得了每天都想睡勇利的病

[泥石流授翻/维勇]Re: Yuri Katsuki 第八章


原地址:http://archiveofourown.org/works/9410273/chapters/21303089

原作者:Ishxallxgood

译者:Lynn、@Mr.Blank_

所有版权归原作者Ishxallxgood所有,任何人不得作商用或无授权转载。欢迎大家去原文(无需翻墙)给原作者点Kudos。尚在连载中。

大概是一个幕后黑手披集大佬如何运筹帷幄步步为营地把自己的前室友卖给迷弟智障(?)维的故事(嘿这是褒义词,维粉别打我)。

 

披集筋疲力尽地叹了口气倒在了床上,踢掉他的鞋子。切雷斯蒂诺显然是个天才,因为自从最开始他走出场馆时的信息轰炸后,已经有几个小时没有收到任何讯息了。切雷斯蒂诺的那一句话点醒了雅科夫,立竿见影地让披集能够与勇利度过一整个不用担心被维克托追踪的惬意下午。

东京是一座很棒的城市,而和勇利一起去探索这座城市更是再好不过了。披集不愿接受他只剩下一天、顶多两天能和勇利待在一起的事实。他不知道没有勇利以后他该怎么办。倒不是说他在底特律没有其他朋友,他有大把朋友,但他只有一个勇利。只有这个人当所有人都抛下他时仍不离不弃,只有这个人理解他所有的努力与奋斗,只有这个人支持他最疯狂的梦想,只有这个人即使处境艰难也坚定地站在他身旁,只有这个人让他手刃仇敌也不惜守护。

“你感觉如何?”勇利走出浴室时询问道,已经换好了睡衣。

 “不是特别好,但还算凑合吧。”披集回答,努力压下心里翻涌起的负面情绪。他讨厌这种感觉,这并不是他的本性,但他正失去着他的勇利,所以他想他能小小地宽恕下自己。

“我很抱歉。”勇利坐在披集身旁开了口。“我能帮上什么忙吗?虽然我并不擅长处理赛前焦虑。”

 “哈?”披集发出疑惑的声音,坐了起来。“我不是在为明天紧张……我在为你即将离开的事情难过……”

 “噢,”勇利的声音很轻。“对不起,我知道这对你来说很难,我也不太好过……但我真的不能。我不能再来一次了。我没办法再奋斗一年结果在最重要的时刻狠狠摔倒……我不能再次搞砸一切以至于连维克托都没认出我是同组选手……我很抱歉。” 勇利擦了擦眼里积聚的泪水,这让披集感觉到他内心里有什么啪地断掉了。

 “噢没事的,”披集安抚着勇利,给他一个拥抱。“不要太过自责。我理解,这是你现在所需要的,所以我支持你。我是说,我支持的同时确实希望你能回心转意重归冰场,但我还是支持你的抉择……目前来说。”

 “谢谢。”勇利给他一个虚弱的微笑。“那你对明天感觉怎样?”

 “其实挺好的。”披集咂咂嘴,拿出了他的手机。“就像我之前在底特律时跟你说过的,我又不是奔着奖牌去的,我是来享乐的”

“要是我能像你想得这么开就好了。”勇利说着打了声哈欠。“这样我可能就不会那么容易自爆了……比赛的前一夜对我来说总是最煎熬的……”

“我懂。”披集拍拍他的背说道。“你不用替我担心,我说了,我纯粹是来这找乐子的。”然后整死维克多·尼基福罗夫。“你确定你明天来没问题吗?”

勇利只是点点头回应。“我会没事的。我不能不来给你加油……我会尽量低调行事,我是说,我买到的位子甚至不怎么好……足够近到给你抛出所有我能搞到的仓鼠玩偶,但不会好到让其他人注意到我的存在。”

 “哦?所以那些包里的就是吗?你知道的……你现在就可以交给我的……” 披集准备从床上跃起冲向那些包包,却被勇利抢先一步地扑上来,把他死死钉在床上。

“这是留给明天的。” 

 “好吧好吧。”披集不情愿地让步,把勇利从他身上推开。“我要准备上床睡觉了。”他说着站起身,在走向浴室前带上一些东西,同时解锁了他的手机。

 


披集独自轻声笑起来,放下手机,快速换好衣服刷好牙,然后走回房间插上手机充电,最后溜到床上。

“你兴奋吗?” 第二天早上,披集在他们从酒店走到比赛场地的路上问道。

“兄弟,我怕死了。”勇利在口罩之后喃喃说道。

“哦,你会没事的……还有想想,你又能亲眼看到维克托滑冰啦!”披集表示,环顾四周确保维克托本人不在这。“进场之前自拍一张?”

“当然。”勇利摘下口罩,给披集一个微笑,在快门按下的瞬间就又把口罩戴了回去。“去干掉他们吧!”

“哈,是呀没错。就像我说的,我是来这享受的。明年,我会让他们见识一下泰国的荣耀。”快速拥抱了勇利一下,披集走进参赛者通道,自顾自傻笑着看着勇利渐行渐远,消失在人群中,然后按下了分享按钮。

 



披集把手机塞进运动衫里,走出更衣室,在开门差点撞到维克托·尼基福罗夫时后退了一步。

“伙计,他不在这儿。”披集一边从他身边挤过去一边说。

“什么!?”然而维克托还是把头伸进更衣室,呼唤着勇利的名字。

“你还没谷歌参赛资格那码事吗?我觉得这能帮你搞清楚为什么他不会在这。”披集在他俩走向冰场时又一次提出,这时切雷斯蒂诺过来了,走到他旁边。

“是的,但是我还是很难理解,所以我问了雅科夫,但他奇怪地看着我,然后就开始吼我,所以我放弃了。”维克托答道。“不管怎样,那张照片,他在这的,对吧?”

“如果你的在这指的是在这个场馆里成千上万的人群中,那么是的,他确实在这……这里的某个地方。但他其实没告诉我他的座位在哪一块。”披集拿出手机说。

“你是要给他发短信吗?”维克托越过他的肩膀盯着手机。

“不……?”披集从他身边挪开了一点,“也许?能请您给我一点个人空间吗?”

“维恰!”披集听到了雅科夫的叫喊声,后面跟着一串披集不认识的愤怒的俄罗斯人。

披集朝他抬起眉毛,微笑道。“你的教练在找你呢。”他指出,脑袋朝盛怒的俄罗斯人那边倾斜着,切雷斯蒂诺在他旁边窃笑。

“你太可怕了。”维克托嘟哝着俄语扬长而去后切雷斯蒂诺笑着指出。“记得提醒我别惹到你暗黑的那面。”

“Ciao Ciao,你这么说太过分了。我只为了做善事而启用我的力量。”披集戏剧般地惊呼一声,受伤地把手捂在心口的位置。

“是,是,你就是个纯洁无害的可爱小仓鼠。”他笑着说。“他简直为我们的小勇利神魂颠倒了,不是吗?”

“早就告诉你了。披集无所不知。现在你该明白了Ciao Ciao。”披集回答,咧着嘴笑了,而切雷斯蒂诺只不过摇了摇头。


评论 ( 35 )
热度 ( 385 )

© Lynn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