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授翻/维勇] Unwritten(灵魂伴侣AU)第三章 (上)

原文地址:http://archiveofourown.org/works/8293714/chapters/18997870

作者:kaizuka

译者:Lynn

所有版权归原作者kaizuka所有,任何人不得作商用或无授权转载。欢迎大家去原文(无需翻墙)给原作者点赞。全文共六章,已完结。

抱歉啊~昨天实验失败了就没发,啊虽然今天也不怎么成功。这章好长,分两段发,一憋一万多字看起来麻烦。

 

摘要:

勇利的eros,究竟是什么?

 

勇利趴在他的早饭前,意识模糊地眨着眼睛,甚至没有注意到自己正无意识地把筷子当临时枕头使。

而在他对面,维克托兴致勃勃地大口吃着饭,看上去活力满满,即使他悲惨的黑眼袋在脸上投下了深深的阴影。

尤里在中间瞪着他俩,十足地困惑。

“你俩出什么毛病了?”他的脸拧巴着。“难道你们背着我做了额外的训练?

勇利立即坐直了,双手胡乱挥动,连因为趴了太久而死死黏在他脸上的筷子都没注意到。“我们没有!”

“好吧,”尤里说,暂且放过了他们。“那为什么你们俩都看起来像死了一样?”

“你在说什么?”维克托突然插话,滋滋有味地在空中挥舞着自己的筷子。“我从没感觉这么有活力!来吧,你们该多吃点蔬菜!我们今天可要做不少训练,我已经完成了编舞的润色,现在这两支曲子已经准备就绪了!”

“如果你累,那么这些,”尤里直接指出,“在你眼睛底下的,是什么?”他伸手去戳自己的眼睛,手指离得这么近,好像要把其中一只挖出来似的。

“一个男人的决心。”

“……?”

“我想维克托熬夜完成编舞也是可以理解的……至于我,我只是睡不着,”勇利终于打断道,万幸地降低了尤里的怒气槽。“我在……试着思考Eros。”

“你是说你的理想猪排饭?”尤里戏谑着说,手掌撑着脸颊。“这就是你所构想的性感,对吧?”

勇利脸红了,一下清醒了不少。“我这样说只是因为——我是说——”他惊呼一声,被终于从他脸上掉下来啪的一声落到桌子上的筷子吓了一跳。“这是……”

“白痴……”尤里小声咕哝,越过他把筷子放到正确的位置。“你想太多了。”

,”维克托又一次插进了对话,声音愉快响亮地回荡在这个小房间里,“有一些绝佳的消息要宣布!”

两个Yuri立即严肃了起来,都期待地向前倾身。

然后是一个深呼吸。“但是我不会告诉你们。”

勇利重新倒下趴回桌面上,而尤里则气急败坏了,他皱着眉头,重重地拍了一掌桌子。“老天,维克托,我以为你要讲关于我们节目的事情。”

维克托轻快地笑了。“抱歉~”

忽然间,维克托的神色变得冷静,他的眼睛朝勇利闪烁了很长的一刻,尤里紧张起来。真可疑……

“我会在它发生之后告诉你们,”维克托立即说,然后他看到两边Yuri的眉毛都翘了起来。“但是现在……你们要做的就是专注于接下来的一周!”

“如果不是和比赛相关的事,我想现在不说也没有关系,”尤里回答,已经开始不在乎这事了。他又咬了一口,沉浸于自己的早餐,直到有什么黑色的东西吸引了他的眼球。

“啊,维克托,”尤里就着满嘴的食物含糊说道,,然后维克托带着他一百瓦的微笑转向金发少年。“我知道你想留点纪念品什么的,但是把墨水一直留在你的手上不是很卫生。挺恶心的。”

这时,勇利好像精神起来,伸长脖子四处张望。但是维克托的左手放在靠近尤里奥那边的桌子上,被桌角和尤里的腿层层阻挡,勇利只能跌回座椅上,看起来很失望。尤里朝他扬起眉毛,一脸困惑。

“哦,”维克托说,难得的听起来毫无防备。“我……我没有意识到。让我确认我在洗掉前记下了这些信息!”然后他们俩未来可能的教练轻快地起身,左手不自然地紧贴在身侧。

这一次,尤里没有错过勇利那声失望的叹息。少年转过身去打量他。“哈?你怎么了?”

