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泥石流授翻/维勇]Re: Yuri Katsuki 第十七章

原地址:http://archiveofourown.org/works/9410273/chapters/21303089

原作者:Ishxallxgood

译者:Lynn、@Mr.Blank_

译者这个点有点眩晕,刚刚翻完的Unwritten第六章上还让我诚惶诚恐QvQ有啥问题多担待。

【您的好友披集·知心大姐姐·朱拉暖已上线】


披集庆幸地发现维克托最终没有把他的嘲讽当成真正的建议,而从之后的几周看来,勇利似乎终于对他敞开了一点心胸。维克托发来的的信息不再像从前那样充斥着绝望,他甚至谈到了许多披集完全不需要知道的细节,比如他们是如何在温泉里培养感情的。说实话,在所有能够培养感情的方法中,全裸、湿身、又或者明晃晃地在温泉里拉伸,都实在不是什么好途径。但他又能怎么样呢,这就是维克托,如果这个男人身上有任何标签的话,那只能是“不同凡响”。

最后披集高兴地了解到在这一个多月的时间里,勇利从维克托在温泉里只要一靠近他就躲得远远的,到现在能和对方一起享受温泉。而且,他明显允许了维克托帮他拉伸,在温泉里,即使勇利的姿态优雅,他们俩也是完全、非常地一丝不挂。但平心而论,他不太确定勇利对这一切的态度是不是真像维克托描述的那么坦然,但以维克托不再悲痛欲绝地发信息这点来看,前途还是一片光明的。

在他察觉之前,五月份的尾巴已经匆匆流逝,而切雷斯蒂诺终于来到了泰国。披集兴奋难耐地要给他的教练展示他关于节目编排的想法。他一个月来一直一遍又一遍地循环播放着国王与滑冰者的原声带,已经等不及要听听切雷斯蒂诺会怎么评价他对于这首音乐的演绎了。

有切雷斯蒂诺在这,他的假期便正式结束了。不过他也并不真是在休假,过去的一个月间他一直在试着完善他的后外点冰四周跳。维克托帮了大忙,他会永远感激这点,感激到愿意在勇利的事情上放过他一点,但只是一点点而已,因为看他抓狂的样子实在是有助于身心愉悦。披集抓着切雷斯提诺为他拍了几张滑冰的照片,然后上传并附上文字:“准备好征战本赛季了!”

之后他惊喜地在晚上收到了勇利的来电,毕竟勇利总是不擅长和人保持联系,他几乎不会主动联络所在城市以外的任何人。不是说披集会对此耿耿于怀什么的,勇利的性格就是这样。他不喜欢打电话,宁可和人面对面交谈,所以如果你不住在他附近,还是别指望能和他说上话了,除非你先给他打过去,或者他真的很需要找人宣泄什么事情。因此,他会来电一定是有什么出了差错,而披集不太确定发生了什么,毕竟维克托那边最近安静得很。

披集太过沉浸于搅和维克托的大脑以及在两边同时煽风点火,以至于他甚至没发觉他还没告诉勇利他回到了泰国。他感觉有点不好,但话说回来,前两次他跟勇利交谈时,他们的话题完全围绕于现身长谷津的维克托,所以他的所在地完全没被提及。不过最终,他还是很高兴勇利给他打了电话,并且通话内容跟维克托没有半毛关系让他松了口气,勇利只是来问问他自由滑的音乐以及那个几年前给他作曲的音乐学校的学生而已。

维克托居然能将这样的勇利推出舒适区,披集着实兴奋不已,而强迫勇利自己选音乐只是第一步。找到那个女孩对于披集而言不是难事,考虑到她关注了他大部分的SNS账号。他很高兴她并没有因为勇利最后没有用上她的音乐以及他后来和她断了联络的事情感到太难过。事实上,那首曲子反而让她有点愧疚,因为她的确不觉得曲子能勾勒出勇利作为滑冰者时的神韵。这首曲子确实缺少了什么,她很明白这点。

勇利值得更加有力,更加激昂,更加热情洋溢的乐曲。这个男人用他身体的每一块肌肉演奏音乐,他需要一首特别的曲子,而披集相信她一定能写出一首和勇利一样光彩夺目的作品。披集给她发去了勇利试滑的维克托《伴我身边不要离开》以及他在温泉on Ice所表演的《关于爱~Eros》的视频连接,万一她需要灵感呢。

时间好像又回到了从前,披集帮勇利搭桥牵线试探社交,而勇利在背后忧愁着希望一切进展顺利。第二天,披集正准备洗洗睡的时候,电话忽然响起。他不用去看也知道是谁给他发的信息,只有一个人会在大半夜的还给他发信息还觉得这是可以接受的社交行为。

 








披集哀号一声,倒回自己的床上。他可难过了。在这俩看起来发展得顺风顺水的时候,维克托非要把事情搞砸不可吗?披集甚至不知道该从哪里入手,但是他很确定维克托无意间说了什么触动勇利的话。这很奇怪,勇利会在取得如此进展的时候忽然封闭自我,不过话又说回来,这才是勇利啊。不管维克托说了或者做了什么,他一定让勇利深藏的心魔不安起来了,唯一能击败它的方法就是这俩傻逼能好好谈谈。

披集有点想给勇利打个电话,弄清楚到底是哪里出问题了,但是他应该什么都不知情的,现在询问勇利果断会让他的小游戏曝光。他究竟该如何在黑暗中操纵一切呢?不过说实话,他现在只是担心勇利而已。那可是维克托·他娘的·尼基福罗夫,勇利的小心脏一定时时刻刻紧绷着,高度留意维克托的行动与言语,所以不管维克托做了什么导致他心里崩溃的事情,都一定会让事态很严重。披集希望他还能为勇利做些什么,清楚地知道他的朋友正处于痛苦之中而他却无能为力让他很难过,但是他现在只能做这么多了。如果维克托能认真听取他的意见,和勇利来一段像个正常人类之间的谈话,而不是表现得像个相思成疾的小狗狗的话,事情就会好起来的。他相信勇利完全能对维克托敞开心胸,只要他足够真诚并且耐心,而且披集真心希望维克托能在勇利做出恰当回应之前克制好自己。

 



披集朝手机屏幕露出了微笑。维克托终于把自己的大脑从菊花里拉出来了!或者是勇利的……而且他真的和勇利好好谈开了。披集简直欣喜若狂,也许现在勇利能够开始明白他对维克托不是单箭头了,正如他渴求着维克托一样,维克托同等地也需要着他。披集很期待未来会发生什么。毕竟这还只是个开始,如果这两个傻瓜能弄明白怎么和对方好好沟通,披集确信在这赛季结束时,他就能策划个婚礼了。

 




评论 ( 47 )
热度 ( 317 )

© Lynn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