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泥石流授翻/维勇]Re: Yuri Katsuki第七章

原地址:http://archiveofourown.org/works/9410273/chapters/21303089

原作者:Ishxallxgood

译者:Lynn、 @Mr.Blank_ 

无勇利无截图,这章是刺激的暗黑披集大佬×萌萌哒智障维。

高能预警:本章翻译全程放飞,可能和原文是两篇文章,有啥砖头尽管冲我来(挺胸)

 

“披集·朱拉暖!”

披集不用转身也知道是谁在叫他的名字。先不提那浓重的俄罗斯口音以及极具辨识度的声音,过去十八个小时里他无视的维克托的所有消息也告诉了他对方的身份。披集摆上他能现场召唤出的最纯真无害的笑容,然后转过去面对身后愤怒的俄罗斯人。

“维克托·尼基福罗夫?”他抽了口气,脸上满是伪装的惊讶。“我的天,我从没想到你会知道我的名字!自拍一张?”

在维克托能够回答之前,披集已经掏出手机举起来,维克托无法抗拒面前的镜头,只能摆出他一百万美元的微笑,乖乖任披集拍照。披集迅速打上标签发布合影,然后转回去看维克托。“盛情难却,我该怎么报答你呢?”

“披集!”维克托抱怨道,向前靠近紧紧抓住他,仿佛他是那最后一根救命稻草。“为什么忽然给我冷脸看!?为什么无视了我的所有消息?我以为我们是朋友!我昨天晚上去了酒吧,就在你发布照片之后,但是你们俩已经走了。”

切雷斯蒂诺疑惑地看着披集,然后耸了耸肩,接着继续做之前在做的不管什么事情,留披集一个人对付戏剧女王维克托。

“我很忙的,不好意思?”披集说,唇边依旧挂着无邪的微笑。

“忙着和我的勇利一起逛东京,而徒留我一人独自彷徨。”维克托悲叹一声。

而披集轻轻笑了,“我没有留你一个人,我在Instagram上留下了一串足迹呢,你本可以过来加入我们的旅程的。”

维克托放开了披集,噘着嘴拿出手机,滑动页面浏览着那些照片。“是啊,但是你每一张图片都没有加位置标签!你知道东京有多大吗?我甚至不知道该从哪开始找!”

致以维克托一个抱歉的微笑,披集摊开手。“哎呀?”

“还有你发给我的这张图片!这是什么?我在哪能买到?为什么我居然还没有一个?”维克托几乎叫起来,挥着手机,屏幕凑到披集面前。

“哦,那个啊,”披集试图将自己的笑声扼杀在喉咙里,“日本人管这玩意叫抱枕。”还有你该见见属于勇利的那个你的周边抱枕,太羞耻了,披集很想补充,但努力咽下了这些话。“这儿,”披集给维克托发去了他昨天标记的地址,“我们就是在这看到的。”

维克托望着自己的手机,两眼放光,在披集能反应过来之前,维克托就抓住了他的脸亲了一口,然后又激动地跳开。“那我心爱的勇利在哪呢?”维克托边问边环视四周。“我太期待再次见到他了。”

“呃……”披集说着,试图将刚才发生的事从他脑海里清除,“我以为我告诉过你了,他没有参赛资格。”

“什么?什么时候?我不记得了。”维克托这样声称道,而披集只能叹息一声,抓过维克托的手,划动他已经打开的聊天页面。维克托只是呆呆地对着屏幕眨眼,看着上面的文字,然后一把抓过披集的肩膀,死死盯住他的眼睛。“说真的,我完全不知道这是什么意思。”

披集又一次恼火地叹着气,思考着这家伙脑袋出什么问题了。谁能想到那个维克托·尼基福罗夫会他娘的这么特别。“没事谷歌一下,会有些有趣的搜索结果的。”

“好的!~”对方愉快地回答,放开了他的手。“那么顺便问下,我的勇利在哪呢?”

披集耗尽了他最后一摩尔意志力才没有当场捂脸,因为他很确定他们已经谈过这个了。“可能在外头逛吧。”他耸着肩回答,安抚着自己的情绪。“今天是公开练习,所以我不认为他会无缘无故地在附近走动。或者可能他回酒店补觉了,他的时差反应可剧烈。反正我搞不懂,他已经在飞机上睡过了,不过无所谓了。”

“所以他不在这个场馆里?”维克托紧紧逼问,仍在四处乱看。

“我觉得不在。”披集说,这时场内宣布男单训练时间将在五分钟后开始。“我要走了,冰上见?”