勇利愣住了,眼睛睁得大大的。“没什么!我就是希望……也许能,我不知道,了解更多关于维克托灵魂伴侣的事情?”勇利的脸在对方审视的眼神下更加红了。“我也不是想打探什么。只是维克托提及他的次数太多,所以我很好奇……”

“好吧。”尤里转向他的早餐,全心全意地大口扒着他的早餐,只想尽快吧它吃完。毕竟如果他想赢,他需要充足的能量。“也没有什么可说的。从我认识维克托以来他们就保持联系了,即使是我也不知道多少关于他的事情。维克托鲜少向他人展示他灵魂伴侣的字迹。不过事实上,我的话也会这样做。”

“哦,”勇利说,不安地搅着自己的手指。这样焦虑的行为吸引了尤里的目光,他轻轻偏转过头撇了一眼。

“什——”在他看到勇利手臂的那一秒,尤里猛地呛到了一大口米饭,斜着把它们吞咽到错误的方向。

“尤里奥!”勇利大吃一惊,担忧地拍打尤里的背部。“把它咳出来。你会被噎住的!”

但尤里永远不会后退,他一把夺过水杯,用能够打破记录的速度把水吞了下去,眼睛因为喉咙里的一大坨米饭而水汪汪的。但终于,他的气管畅通了。“该死——”

“尤里奥,等等,再多喝点水。”

“给我看你的手!”尤里这样要求,但他已经抢先抓住了勇利。黑发青年退缩了一小下,但仍然允许了他的手臂被粗暴地举到尤里的眼前,脸红的程度又深了一层。

而尤里茫然地盯了几秒不同笔迹的俄语与日语写下的零碎的对话——他很确定这是他在维克托手上看到的完美复制——然后十分突然地,这些墨水模糊成了一片。这些字就在尤里眼前被抹掉的时候,他倒吸了一口气,而在他旁边,勇利小小地叹了口气。“我想着在早餐前拍张照片真是太好了,”他轻声说道,几乎是在喃喃自语,而尤里的脑袋以无限缓慢的速度转过来,面向他的对手。“我也没想到他会这么快洗掉。”

“你——你的灵魂——”

“勇利!”一个明快的声音传了过来,他的母亲匆忙奔进房间,愉快地向两个Yuri打招呼。“早上好,尤里奥!勇利,我需要你过来帮忙!厨房里的水龙头又坏了,你姐姐和爸爸又都不在家,不能帮我修理!”

“当然,”勇利温和地说,他的手臂轻而易举地从石化的尤里奥手中滑出来。“尤里奥,你要先去跟维克托练习Agape对吧?我不知道我要花多长时间,你能告诉维克托我之后会去冰之城堡找你们吗?”

“……啊嗯行唔姆,”尤里奥含糊答道,米粒从他的下唇跌落,勇利皱了皱眉。尤里最后不得不和勇利以及他恶心的纸巾打起了架,把青年蛮横地驾到门的方向。“赶紧。离开。

“好吧,好吧,”勇利妥协到,手臂举起。说真的,尤里没法明白为什么他总是这样。但在尤里能再说一句话之前,他的对手就已经出去了。他挣扎着让思绪连贯起来,但他的脑子里被嗡嗡的白噪音充斥着。

“我回来了!”维克托发出歌唱似的声音,瀑布般冲过走廊,而尤里用他燃烧般的眼神盯着维克托。“怎么了?”

前往冰之城堡路途简直一片混沌,尤里只能恍恍惚惚地意识到维克托的呼喊。“哇哦,尤里奥,跑得真快!我们甚至没有等等勇利!啊,马卡钦,不,我们待会再玩接球游戏!”

