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泥石流授翻/维勇]Re: YuriKatsuki 第三章


原地址:http://archiveofourown.org/works/9410273/chapters/21303089

原作者:Ishxallxgood

译者:Lynn、 @Mr.Blank_ 

所有版权归原作者Ishxallxgood所有,任何人不得作商用或无授权转载。欢迎大家去原文(无需翻墙)给原作者点Kudos。尚在连载中。

大概是一个幕后黑手披集大佬如何运筹帷幄步步为营地把自己的前室友卖给迷弟智障(?)维的故事(嘿这是褒义词,维粉别打我)。

最近我和茫然桑都挺忙,更新晚了些抱歉啦~


离披集解除对维克托的屏蔽已经过去了两周,而他也渐渐适应了每每更新有带勇利的照片后收到维克托即刻发来的私信的日常。他从未将维克托·尼基福罗夫看作是迷弟类型的人,但无可否认的是,这个男人一谈到勇利就根本停不下来。这点倒是和披集颇为相似,所以披集也常常给他发粮。再说了,能遇到像他那样为勇利的每一面激动不已的狂热同好是很难得的,毕竟勇利本人实在不是他厨的行径的最佳观众。

“那个,你遇到光虹时可不可以顺便把这个给他?” 勇利的请求将披集从思绪中拽出,一个小包裹被递到他面前。

“我还是希望你能跟我们一起去。”披集说着,在拉上行李箱的拉链前把礼物塞了进去。

“我知道,但我还是挺庆幸我不用去。休假生活多惬意啊。”

 披集担忧地皱起眉头,“也许吧。但我还是希望你能再考虑一下……你确定你一个人能照顾好自己吗?”

“当然啦披集。我肯定会好好的。去四大洲赛斩获人们的心吧。”勇利微笑鼓励道,“让他们见识见识泰国的荣耀!” 

“你知道我会的……走之前来自拍一张吧?”披集询问时早已把手机掏了出来。勇利耸了耸肩并朝他靠过来,献给他一个大大的微笑外加一个竖起的大拇指。“谢了……然后……#出发前往四大洲赛、#感谢支持、#我的基友比你的好,还有#胜生勇利的标签。”

披集前脚还没踏出房门,手机便意料之中地因新私信提醒大声响起来。将行李扔到后座,他钻进切雷斯蒂诺的车里,拿出了手机。



披集没拿手机的那只手发射性地捂住了自己的脸。这简直无法置信,那个维克托·尼基福罗夫居然这么呆。不过依然,那可能不是真的维克托,但一个花滑粉丝是应该知道这种事的。假定这真是维克托,像他这样有才华的人永远不必担心“参赛资格”也不足为奇。但认真想想,这人滑冰也有二十年了,他至少应该对比赛流程有所了解才对。

“有什么问题吗?”切里斯蒂诺问道,瞥了眼捂着脸的披集。

“没什么,和我聊天的人是个蠢蛋。”披集边说边把手机收了起来。“你真的和勇利结束了教练关系?”

切里斯蒂诺皱着眉。“我没有像他那样切底地结束。如果他愿意再参加一个赛季,我会很高兴的。这个男孩之中蕴藏着无限可能性,我知道的。他有的时候就是需要走出自己的脑袋,而我不知道该怎么帮助他做到这点。”

“是啊……"披集赞同道,跌进了座位里。

当他们到达首尔的时候,披集又一次希望勇利陪在自己身边。在没有他犯罪伙伴的陪同下探索这座新的城市怎么都感觉不对。但至少雷奥和光虹会在这,他换上sim卡后迅速给他俩发了短信,然后跟上切里斯蒂诺。

倒时差没有平常那么难,但是那大概是因为他成功在飞机上睡着了,而不是和勇利聊了十二小时天。当他刚刚把自己的行李在房间里放好,他就退到大厅等他的朋友们。

“等等你是认真的吗!?”雷奥惊喊道,一把抓过披集的手机,快速在他刚刚提到的两条私信间滚动着。“我的天,你没在开玩笑。”

光虹也拿过手机来亲自看看,在阅读那些信息时他睁大了眼睛。“维克托不知道要取得参赛资格?”

披集拿回了自己的手机,耸了耸肩。我也不是很惊讶,毕竟,我是说,我不认为那个男人在过去十五年间需要取得任何资格。”

“是啊……”雷奥点点头。“但是你确定这真的就是维克托?”

“我想是的……”披集不确定地说。“我是说我想不出他为什么不是维克托……但我之前也被骗过,而去这个人看起来超级迷弟,所以我对告诉他不是公开新闻的消息仍然有些担忧。”

“不如你让他去寄给你只有维克托能搞到的什么东西?”光虹提议到。

“哦对!这是个绝妙的主意!可以像是不再出售的这个赛季的限量版海报!你知道勇利有多想要一个,但是它们几分钟内就售罄了。现在我们唯一能买到这些东西的地方就是在eBay,大概一百万能买到吧。”

“唔……”披集沉思道,这确实是个好主意。如果那人真是维克托·尼基福罗夫,他一定能弄到那些只印了一百份的限量海报。“这是个好主意。只不过,我会要他印一份额外的海报,盖上101的官方印章。这样我才知道他不是从eBay上买的。”

“我喜欢这主意!”雷奥说,拍着披集的肩膀。“勇利会高兴疯了的!如果他问起你从哪搞来的海报,你会告诉他吗?”

“我不知道。”披集承认。“我想如果知道我在SNS上跟真正的维克托聊天,勇利会原地爆炸的。”

“天哪我真希望勇利会能跟我们一起。”雷奥说。他们三人正走出酒店去探索这座城市。“没有他这一切都不一样了。”

“可不是吗。”他快速照了张合影,在检查私信之前把照片发了出去。






披集叹了口气,他对索要这张海报感觉并不是很好,但这是证明他是真的维克托·尼基福罗夫最好的方法了,即使他还不确定在确认之后要不要告诉勇利。还有,如果他真的弄到了那张海报,勇利会兴奋地跳起来的。


译者的话:

我根据地址找到了这个?

有没有会玩犯罪地图的童鞋,找找这附近呗~


评论 ( 23 )
热度 ( 409 )

© Lynn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