得了每天都想睡勇利的病

[泥石流授翻/维勇]Re: YuriKatsuki 第二章

原地址:http://archiveofourown.org/works/9410273/chapters/21303089

原作者:Ishxallxgood

译者:Lynn、 @Mr.Blank_ 

感谢 @Mr.Blank_ 桑加入翻译与修图工作!

所有版权归原作者Ishxallxgood所有,任何人不得作商用或无授权转载。欢迎大家去原文(无需翻墙)给原作者点Kudos。尚在连载中。

大概是一个幕后黑手披集大佬如何运筹帷幄步步为营地把自己的前室友卖给迷弟智障(?)维的故事(嘿这是褒义词,维粉别打我)。


 

自GPF结束以来已经快两个月了,而披集却不知道他还能再做些什么。看着勇利在冰上滑行,仿佛是从前的模样,却只剩一具空壳,着实令披集局促不安。他真的已经尽力了,他甚至在冬假期间请了雷奥来试着让勇利振作起来,却毫无作用。所以当他了解到勇利正式和切里斯提诺解约后并没有太过于惊讶,他只是打心底希望他能为勇利做更多。

“你真的要放弃滑冰了吗?”披集问道,竭力控制住自己的情绪。

“在我在全国赛那么惨烈地自爆之后……”

“得了吧,你当时还在为维酱的死悲痛不已呢!更别说你还在克服维克托把你误认成普通粉丝邀你合拍纪念照带来的打击……”披集撅着嘴,拒绝承认这就是勇利滑冰生涯的终点了。

“是这样的……但实话说,过去的两个月里……我已经无法从花滑中感受到任何乐趣了……呆在冰上的感觉是如此茫然若失……我也该休息一下了。”

当他一把抱住勇利的时候,披集硬是把自己的眼泪忍了回去。“听到你这样说让我的心都碎了,勇利。”他说道,音调破碎。“我希望你能再次找到自己的中心……我自私地拒绝相信一切就这样结束了……还有你知道的,冰上的勇利是我最喜欢勇利的……我”

勇利回抱着,披集能从勇利身体颤抖的方式看出他是在哭。“我很抱歉披集……但是我不知道该怎么告诉你……我仍然会来冰场看你滑冰……但是我只剩一个学期就毕业了……我想我之后会回家……我也好久没有回去了。”

“什么!”披集发现自己在哀嚎,“你还要离开底特律!?”

“我离开太长时间了……我甚至没对小维说再见……”勇利松开了披集,手捂住脸,手指在镜片底下擦拭自己的眼睛。

披集发出一声重重的叹息,然后拍了拍勇利的背。“我知道……我很抱歉,是我自私了。没有了你我该在底特律做什么?你可是我的犯罪伙伴!”

勇利发出了一声悲伤的轻笑。“我的天,我们俩简直让Ciao Ciao陷入了地狱……”

这回是披集笑了,然后他放开勇利,倒在床上。“哈,记得那次他真的得把我们保释出来的时候吗?”

“那是你的错。我说过你年龄还不够。”勇利在他旁边坐好,好像许多年来第一次这样轻松。

“你什么时候走?”披集问,抱住了身边一大只仓鼠玩偶。

“也许是当你去世锦赛的时候……我会和你们一起飞到东京,然后坐上去福冈的火车。”勇利玩弄着自己的发梢,闲适地说。

“哦,那一定很有趣!也许我们能在机场碰见维克托……”披集笑着说,戳了戳勇利的胳膊,“你可以找他要个纪念合影什么的。”

“行了……”勇利说,试图抑制自己脸上的红晕。“我不认为我现在还能直视维克托的眼睛……”

他合影又不需要看着他。”披集调笑道,一边从口袋里拿出振动的手机。




披集难以置信地盯着他的手机,思绪陷入了混乱之中。他的手在努力消化着屏幕上的信息的同时不由自主地颤抖着。克里斯托夫·贾科梅蒂私戳了他。那位克里斯托夫·贾科梅蒂为了请求他解除对维克托的屏蔽给他发了私信,这只能意味着…… 


“怎么了?”勇利一脸担忧地问道,披集的脸色看起来变得异常惨白,随即他又惊慌失措得差点两次摔了手机。

“诶!”披集吓得出声,“没事…什么都没发生……只是收到了个惊喜短信罢了。”

披集得提醒自己调整呼吸并表现得正常点。显然维克托·尼基福罗夫在几天前的确为了了解勇利的情况给他发了信息。但他内心本来仍有一小部分对此抱有怀疑,不过鉴于他现在收到了来自Ins认证的克里斯托夫·贾科梅蒂的私信,很难相信哪个狂热的粉丝能够做到只为了骚扰勇利而弄出两个假认证号的程度.

勇利耸耸肩,从桌面拿起笔记本电脑后便靠在身后的墙上,点开浏览几个网页。几秒后,维克托的《不要离开伴我身边》的第一个音符响起了。“要和我一起看吗?”勇利询问着,将笔记本电脑转向披集。

摇头回绝的同时,披集不禁思忖着要是勇利知道了维克托·尼基福罗夫和他发私信打听勇利的事情,他会做何感想。勇利的内心想必会炸成烟花,不过话说回来,披集仍为这位维克托到底是真是假而犯愁不已。给他发信息的那个人似乎和荧屏上镇定自若、气势威严的冰上之神有着天壤之别。

上次发生类似的情况时,是一个来自日本的狂热粉丝捣的鬼。维克托是勇利偶像的事实对大部分人而言都算不上什么新鲜事,至少从勇利滑冰生涯的开始便开始关注勇利的粉丝是会了解到的。在很久很久以前的采访中,勇利就提到了正是他一直以来憧憬的维克托激励了他走向花滑之路。
某个粉丝利用了这个信息,创建了一个假的维克托SNS账号,并且不知用了何种手段让这个号通过了认证,然后来找披集套关于勇利的信息。没有什么太可怕的事情发生,只不过勇利收到了一堆非常非常奇怪的礼物和令人毛骨悚然的电话骚扰。在整场煎熬的折磨中,令披集介怀的是当勇利意识到这一切都不过是个谎言时崩溃了,从此以后披集发誓他再也不会让勇利因自己的过失而郁郁寡欢了。
“不必了,我得处理SNS上的一些事情。”披集一边说着,一边不情愿地打开Ins的设置,解除对v_nikiforov的屏蔽。他的手机即刻便嗡嗡作响,一条新私信通知在屏幕上闪过。披集叹了口气,点上了通知条。





披集茫然地盯着手机。如果这又是一个假装维克托的狂热粉丝,那他的准备工作简直做得太足了。而且一个狂热粉丝应该知道勇利没拿到世锦赛的资格,但是维克托也应该知道这点才对。除非维克托因为……他可能从来没有意识到一位选手在搞砸全国赛后必须要拿到资格才行,毕竟维克托·尼基福罗夫从来没有搞砸过任何事——所以他并不知情。不管怎样,这都是可能是真的维克托·尼基福罗夫,但说实话,这个解释比前一个更没道理。

 

 


评论 ( 32 )
热度 ( 456 )

© Lynn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