尤里只能站重重的站在冰场上跺脚,在冰面上刨出深深的刻痕。终于,维克托好像注意到他的恼怒,停下拉着上衣拉链的手,诚挚地望向少年。“有什么事吗?”

“你,”尤里咬牙切齿,思绪终于挣扎着回归原本的位置,“你的灵魂伴侣是谁?”

“我们不是讨论过这个了吗?这是个秘密!”

“是的。但是你实际上知道吗?”

维克托停顿了一会,嘴角的弧度微微下垂了些。“……如果我们在这要开诚布公的话,那么并不。但是在Agape里,我们必须要感受到那种爱,而不是刻意地分析——”

“等会再教学,现在先谈话,”尤里直接打断他的话,在他完美无瑕的银发背后维克托的眉毛抬起。“你是不是从最开始就已经知道?你为什么不直接告诉我?如果你是想到这来见你的灵魂伴侣,干嘛伪装成来当教——”

“你怎么知道他是日本人?”维克托插嘴道,看上去好像既欣赏又困惑。“我不知道你真的花功夫去看了写的是什么!不过当然,我也不介意,只是我总是刻意去隐藏那些相思成疾的信息。”维克托手指抵着嘴唇,脸上的傻笑一闪而过。“在我见到他本人之前,我本来没打算告诉任何人的!”

“我当然会知道,”尤里恶声恶气地说,即使他一个小时以前还没有意识到任何事,“这太明显了——等下。你……你觉得你还没有见过他?”

“当然我还没见过,这不是‘我觉得’,这是‘我知道’!”维克托演戏一般地撅起了嘴。“说实话,尤里奥,你这简直是在往我伤口上撒盐。”

尤里茫然地盯着这个男人,呆若木鸡。“你真的,确实,不知道。”

“不?”维克托抬起头,开始有些不安了。“你为什么这样好笑地看着我?”

“你不知道……而也不知道……”

“是嘛?我刚刚这样说了?”

“所以你并不打算在裁判时有所偏袒,”尤里喃喃说道。“你一直不知道。”

“尤里奥,你得说大声点,我听不清。”

“别叫我尤里奥,”尤里本能地抗议,思绪却在千里之外。“我简直不能相信。”

“我也不能相信。尤里奥终于在他追寻Agape的途中迷失了。这就是你想要听听我美妙爱情故事的原因,不是吗?”

“不是,”尤里含糊地说,终于找回自己的感官。“好吧,我准备好滑冰了。”

“哦?”维克托笑了笑,靠着冰场边栏。“真的吗?很高兴你找到了你所需要的走出你思维迷沼的不管什么东西。”

“我只是想让你知道……”尤里转向维克托瞪着他,目光坚硬,他未来可能的教练抬起一只眉毛,这一次看起来完全严肃。“我会赢的,不管情况是什么样。也许‘在那’有着什么东西,但即使它存在,我也会让你选择才能本身。”

维克托回望尤里,一只眉毛抬得更高。“……尽管我高兴听到你的豪言壮语,尤里奥,但我不得不说我有点迷茫。但是我听到了你的决心。”维克托笑了。“十分清楚。”

尤里难为情地哼了一声,然后在维克托皱眉时紧绷起来。

“不过看起来,你对概括Agape的精髓已经有些过于紧张了。也许……如果你需要一些宁静……寺庙会是一个好的歇息的地方,是吧?”

尤里皱着眉头,十分困惑。“寺庙?什么寺庙?”