 

“刚才怎么回事?”切雷斯蒂诺一边递给走下冰面的披集冰刀套一边问道。

“什么怎么回事?”

“你和尼基福罗夫之间的事。”

披集解开冰鞋鞋带时笑了笑。“听好了,勇利在大奖赛决赛晚宴上喝醉了然后让他当教练。”

“啊,是的,我当时也在场。可怜的勇利,那晚他闹腾得太厉害了。我对自己强迫他去晚宴感觉很不好。”

“但是我很高兴你逼着他去了,否则我们永远不会有这样的黄金时机。”披集回答,背上他的包。“想象一下这个CiaoCiao,勇利回到了花滑界,因为维克托·尼基福罗夫跑去当他的教练。”

“这太荒唐了。”切雷斯蒂诺干巴巴笑着。“为什么他会答应那样的事情,放弃自己大好的职业生涯?”

披集由衷笑了起来,“因为我亲爱的教练啊,你可能还不知道这件事——维克托·尼基福罗夫已经为我们可爱的小勇利饥渴若狂……而且到比赛结束的时候,我会让他无法忍受自己的渴望,勇利只要照他那边微微一笑,他就会不顾一切地冲过来,只为了有机会接近勇利。”

“抱歉,你再说一遍?”切雷斯蒂诺十足困惑地说。

“我正致力于摧毁他,CiaoCiao。你也想看到勇利再次回到冰场吧?我知道这是我毕生至愿。”披集露出阴险的微笑,无法掩盖眼中渴望的光芒。

切雷斯蒂诺摇摇头,披集看得出来他一定程度上同意,但并不完全接受这个主意。“是的,这样的话真是完美。但是以滑冰界失去尼基福罗夫为代价?我不知道这是否值得。”

“哦这当然值得。我们都知道勇利深藏的无限潜能。维克托已经有过他的辉煌了,五连冠……退役的传闻满天飞……当然他还能再赢一两个赛季,但是我们的勇利,我们的勇利有震撼花样滑冰界的潜能……我们的勇利简直是未打磨的钻石本身。”披集兴奋地说,这一次切雷斯蒂诺赞同地点了点头。勇利的潜力无可否认,而他知道切雷斯蒂诺多年来一直试图将这份潜能引出来。“这让我想起来了,你能帮我个忙吗?”

“看是什么忙。”

“转移一下维克托的注意力?”

“好吧……但我能问问为什么吗?”

“嗯……”披集揉着他的后颈开始说,“记得我说我正致力于摧毁维克托吗?”

“记得。”

“很好,我的方法就是把勇利雪藏起来……我需要找到勇利然后一起凭空消失……无影无踪。”他的手从空中挥下,像是斩断了所有痕迹。“而我还需要确保维克托没法跟踪我们。”

“他怎么会知道去哪找你们?”切雷斯蒂诺表示疑问,披集很明白他的教练大概觉得他有点精神错乱。

“还记得饥渴若狂那回事吧。”披集笑道。“他一直在追我的Instagram呢。”

“WOW。”切雷斯蒂诺笑着惊呼一声,“谁能想到呢。好吧,我看看我能做什么。但是我不能保证任何事。”

切雷斯蒂诺在披集的背上拍了一掌,然后径直走向俄罗斯队。披集目送切雷斯蒂诺远去,有一瞬和维克托的目光对上了;他给对方抛了个媚眼,脸上闪过一丝坏笑。切雷斯蒂诺对维克托的教练雅科夫说了几句话,让那位看起来已经十分恼怒的俄罗斯人眉间的皱纹又深了几分;接着一连串的俄罗斯选手纷纷逃离雅科夫,只留下站在那皱眉大声叹息的维克托。披集笑了一声,在切雷斯蒂诺追上他时朝维克托匆匆挥了挥手。他的教练一手搭着他的肩膀,和他一同走出去。

“我干得怎样?”他的教练笑着问他。

“你刚才对他说啥来着?”披集问道。

“只是一些关于尼基福罗夫好像最近一直被手机吸引的即兴评价。”切雷斯蒂诺爽朗地笑了。

“你真是个天才。”披集这么说时,他的手机正在口袋里响着,而他不用看也知道维克托肯定正拿着手机愤怒地敲打个不停。


 --------------------------------

老维你差一点点就能击败大佬了,真的就差那么一点点智障度和健忘度了。

对了本章没图我来搞点事情:

披集:I need to find Yuuri and disappear… like poof.



其实虽然想放飞的但是最后又飞回来不少😂


评论 ( 32 )
热度 ( 340 )

© Lynn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