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泥石流授翻/维勇]Re: Yuri Katsuki 第一章

原地址:http://archiveofourown.org/works/9410273/chapters/21303089

原作者:Ishxallxgood

译者:Lynn

所有版权归原作者Ishxallxgood所有,任何人不得作商用或无授权转载。欢迎大家去原文(无需翻墙)给原作者点Kudos。尚在连载中。

大概是一个幕后黑手披集大佬如何运筹帷幄步步为营地把自己的前室友卖给迷弟智障(?)维的故事(嘿这是褒义词,维粉别打我)。

真的很浪很放飞自我的翻译,接受请继续↓

 

概要:

披集·朱拉暖对自己的朋友胜生勇利绝对忠诚。所以当他偶然从Instagram上收到那个v_nikiforov的私信的时候,他很自然地认为那是个恶作剧。

直到他后来意识到这并不是恶作剧。

这是一个披集和维克托如何因为他们最爱的话题——胜生勇利——而团结在一起的故事。

披集大佬什么都知道。

 

作者的话:

这故事是从披集大佬知道所有事情的脑洞开始的,因为他在维克托去长谷津之前就一直在和维克托聊天了。

你看披集从来不对任何事情保持惊讶,他只是在维勇在中国吃火锅的地方“偶然出现”……他对晚宴的爆料几乎没有任何反应,甚至还在他们爆料时做出这种表情。

 

这可不是人们第一次听到大新闻时的表情。他只有当克里斯提到照片时才有点反应,这让我相信他已经见过维克托手机上勇利的五张照片。还有他简直凭空得出了“哦你们结婚了”的结论。

总之故事就这样欢脱地发生了,享受吧盆友们。

 

在勇利刚从索契回来的时候,披集不知道该对他说什么。他也试着闲谈,但很快他就痛苦地发现不管自己说什么都不能让勇利感觉好一些。所以他最后只能给勇利留一点空间,希望他的朋友能自己恢复过来。

当勇利终于感觉好点了并告诉他自己哽咽的原因时,披集开始大哭并且把他抱进怀里,和自己的挚友一同哭泣以哀悼他心爱的狗的离世。此后披集做了任何能够鼓舞勇利的事情,他甚至几乎买下一个贵宾犬玩偶装,打算把它染成棕色然后穿着躺在勇利的床上。当然他很庆幸自己没有这么做,因为事后他仔细想清楚了这有多诡异。

但是他帮勇利做了维克托今年的生日礼物,他知道这总是能鼓舞勇利。不过披集知道勇利可能又一次没能把礼物寄出去,这倒不是因为他不知道该寄到哪里,只是每年他都会退缩。当以前勇利告诉他自己知道维克托在圣彼得堡的地址时披集着实吃了一惊,而勇利展示自己是如何获取这个地址的时候披集更加目瞪口呆了。这件事让披集短暂地审视了下自己在社交媒体上的表现,还就自己是否该降低SNS活跃度挣扎了一番。最终他决定不这么做,毕竟自己有具备勇利那样的才能的粉丝跟踪自己的可能性实在太小。

当勇利离开去参加日本全国大赛时,披集认真考虑了替勇利把他那些礼物寄给维克托。但勇利今年已经超越了自我,而且披集也不希望给维克托储藏室后面整齐堆放的礼物堆里增加几件藏品。也许总有一天,披集发誓,他一定会背着勇利把所有东西都寄给维克托,但他实在不愿承受勇利朝他发火并且几个月不理他的后果,因此目前他还得管好自己的手。

当勇利从日本全国大赛回来时,披集已经准备好和他抱头痛哭了。倒不是勇利的自爆让所有人,包括他自己,怀疑勇利在比赛中受伤了,而是因为勇利的眼睛里再也找不到以往的闪烁着的光芒了。披集拒绝相信勇利就这样结束了,但他能从勇利回来的第一场练习时看出,勇利的心已经不在滑冰上了。

这是披集见过的最锥心刺骨的时刻。面对各种失败与挫折,勇利以往总能找到办法振作起来,再一次在冰面上滑出他心中的爱意。这一次,这一次却不同了。勇利的步伐呆滞,像是一个疏远的情人,而且披集痛苦地认知到勇利的冰上恋曲已经变成了分手的舞步。这样的表演让披集心都碎了,因为对披集而言,看着勇利在冰上用滑冰表达出爱意是他人生最纯粹的乐趣之一。

披集试着做他知道的任何能让勇利心情好转的事情。他试着带勇利去这一片最好的日式料理店,也曾把勇利灌醉彻夜尬舞,他甚至做了一个维克托按时间排列的表演视频合集,从他的青少年组首秀一直到最近维克托在欧锦赛的表演,场场不落。这实在令人悲恸,因为这次,即使是看着维克托在欧锦赛上取得金牌都不能让勇利好过些,而看维克托滑冰一直都能鼓舞勇利的。

必须要做什么事情了。但是该做什么披集也不是很清楚,不过他有了一点想法。他不打算让那愚蠢的焦虑湮没自己最爱的勇利的样子。

“披集,醒醒。”

披集抱怨着把毯子从自己的脸上扯下来,转向他的室友。“现在几点了?”他问道,伸手去够自己的手机,发现它不在以往床边的位置时有些轻微的恐慌。

“在这。”勇利说,把手机递给他。“抱歉,我不得不把这破东西静音了,它一直在响。谁TM会在凌晨一点给你发信息呀?”

披集打着哈欠坐起来,从勇利手里接过电话。“我不知道,我在睡觉。”他边揉着眼睛边解锁手机。

他朝亮起来的屏幕眨眨眼眼,然后难以置信地盯着Instagram的通知。显然@v_nikiforov喜欢了他发布的所有带勇利的照片,此外还给他发了五六条私信。

 






披集毫不犹豫地按下屏蔽按钮,把手机设为静音模式然后坠回床上睡觉。

“是什么消息啊?”勇利问道,停下学习抬起头问。

“哦没什么。”披集回答,滚回被窝里然后把自己的手机重新插上充电。“就是又一个冒充维克托·尼基福罗夫的混蛋,试着从我这套出关于你的信息。”

“真的嘛?又一个?这种事经常发生?”

“我不知道……”披集打着哈欠呢喃道。“偶尔吧,但那一次之后,我一直对此保持高度警惕。”

“谢了。”勇利说道,按摩着自己的后颈。“有些粉丝就是有些过火了。”

“哦?”披集问,从毯子里头向外窥视。“用Ins追踪术和谷歌地图拼合了维克托·尼基福罗夫所有位置标签并用三角测量法找到了他在圣彼得堡的公寓地址的家伙这样说?”

披集听到勇利的自动铅笔笔芯因受力过大而折断了,“那……那……那不一样。”勇利有些着急。“我又没用那个地址做什么事情……”

披集发出一声疲倦的笑声,“我就逗逗你,勇利,我知道你永远不会做什么奇怪的事的……否则我也不会搬进来和你一起住了。”

“谢了披集,知道这点这真是让我感到欣慰。”勇利带着讽刺回答道,这让披集在入眠前又发出一声困倦的轻笑。

 

译者的话:

*感谢@烤焦鱼 姑娘科普,我一直以为那五张照片是勇利手机里的😂

**嘿你萌有没有觉得老维的头像和原作里的比起来有种莫名其妙的萌(chun)感?


***这篇我大概需要花式翻译粗口😂

 


评论 ( 56 )
热度 ( 567 )

© Lynn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