得了每天都想睡勇利的病

[泥石流授翻/维勇]Re: Yuri Katsuki 第十八章

【调试完毕,全文放出,请安心食用】

原地址:http://archiveofourown.org/works/9410273/chapters/21303089

原作者:Ishxallxgood

译者:Lynn、 @Mr.Blank_ 

所有版权归原作者Ishxallxgood所有,任何人不得作商用或无授权转载。欢迎大家去原文(无需翻墙)给原作者点Kudos。尚在连载中。

 

披集紧张地刷新他的新闻页面,在这个小时里第无数次查看他的邮箱,焦急地等待大奖赛分组名单的宣布,他有自信能在决赛和勇利会面,但是要是能提前和他站在在同一片冰场上就更好了。

再次按下刷新按钮时,分组安排赫然出现在他的屏幕中。披集激动地直起身,快速扫过这些文本后他发出一声兴奋的尖叫。他的指尖在屏幕上不停跃动,敲打着给雷奥和光虹的信息。他们三个都分到了同样的两场资格赛,而勇利也会在中国和他们汇合。这样的安排远远超出他的想象——能和三位最好的朋友一起滑冰,以及终于能在勇利,哦不,勇利和维克托面前亲自搅一搅浑水了。

他畅想着他们能在中国做的所有事情,能一起享用的所有美食,一起前往的所有景点,但是最重要的果然还是把勇利拖进一间酒吧,享受难以忘记的北京一夜——特别是对勇利而言,因为喝醉了的勇利啥破事都记不得,所以自然什么都忘不掉。不过他们还是得等到比赛结束,毕竟披集不会做任何不利于他们表演的事情,也许他能说服维克托在北京多待一天呢?这应该不会太难。

 






很好,现在维克托也上了贼船,披集只需要找策划他们的行程就好了。他查看酒店周围的地图,寻找附近所有的好评餐厅,计算主要景点的距离,摸清前往的交通方式,找出最可能前往的夜总会,还有他得搞清楚酒吧的年龄限制,毕竟他不想抛下同行的光虹。啊,这倒是提醒他了,光虹也会和他们一起行动,于是他抛弃了手头做的所有研究,直接去寻求本地土著季光虹的帮助。

计划好在中国游玩的行程后,披集重新集中到他的节目上。他心中熊熊火焰已经燃起,他要让泰国在世界滑冰界占有一席之地,他会在大奖赛完成他的野望,但一切都建立在他能成功进入决赛的前提下。切雷斯蒂诺对他的节目很有信心,这让披集也自信起来,在他的节目上投入加倍努力。勇利已经实现了他的愿望,维克托现在是他的教练了,现在该是披集实现自己宿愿的时刻——不只是滑“国王与滑冰者”这首曲目,而更是向整个泰国展示花样滑冰的美好与奇妙。

维克托曾告诉披集那里了解到勇利得先在日本参加地区赛以取得大奖赛参赛资格,于是披集愉快地找到了网络直播准时收看。现在是六分钟热身时间,参赛者们接连滑入冰场,即使是透过屏幕,披集也能感受到勇利那股子紧张劲。而当维克托的背后抱出现时,披集终于忍不住对着电脑笑了出来。勇利的脸上像是打翻了调色盘,但他仍然顺从地任由维克托抱住他;而披集能看出,不管维克托对他说了些什么,都起到了作用。勇利的节目仍然不是毫无缺陷,但是他的动作传达出为维克托而滑行的坚定信仰。披集看得出来,因为这是他最好的表演之一,即使算上那个扶冰的4S。

而第二天的自由滑如果说是精彩,简直对不起这样的表演。披集喜欢这首新编的曲子,他似乎真的能从舞步与相映衬的钢琴声中听见勇利的故事。这真的是太美妙了,尽管勇利还得好好练练跳跃,但这节目就是给维克托一首情歌,比“关于爱~Eros”更甚。披集很好奇维克托能不能看出来这般广阔宏大的爱意。这和Eros表达的原始欲望不同,这种情感更加纯粹、深邃而无邪。整个节目都在诉说着源自灵魂深处的爱意,一份包容了维克托所有的爱意,一种千言万语说不明道不尽、只能在冰上展露的爱意。