一个小时之后,尤里甚至对出口询问这事产生了深深的悔恨。

— — —

“发生什么了?”勇利几个小时后踏入冰之城堡时这样问道。“抱歉,水龙头的修理花费了比我预计长得多的时间。”

勇利对耷拉在冰场出口处长凳上的尤里感到很困惑,他看起来很阴沉,还在不停地前后摇晃自己的肩膀。“哦。是你。”

“怎么了?”勇利不知怎么有些犹疑的回答道,仍然不确定该怎么对待另一位,毕竟早餐时他的行为着实太诡异。

尤里仅仅是翻了个白眼,头转向这边。“没什么。我的练习刚刚结束——而且练习得非常好——还有维克托说你一来就让你进去。”

“啊,明白了,”勇利匆忙说,赶紧向前跑去。他的心跳因为终于要和维克托学习Eros的想法而迅速加快。

在维克托的监督下。由他教导。勇利的耳朵烧成了温暖的红色。在维克托底下以可能的最专业的方法学习,那是他曾想过的——

“白痴情侣,”尤里奥自言自语道,而勇利以为自己听错了。

“哈?”

“没-事,”尤里一字一句地说,试图让自己同时显得既愤怒又高傲。“赶快走。”

勇利哼了一声作答,又回头看了一眼尤里奥,然后才转身奔向冰场。

冰刀在冰面上划过的喑哑声音在空中清晰可闻,勇利看着在中央轻缓滑行的维克托慢慢地吸了口气。

“Eros,”维克托说,他旋律轻快的声音盖过了冰刀缓缓停下的轻微摩擦声,“是一件你必须实体化的东西,勇利。否则,你自己都不相信你的Eros的话,怎么让你的观众相信呢?”

“我会的,”勇利承诺到,在他盲目翻找冰鞋的时候眼睛也追随着维克托。“我——我会成为Eros的!”

“你之前也这么说过,”维克托回答,脸上露出温柔的笑容。“但是仍然,我为你的热情喝彩。”他示意勇利进入冰场,勇利顺从了,但在他们擦肩而过时忍不住脸红,维克托站得离入口实在太近了。“但是你实际上知道Eros对你来说是什么吗?”

忽然之间,维克托靠得更近了,好奇地对勇利眨着明亮的双眼,而勇利突然觉得他肺里的空气都被排空了。

“我——是的!”勇利说道,声音尖利,满脸通红。“炸猪排盖饭!”

维克托向后靠了些,发出一声愉快的笑声,一只手抬起放在了勇利的肩膀上。“就像我说的,真是独特!如果是这样……”

维克托又一次倾身向前,而勇利发现,出于什么原因,他并不想后退逃走。维克托靠得这么近,以至于勇利都能感觉到他温暖的呼吸吹在脸颊上,他因为难为情几乎停下了自己的呼吸。

“你会怎样呈现诱人的炸猪排盖饭呢?”维克托问道,声音变得迷惑性地低沉。“你会怎么把它的诱惑转化到你的举手投足间呢?”然后一只手又捧住了勇利的脸颊,而他不得不挣扎着不昏厥在维克托的触碰中。“如果Eros的步伐以及对它的解读深藏在你心里,那么,勇利,你能把它带出来展示给我看吗?”

!!!!!!,勇利的内心在尖叫。

“喂!”尤里奥大吼一声,勇利从维克托掌心飞速退开,就像被烫伤了一样。而维克托仅仅是抬起了眉毛,再次身体后倾地悠闲站着,双手在胸前交叉。

怎-怎么了,尤里奥?”

“别打情骂俏了快开始滑冰,”尤里要求到,向前靠在边栏上,显然是打算围观。很奇怪的是,他脸上又有了那种矛盾的表情,这次是一个对比强烈的恼怒与困惑的混合物。

“尤里奥,”维克托愉快地温声说道,“这都是感受Eros的一部分哦!”

“行吧,这感觉蛮奇怪的,”尤里反驳,在手掌后做出一个假笑。“那边的炸猪排盖饭先生甚至看起来连从哪开始都没有一点头绪。”

不良少年,勇利闷闷不乐地想。极度有才华的俄罗斯不良少年。他摇摇头试图清理掉这些思绪,而这个动作使得尤里和维克托都转过来看他。

“我能做到!”他说,毅然决然地挺直了腰背。“让我看看编舞,我会把Eros的精髓映射在舞步之中。”

