得了每天都想睡勇利的病

[泥石流授翻/维勇]Re: Yuri Katsuki 第九章

原地址:http://archiveofourown.org/works/9410273/chapters/21303089

原作者:Ishxallxgood

译者:Lynn、@Mr.Blank_

所有版权归原作者Ishxallxgood所有,任何人不得作商用或无授权转载。欢迎大家去原文(无需翻墙)给原作者点Kudos。尚在连载中。

大概是一个幕后黑手披集大佬如何运筹帷幄步步为营地把自己的前室友卖给迷弟智障(?)维的故事(嘿这是褒义词,维粉别打我)。

 

作者的话:

说真的,小天使们最棒了。你们对这篇文的爱让我惊叹;不过我知道披集大佬本来就是最棒的,所以我也不是特别惊讶。

小天使们我爱死你们了。

哦,还有,我觉得我该说一下。我没想让维克托看起来像个傻瓜,我只是真心觉得他不知道资格赛是什么。我很确定他从来不用担心参赛资格。所以比赛就好像很自然地会进行到下一轮,特别是在他这种水平的人看来。所以他是真的对有人会因为发挥不佳而无法参赛感到非常困惑。他只会想“哦,这个人挺能滑,我喜欢他的滑行,所以他当然能和我一起比赛,因为他滑得,哇~!”

 

“披集!”勇利在进入酒店房间时叫喊出声。“你觉得怎样?你还好吗?我很抱歉!”

“嗯?”披集笑着哼哼,“你为啥要感到抱歉?我很好。从未有过的酸爽。”

“但是……你……”

“没进入下一轮?”披集替他说完,“我之前已经告诉过你了,我从没期待能撑过短节目。来吧勇利,你没看到我对抗的都是哪些人吗?这简直不公平!你看有维克托和克里斯,曹斌……还有那个加拿大人……JJ?这些家伙节目里都有两个四周跳,我绝对没机会的。”

“而你对此一点也不失落?”勇利追问道,感到十分困惑。

“并不。”披集说,把仓鼠玩偶扔到床上,然后扑到它们顶上,并向勇利扔了一只,正中脑门。“我失落的是这是我们在一起的最后一个晚上了。”

勇利重重地叹了口气,弯下腰捡起地上的仓鼠,然后转向披集。“我很抱歉……”

“你真是喜欢道歉。”披集笑着说。“没事的……我已经向现实妥协了。毕竟这是你现在需要的,我理解。”

“说真的披集,你对我太好了。”勇利扑通一声坐到他边上,说道。

“我知道。”披集一边把仓鼠们一只一只摞起来一边说。“不如这样吧,我们今晚出去狠狠浪一把,你明早走之前我们最后狂欢一次……反正我明天也不用滑冰,为什么不去出去快活呢。不是有通宵营业的酒吧吗?我们能一直浪到天亮!”

勇利的嘴角微微绷紧,但是现在,他怎么可能拒绝披集最后一个请求呢?“好吧……”

“太棒了!”披集高高跃起欢呼着。“你真是世界上最好的朋友!我这就去洗个澡准备一下,东京,等着吧!披集·朱拉暖和胜生勇利正向你进发,而你只能无能为力坐以待毙!”

披集欣喜若狂。他们跑出去,勇利喝醉了彻夜尬舞。披集那晚简直能开心地原地去世,但是不行,他还有一个使命。勇利必须回到冰场。

“勇利!~酒吧自拍!”披集喊道,沉湎于酒精的勇利向他从容走来,他脸颊酣红,头发被汗浸湿,眼镜歪斜地挂在脸上。把勇利的眼镜取下,披集伸出手把勇利的头发向后梳理整齐。“好,现在看着镜头,就好像现在我就要把这张照片发给维克托·尼基福罗夫邀请他出来和我们一起玩一样。”

