

“你这话毫无帮助……”

“勇利!”维克托在日本青年的怒视中喊道。“你答应过你不会生气的。”

勇利放下手臂,捏了捏自己的鼻梁,发出一声低吼,然后转身离开维克托,穿过房间翻找自己的东西,扯下身上的衣服换上一件干净的。“我没答应过……”

在听到勇利语气的时候,披集无意识地一阵战栗。深深吸了口气,他小心地把一边的克里斯托夫向门边推了推。“他生气了。”

“才没有。”

“勇——利!~”维克托哀号着扯下了身上湿透的浴袍,扑向勇利。“我就知道……你很介意这件事吧?”

“我……我……”勇利结结巴巴地说。他的表情在赤裸的俄罗斯人把他压得更紧的时候变得柔和了些,而披集在一边努力忍住他的笑声。

“别这样勇利!”披集叫道,引起了勇利的注意。“你和我都知道你对此毫不在意……我的意思是……那可是克里斯托夫·他娘的·贾科梅蒂啊。你不会真的打算告诉我,你从来没对他有过幻想!?克里斯托夫·他娘的·贾科梅蒂?”

“披集!?”勇利尖声叫道,而维克托的怀抱收得更紧。“我……我……从没……”

披集会心一笑,摇摇晃晃地朝克里斯托夫后退一步。“好吧,好吧,因为维克托是你的唯一是吧?别担心克里斯,”披集带着顽皮的笑容转向他,“我对我们俩可是有足够的幻想。”

“哦Mon dieu……mon petit démon(我的小恶魔)。”

披集对着瑞士人眨眨眼,注意力回到维克托和勇利身上。俄罗斯人拼命告诉勇利这种事情并不意味着什么,只是毫无意义的性爱,但是他说的每一个字都让他自掘的坟墓更深了一尺,而披集不确定他今晚还能否从这个无底洞里爬出来。于是披集觉得帮这男人一把,他穿过房间,轻轻坐在床头柜上。“这样想吧勇利,”他说道,把他的好友从维克托对其不安感失败的抚慰中拽出。“我都能接受他们做过这事。我。披集·朱拉暖,勇利护卫队首席……都能接受。”

“披集。”勇利又说话了,发出一声恼怒的叹息。“我并不是真的为此不高兴……我只是希望他能赶紧闭嘴!”

“好吧好吧……毕竟我们已经花了很多年猜测这件事了……”

“披集,你在帮倒忙。能请您普通地带着克里斯托夫离开吗?”

“哦,好的。”披集跳下桌子,给他的朋友一个闪亮的微笑,然后把克里斯托夫拽出了房间。“好吧事情比预计进行的还要顺利。”

 

*作者的话:要记得一点:维克托和披集这章都烂醉如泥。


评论 ( 10 )
热度 ( 86 )

© Lynn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