得了每天都想睡勇利的病

问个问题,莎拉和米拉谁更高?


忽然觉得可以有个莎拉×米拉的CP,就叫拉拉组合好啦→_→


甚至有点吃反差萌的设定。




——不负任何责任又矫情的分割线——




她生得乖巧可爱,从小被哥哥保护,得以活泼自在又无忧无虑的成长着。


和哥哥一起滑冰,和哥哥一起生活,和哥哥一起比赛。再没有其他男孩子女孩子,这个世界只有她和哥哥两个人。

她觉得这样就很好。

直到有一天,她在电视里看见了那个红发少女的滑行。

女孩的滑行利落又帅气,轻巧却充满速度感。那一头鲜红的短发在落冰时扬起,如同火光燃烧着冰面,也照亮了她心底的怯懦。

她想成为这样的人。她决定。


她有三个妹妹两个弟弟,从小便是母亲的好帮手,教练眼中的好苗子,同伴敬畏的假男孩。

一旦接受了这样的设定,生活便变得轻松许多。那一层坚硬的外壳助她抵挡风霜与利剑。

所有人都赞扬她是俄罗斯的好儿女,所有人都认为她应该如钢铁般坚韧。于是她变得愈发无畏。

直到有一天,她旁观莫斯科举办的一场比赛,看见了那个温暖得像块融化巧克力的黑发少女。

女孩的滑行时而热情活泼,时而温柔多情。那个黑发女孩舞动的手、跃动的足无不指向她内心最柔软的角落,她这才发觉自己的脆弱与苍白。

她想成为这样的人。她决定。


她在此后的四年里变得活泼开朗。

她开始调戏认识的男孩,和哥哥顶嘴,违背教练的话擅自修改构成。

她不再依赖他人的护佑,不再畏惧他人的捉弄与目光,因为有一个红发的身影,一直引领着她,为她破除未来的一切迷惘。




她在此后的四年里学会了不再逞强。

她收起了自己筑起的高墙,在该哭的时候哭,想笑的时候笑,不高兴的时候拿冰场的金发少年练抓举。她不再强求自己成为弟弟妹妹们完美的榜样。

她扔掉半打牛仔裤又买了一打短裙,她开始化妆,打理自己的头发,和男生交往。因为有一个黑发的女孩在她心里,这样快活地生活着。


十七岁那年,她们在世锦赛相遇。

她手指掐着裙子,心跳得飞快,却还是穿过重重人影,寻找着一个红发的身影。

她在会场边缘打着转,恨不得和那一堆香槟杯融为一体,却还是忍不住伸长脖子,寻找黑发的身影。

然后一双紫色的眼眸对上了一双湛蓝的。

那一刻仿佛有紫罗兰在深海里盛开。


——我喜欢了你很久。

她们同时这么说道。






————


真实情况:俩妹子在一张有十个人的图里估计要作为背景被模糊掉,有点心疼于是单独截了一张图。

评论 ( 7 )
热度 ( 59 )

© Lynn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