“太棒了!”维克托满怀热情地说道,仿佛在发着光,而尤里只是向他的对手眨了眨眼,脸撑在手掌上。

说起来永远比做起来容易,当然是这样——在勇利跳跃时又一次摔倒之后,维克托到头来还是让勇利去做基础训练了,而尤里冷哼一声,接着又用热切到诡异的目光注视着那两位。

“我想今天差不多了,”在勇利停下喘息的时候维克托叫住他。“你不会想第一天训练就要记住超负荷量的动作的。”

“但—但是我能做到!” 勇利抗议道。“我们的节目才学到刚刚开头的部分——”
因为某人又得重新做基础练习了,不是吗?”维克托带着他一百瓦的微笑说道,而勇利立即脸红了,乖巧地望着地面。

他还注意到一个有些奇怪的现象——尤里没有像往常一样大声谈论他那些尖锐的评论,这个少年只是愁容满面地摇晃着自己的肩膀,好像在拉伸酸痛的肌肉。

“此外,”维克托继续说道,“总是会有明天的。”在维克托的手抬起放在他的后颈时勇利浑身僵硬,维克托的指尖正轻轻擦过他颈后的软发。

他抬起头望向他的偶像,发现维克托也在注视着他,看起来毫无防备地被抓了个现行,像是他也没有料到自己会这么做一样。“呃……我——”

在维克托能够继续说话之前,勇利微微向维克托触碰的方向倾斜,然后维克托的手掌沿着他的颈部滑上去,纠缠着勇利的头发,而勇利的身侧轻轻摩擦着维克托的。

忽然,他们俩都停下了,困惑地静止着。

我在干什么?勇利突然想到,仍不能把他的目光从维克托身上撕开。我在干什么,我在干什么我在干什么我在干——

“喂。”

勇利和维克托都向后跳开,勇利绝望地试图忽视维克托手指从他发间划过的感觉有多好。

“怎么了?”维克托笑道,但勇利发誓他听到了这声音里紧张的语调。“你也感觉被忽视了吗,尤里奥?来吧,让我给你一个拥抱!”

“多谢,但是不了,”尤里哼哼道,翻了个白眼。“只要你们快点我们好赶紧回家,我饿了!”

马卡钦赞同尤里的话语一般叫了起来,维克托笑着和他的贵宾犬一起跳出门去。“你也饿了吗,我亲爱的?是吗?你这么棒,我得奖励你日本最高级的狗粮才行!”

勇利在愕然的沉默中目送维克托离去,缓慢地试着消化他刚才的动作。他是快要——

不。勇利用手紧紧压住嘴,眉头深蹙。这不能说明什么。

“尤里奥,”勇利犹犹豫豫地开始说,脸红得发烫。“那不是……那不是什么——”

“哈?”尤里看起来很不满,正将他的腿拉伸过头顶。“什么?我什么都没看到。”

勇利踌躇着看尤里奥收拾自己的东西,微妙地感到这就像他一定要给自己辩护似的。“我在温泉on Ice之后的一天就要去见我的灵魂伴侣了!”

尤里停下了把冰鞋塞进背包里的动作,缓缓抬头眯起眼睛看向勇利。两位Yuri间一片沉默,直到尤里耸了耸肩。

“在比赛之后是吧?那么就不关我的事。”尤里背上背包看着勇利,表情平淡。“……但是对你来说是个好消息,我想。好啦现在赶紧准备出发,我想吃饭!”

“好吧,好吧——”

“别再这么说了!”尤里奥在经过勇利身旁时翻了个白眼,而勇利觉得自己仿佛模模糊糊地听到他继续说,“整个情形简直荒谬无比。”

真奇怪。

— — —

 

译者的话:

尤拉奇卡神预言,这两只以后确实要背着你做好多额外训♂练。习惯就好。

啊那个learning under Viktor……我就翻成底下了,真是……用什么词不好。

马卡钦……要吃日本最高级的狗粮了呢。好吃嘛?(我也想吃,但尤拉奇卡翻了个白眼并表示不想)


评论 ( 22 )
热度 ( 498 )

© Lynn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