得了每天都想睡勇利的病

[泥石流授翻/维勇]Re: Yuri Katsuki 第十六章

原地址:http://archiveofourown.org/works/9410273/chapters/21303089

原作者:Ishxallxgood

译者:Lynn、 @Mr.Blank_ 

所有版权归原作者Ishxallxgood所有,任何人不得作商用或无授权转载。欢迎大家去原文(无需翻墙)给原作者点Kudos。尚在连载中。

【一个译者喝醉了,走上岔路一去不复返】

 

和原作者并没有太多关系的作者的话: 

天哪,我的老伙计们,我们的大船居然开到原作的星辰大海里了!该死,我是说,我的更新可能要慢一点了。

我想,你知道的,尽量和原作保持一致,还有什么比充满技巧地航行更加有趣的吗?当我在写文章的时候,我总是想写得更可信一点的。噢我的上帝啊,你知道原作里有多少披集知道所有事情的线索吗?还有我们得考虑到勇利对这些事情有多么惊讶。所以披集绝不可能是从勇利这里得到消息的,你们这群愚蠢的仓鼠,真是见鬼,再这么说的话信不信我用靴子狠狠地踢你的屁股。

不管怎样,我的老伙计们,感谢你们能听我讲完这一段毫无意义的废话,圣洁的大便啊,我发誓,我会尽快动起来的,为什么你们不先坐下来喝一杯咖啡呢?

 

第二天,披集根据维克托的指导修正动作,再一次尝试后外点冰四周跳。他着冰时仍然摇摇晃晃的,但是比前一天好多了,至少他跳完之后没有再趴在冰面上。不过,这结果仍然令人沮丧,所以他又去找人帮他摄影,一天的训练结束之后,他已经积累了足够可供分析的录像。

他不想再去麻烦维克托,毕竟指导两个Yuri已经够对方忙得脱不开身。而且,他很清楚对付勇利会十分费力,更何况维克托是要尝试把那猪排饭的Eros从他身上引诱出来——不管这究竟是什么意思。披集一想到这个就忍不住笑出声,所以他最后决定把自己的录像和维克托的比对看看。

过了一会,他相信他已经找出自己做错的地方,然后又试了一次。这一次的跳跃仍然不完美,但是他越做越好了。如果切雷斯蒂诺知道披集是怎么学习跳跃的,绝对会把他的头拔下来。但是这很有用啊,而且披集相信勇利就是这么弄明白所有四周跳的跳法的。勇利在平时练习中后内接环四周跳的成功率就不高,切雷斯蒂诺绝对不可能教他跳勾手四周跳的。打死也不可能教。所以勇利一定是通过模仿维克托自学成才,他一定是痴迷地连续观看维克托的视频好几个小时,从对方的每一个细微动作中寻找自己所需的一切。不过披集不会这样做,人生中有大把美好时光,他才不愿意花费其中的一大半在观看维克托滑冰上。

终于,温泉on Ice的那天到来了,披集已经迫不及待地要看勇利究竟会在冰上呈现怎样的演出。他先是心怀敬畏地看完了年仅十五岁的尤里·普林塞提表演了一场精彩且高难度的滑行。这让披集开始怀疑人生,即使同时这个节目让他热血沸腾。这个赛季的竞争将会是前所未有的激烈,看看他要面对的是怎样的怪物吧。这让披集下定决心一定要早日练好后外点冰四周跳,而且如果他运气好,他还能说服切雷斯蒂诺教他后内结环四周跳。

在他还沉浸于这赛季的技术构成与掌握四周跳时,勇利已经滑上了冰面。音乐响起之前,披集就已经知道维克托是对的,勇利绝不可能输。而第一个音符响起,勇利开始缓缓舞动之时,他已经更加确信这场比赛的结果了。维克托大概会被震撼到融化成地上的一滩液体吧。勇利穿着他长久以来埋藏于心的表演服,他的滑行大声诉说着诱惑的话语,披集为之深深着迷。

他从未见过勇利这样滑行,这样激情澎湃,这样满载爱意。节目一开始披集就能从勇利的眼神中看出来,他滑行的时候想的才不是什么炸猪排盖饭。他认得这个眼神,他也知道这个眼神的尽头会是谁。他可是花了三年时间看着勇利用这样的目光注视着维克托。

在节目进行到后半段之前,披集知道获胜的一定是勇利,并不是因为维克托会吹黑哨,只是因为勇利将他对维克托的渴求表达得淋漓尽致。谁也无法否认,勇利的举手抬足间尽是欲望与风情,还有那伸展的角度,天啊如果维克托下一秒就冲上去他也不会感到奇怪的。勇利将他的爱慕与灵魂尽数注入表演中去,披集能感受到,在场的每一个人都为之深深吸引,特别是维克托。

说实话,勇利搞砸后内结环四周跳时披集一点也不惊讶。勇利就是这样,他的步伐与旋转无与伦比,但是跳跃的部分却总是出问题,但即便如此,他的表演也不容置疑。他的跳跃可以以后再好好学,在正式比赛开始之前,他还有的是时间巩固基础,更别说他有维克托在他身旁了。如果只有一个人能让勇利的滑冰臻于完美,那必定是维克托。

到节目结束的时候,如果维克托看完这样的表演还不相信勇利爱着他的话,披集就只能为这个男人节哀了。即使是身在曼谷的披集都能感受到勇利对维克托最原始的欲望。不过,披集了解勇利对维克托的感情有多深刻,那不仅仅是对活着的传奇先生的痴迷,也不是对一个美丽得不似凡物的男人的单纯迷恋。都不是的,勇利是在渴求着维克托的灵魂,他探寻着这个男人的最深处,他解读对方的每一个小动作,回味访谈的字里行间,只有他能够看到那百万美元的微笑下深藏的悲哀。披集从不理解为什么会有人真的爱上素未谋面之人,不过他现在却希望自己也有一天能找到一个他会去爱的人,像勇利爱着维克托那样。

在颁奖典礼之后世界都安静了下来,披集满脑子都在想那俩傻逼究竟成了没。他的思绪被忽然响起的手机震动声打断,而当他看到是谁给他发了信息时,他的梦想被无情击碎。

 





披集盯着手机上的对话,看来他错了。维克托真的没看出来那个节目是为他而滑的。这个男人仍然傻傻地相信勇利那般热情全是因为炸猪排盖饭。但话说回来,如果这是勇利忌了炸猪排盖饭这么多周后能吃上的第一碗,那么勇利看着饭的眼神饥渴得像是看到浑身赤裸还涂满蜂蜜的维克托站在他面前也在情理之中。

忽然一层淡淡的恐惧笼上披集心头,不管哪个神明能听见都好,他祈祷维克托没有蠢到真的将他刚才玩笑的建议付出实践。他清楚维克托真的可能会作死,那人脑子明显是缺了几根筋。披集为该不该继续整他而小小地纠结了一下,不过他在搞事情中获得了太多乐趣,再说了,勇利需要尽可能多的帮助。


-------------来自茫然桑的图片----------------

最后还有一点点内容




前方高能预警





你真的不后悔吗





遗书准备好了吗








【不要太在意这里的智障维,你也去恋爱一个试试】

评论 ( 62 )
热度 ( 307 )

© Lynn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