维克托对勇利的爱天天挂在嘴边带在身旁,而勇利的爱则朦胧纤细许多,但是结束时冲向维克托的动作让他的感情不言自明。这么多年来,披集通过勇利口中了解维克托这个人,至少是勇利眼中他的模样。勇利日复一日不厌其烦的讲述且剖析这个男人的灵魂,让披集多少对他的心境有些了解。而这正是披集如此致力于兼职红娘与情感专家的原因——显然,就披集看来,这俩深切地需要着彼此。维克托之于勇利,是赖以生存的氧气,而勇利之于维克托,则是从中心点亮维克托宇宙的太阳;他给予维克托空荡荡的灵魂生机与光明,以及最重要的,爱。

披集很确定在这一切之后,即使迟钝如维克托,也能看见勇利的爱之深刻,特别是在勇利在媒体发布会上宣告之后。披集为他骄傲,为勇利敢于表达出他内心的情感而高兴,以及为他能在全国播送的电视节目中公然宣布自己对维克托的爱意而感动。当然了,他说那不是恋爱,那是一种更为抽象笼统的爱,但他也说了,正是这样的爱,使他想紧紧维系维克托在身旁。

那天晚上,披集的电话又一次响起,而他惊奇地发现是勇利的来电而非维克托的信息。

“你好勇利!”他愉快地打着招呼。

“披集,抱歉一段时间没联系了。”披集对勇利的歉意不过一笑,告诉对方他并不在意。“我只是想告诉你我取得了大奖赛的参赛资格了。”

“我知道,我看了。”披集夸张地点着头。

“什么……你说你看了是什么意思?”勇利吃惊地问。“你怎么会知道我要比赛的?”

“哦,勇利啊勇利,难道你不知道我是SNS之王吗?网络能告诉我一切,我的小勇利。”披集奸笑着说,勇利脸上的表情放松了下来,他知道他这个谎撒得不错。“还有,你知道我有个RSS源会给我推送一切有关胜生勇利的消息吧?我在看到中四国九州大赛之后就记下日期了。我在线看的你的表演……简直棒呆了勇利!结果维克托是个不错的教练,嗯?”

“哦……是啊……”勇利揉着后颈说道。“维克托确实是个有意思的教练……”

“但是他激励你的工作做的就很好啊!那个背后抱勇利~!你该看看你的脸!我觉得你都要原地爆炸了!”

“你知道吗,一开始的时候我感觉特别奇怪又尴尬……就好像我不能和他呆在同一间房间里太长时间否则我就会窒息身亡一样……但是现在……现在……”

“现在你都敢在全国面前对他告白了。”

“我……啥!?”

 披集笑着把手机屏幕转向电脑,点击播放按钮,视频里勇利立即开始说话。“第一次想主动紧紧维系之人,就是维克托。这种感情没有既定的名称,在此我斗胆称之为爱。知晓了爱而变强的我,会用大奖赛的金牌,证明给大家看!”

勇利倒吸一口气,紧紧捂住了脸。“我的天,这样听起来和我想的太不一样了!”

“没关系,反正现在全世界都知道你的爱了!你也许该和维克托谈谈这事……我会给你加油的!”

“谢了披集。”

披集倒在床上,抱着常住于此的诸多仓鼠中的一个。抱枕勇利正在房间对面静静地看着他,于是他再也忍不住脸上迟来的笑容。爱,这真是勇利这赛季的绝佳主题,披集全心全意地赞同道。


---------------------------

Lof你能告诉我你一个网站为啥要屏蔽“护连惘”嘛???

评论 ( 28 )
热度 ( 265 )

© Lynn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