“好哒!~”勇利向侧面的镜头抬起头来时唱道。快门声响起,图像一闪而过,在披集检查照片的时候勇利又踏着轻快的舞步去跳舞了。

简直完美。

这甚至比他想的还要更好。勇利的眼睛半睁半闭,唇瓣轻启,恰好露出挑逗的舌尖,脸颊因酒精而发红。披集试了试水,他给维克托发了个简短的暗示性的信息,然后等待。

什么也没有。

维克托·尼基福罗夫,那个总能在几秒内回复的男人,没有上钩。披集看了眼时间,已经是凌晨两点多,而维克托明天还要滑冰,所以有很大可能他早已入眠。披集又试探了一次,另一条短信,明确提及勇利喝醉了。

仍然没有回应。

应该是安全了。但是保险起见,披集在发给维克托图片之前又等了几分钟。他本可以公开发布照片的,但即使是他也有起码的行为准则。当然,勇利真是太特么性感火辣了,但是勇利同时也醉得不成人样,而披集得考虑到如果他发出那张照片,清醒的勇利一定会羞愧难当——即使他并不明白原因,因为讲道理,那张图真不错。不过这都不重要了,已经有一连串的勇利图片会永远不见天日,而现在只是在这个图集里增加了一张罢了。

在他们摇摇晃晃走回酒店的时候,太阳已经打东边探出头来了,而披集甚至无法理解他们怎么能回去。他们俩都烂醉如泥,不过勇利远比披集醉得厉害。幸运的是,勇利是个好对付的醉鬼,而披集对操纵意识模糊的烂醉勇利深有心得。

当披集终于把自己从床上拉起来,毁灭勇利那个有着世上最讨厌铃声的手机时,日头已经高高挂起。勇利还在沉睡,看起来像是具尸体,披集对叫醒这样的勇利感觉不是很好。

“勇利……”他轻轻地说,温柔地摇晃他的脑袋。“勇——利!~”披集靠得更近,他的脸离勇利的耳廓不过咫尺,“维克托·尼基福罗夫正全裸地站在你面前。”他在退回去之前大声耳语,就在之后的刹那,勇利从床上弹起,然后呻吟一声。

“哦天哪我的头……”勇利哀叹着,手捂着脑袋,在指缝里望着披集。“你昨晚对我做了什么?还有你真的不能再这样叫我起床了,我的小心脏承受不来。”

“喝点水?”披集笑着提议,给勇利拿了一瓶。勇利感激地接过并干掉了它。

“多谢。”

“所以你确定你不想留下来看自由滑?”披集问道,其实心中已经知道答案。

“是的我确定……”勇利在床边摇摆着腿,然后起身,看了眼手机上的视角,发出一声重重的叹息。“如果我还想回家看维克托的自由滑的话,我还有一个小时赶到火车站。”

“好的。”披集说着拔下了他手机的接口,对着维克托留下的一串消息假笑着。“你快去准备,我来打包你剩下的行李。”

“多谢。”勇利从浴室里回答到。

披集在房间里横冲直撞,抓过所有属于勇利的东西塞到他橘色的旅行箱里,顺便再拉上拉链之前又扔了一只仓鼠进去。披集跳回床上后,趁机瞅了一眼维克托对他昨晚大礼的反应。

 




披集很满意,把手机放到一边等待勇利。在前往火车站的路上,披集一直在心里给自己打气。他向自己保证他不会流泪。


*披集那个网址是英文wiki百科,世界花样滑冰锦标赛词条下的参赛资格项。

英文:

 https://en.wikipedia.org/wiki/World_Figure_Skating_Championships#Qualifying_rounds

中文:

 https://zh.wikipedia.org/wiki/%E4%B8%96%E7%95%8C%E8%8A%B1%E6%A0%B7%E6%BB%91%E5%86%B0%E9%94%A6%E6%A0%87%E8%B5%9B#.E5.8F.82.E8.B5.9B.E8.B5.84.E6.A0.BC

*是不是很勤奋,快夸夸我/////


评论 ( 39 )
热度 ( 384 )

© Lynn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