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泥石流授翻/维勇]Re: Yuri Katsuki 第十一章

原地址:http://archiveofourown.org/works/9410273/chapters/21303089

原作者:Ishxallxgood

译者:Lynn、@Mr.Blank_

两位译者最近正在渡劫,困难到生活不能自理。

 

披集把公寓紧闭的大门一脚踹开,钥匙扔到桌子上,然后把包拖到客厅中央。回到这间半空的公寓让他觉得很奇怪,倒不是因为他们原来把这房间装得有多满,而是因为这次他回到家居然没有被维克托·尼基福罗夫的脸迎接。

但他得说,他很感激这点,因为说实话,维克托的脸是他现在最不想看到的东西。世锦赛期间确实十分有趣。他把勇利藏得严严实实的,从无情地戏弄维克托之中获得了无上乐趣,但是最终,被迫和勇利分离的实感胜过了以上所有一切,以至于他只能感觉到苦涩的滋味在口腔里蔓延。

现在,披集只能希望维克托不断发过来的那些可笑内容都是他的真实想法,而最终勇利能够重回冰坛。没有冰上的勇利的世界,不是一个值得生存的世界。但愿维克托能够弥补他所搞砸的一切,哄骗勇利再度回到冰面。披集真心相信如果这世上有人能做到,那一定是维克托。

他叹了口气,凝视着地板中央显眼的一堆袋子,挣扎着要不要把他们拆开。他讨厌拆包裹,整理并且放好所有东西的过程简直是一团糟。于是披集决定不管那些袋子,不过他还是把装着勇利扔给他的仓鼠的袋子拖走,并把里面的东西都倒到床上。然后他接着回到客厅,打开行李箱的拉链,只抓了几样需要的东西,剩下的都扔着不管了,行李箱也在敞开在房间中央。就好像勇利会回到家,冲他吼着别把他的翔扔的到处都是一样;因为勇利永远不会再回到这间小屋了。

再次走进卧室,他把那个抱枕放在勇利现在光秃秃的床上,让抱枕在那坐好后,才坐到对面他自己的床上。这感觉很奇怪,但至少让抱枕勇利在这陪着他也比完全没有勇利要好得多。

手机的铃声又一次响起,披集哀号一声。过去两天里它就没消停过,这两天中有一天他有十四个小时是在飞机上度过的。他曾经认真地考虑过卸载Instagram或者再次屏蔽那位,但是他有种预感,维克托会通过各种不同的SNS途径把他烦得蛋疼,而他绝对不会完全放弃网络生活,永远不会。

他试着让思绪从勇利离开的现实里走出去。现在他想要的只有让生活回到正轨,但是它回不去了。生活永远不可能恢复正常了。底特律的日常应该是有勇利伴他身边,底特律的日常应该意味着早晨和勇利一起慢跑到冰场去,然后一直滑到他们的双脚流血、浑身遍布摔倒带来的伤痕为止。它本该意味着他们屁股上敷着冰袋,在午餐时一起放声大笑,然后一起去上课。这本该意味着一起发现新的地方,一起拍下一万张合影,一起迷路,一起在凌晨三点给切雷斯蒂诺打电话,因为他们打不到Uber,而且可能一起被陷在了底特律的另一端。

披集盯着手机,看着通知一条接一条地冒出来。现在是凌晨一点,天啊为什么这个男人这么天杀的自私。


 


手机滑出披集的手心,他把脸埋在他能碰到的最近的抱枕里。眼泪停不下来,而他内心的脆弱一部分甚至不知道之后究竟该如何是好。他感觉自己缺失了一半,但这只是一段友谊、一位同住的室友、一个教练手下的两个冰场伙伴,再无其他。披集一直知道某一天勇利会离开,会去做他自己的事情。披集只是不知道这一天会来得这么快,快到会在现在就发生。他不知道这一切会有这么痛。

披集不知道时间过了多久,但是最终,他身旁的手机停止了振动,而他的眼泪也已经流尽。把自己从巨大的毛绒玩具里解脱出来,他站起来走向厨房。来杯水是个好主意。他深深地呼吸,然后瞥了一眼手机,准备依靠维克托的滑稽表演来让自己支撑下去。

 




披集倒在地板上,他的背靠着墙角,而他准备继续哭一场,直到自己再也无法呼吸。他现在该干什么呢?没有勇利的底特律生活会是什么样的呢?显而易见的答案是他该回到泰国,但是就好像他能够抛下这里的所有事情这样做一样。或者……他可以吗?他们的租约就快要到期,而他这学期也因为四大洲和世锦赛而休学,让他为了一个他大半时间都不打算在的学期交学费显然不合理。

他紧紧抱住自己的脚,考虑着这个方案的可能性。他得和切雷斯蒂诺谈一谈,但是关于这件事他想得越多,他的心情就越好。回到卧室后,他一把抓住抱枕勇利,和他诉说自己的计划,然后倒回自己的床上。

披集睁开眼睛第一个看到的就是勇利也在盯着他看的脸。他大喊一声,然后立即跳下了床,紧接着意识到这只不过是个他前一天晚上显然抱着入眠了的愚蠢抱枕。他感觉糟透了,他的脑袋沉重嘴唇干涸,他知道这一定是他大哭一场的后遗症。他把抱枕重新扔回勇利空荡荡的床上,然后打开了衣柜拿出一些干净衣物,在瞄到角落里的那些盒子时愣住了。

他把那五个小包裹拿出来,坐在桌子前把它们摆好。这些包裹都已经填好地址,就等着寄出去了,而他简单地想了想勇利为什么会把它们落下。不过至少,现在他能毫无负罪感地把这些东西寄出去了。

 

 


披集快速穿好衣服,抓过所有包裹,决定顺道去一趟邮局,然后再给切雷斯蒂诺打个电话,看看他们是否能在早餐时见面,讨论一下回到泰国的计划。

 

作者的话:

*递纸巾*

抱歉,别难过了。


老年痴呆的Lynn:

A world without Yuuri on  ice, was not a world worth living in.

以为自己沉迷学术才阿兹海默,原来是因为太久没吸冰→_→

评论 ( 29 )
热度 ( 359 )

© Lynn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