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泥石流授翻/维勇]Re: Yuri Katsuki 第十九章

原地址:http://archiveofourown.org/works/9410273/chapters/21303089

原作者:Ishxallxgood

译者:Lynn、@Mr.Blank_

所有版权归原作者Ishxallxgood所有,任何人不得作商用或无授权转载。欢迎大家去原文(无需翻墙)给原作者点Kudos。尚在连载中。

【失踪人口回归。刚从A612星云出差回来,有没有人要土特产?】

 

披集在冰面上滑行,渐渐加速然后在空中一跃而起,完成了四周转体后优美地落回冰面,他的浮腿在身后伸展得高而笔直。完美。实际上,他很肯定这是他至今完成得最完美的后外点冰四周跳。“你看到刚才的跳跃有多棒吗!~你有录像对吧!?”他转向切雷斯提诺欢呼道。

切雷斯提诺诺低头瞥了一眼放在平台上的摄像机,然后回头望向披集。“呃……没有。”

“什么!?你应该帮我录的教练!~我还想上传到我的主页上的诶!”他郁闷地噘起嘴,滑向切雷斯提诺站着的地方然后拿起手机,决定休息一会儿。他大口灌下几口水,又给了他的教练一个失望的眼神,才开始查看他的消息。打开维克托的私信时,他的脸上绽放出巨大的微笑。

 

 







披集清空了其他所有通知,然后把他的手机放下,确保切雷斯蒂诺开着摄像机后滑到冰场中央,又练习了几次跳跃。他很满意,现在一切都开始走上正轨,就像他的着冰一样。

下一周他在芝加哥——他最爱的城市之一——开启了花样滑冰的新赛季。披集实在是太兴奋了,他们一在酒店入住,他就直奔大堂,迅速给雷奥和光虹发短信,把时差全部抛在脑后。他的两位老友到达的那一刻,他就跟切雷斯蒂诺告别,把他们拽到了他最喜欢的餐馆吃晚饭,不过在此之前,他们在Garrett爆米花门口停下,要了一份芝士和焦糖混装大份。勇利没在真是太好了,因为Garrett就是勇利的“氪星”。

“所以……维克托和勇利怎么样了?”雷奥含着满嘴意面问道。

披集用叉子把墨鱼汁吉他面卷起来,一边露出神秘的微笑。“他们正在稳定发展。你们看到了我发给你们的勇利表演链接吧!?还有最后那个网上转得到处都是的飞跃拥抱?”

“哦,看了,”光虹点点头,“不过最好玩的部分是维克托最后一刻躲开了。可怜的勇利。”

“兄弟,我还是对维克托·尼基福罗夫这赛季真的是勇利教练这回事感到震惊。”雷奥说着笑出了声。“谁能想到呢?”

“是啊,谁能想到呢。”披集托腮沉思。

“他是什么样的?”雷奥一边问着一边从披集盘子里偷了一片鱿鱼。

“谁是什么样的?维克托?”

雷奥点头,“哦,这个真好吃,我下次也要点这个。”

“放开我的小鱿鱼雷奥,”在雷奥试图再次掳走一口食物时,披集义正言辞地警告。“维克托……我该怎么说得好听点呢……维克托和你们想象的完全不同。”

“意思是……?”

“他有点不同寻常,”披集用面包抹干净他的盘子。“好吧,真的很不同寻常。这个男人太他娘地不按常理出牌了。”

“嗯,”光虹哼了一声,“举个栗子?他在采访里总是那么正经又有点遥不可及。”

“好吧,”披集敲着自己的下巴说,谨慎地决定他该透露多少信息。“这么说吧,他告诉勇利他要当他的教练时……他正在泡温泉,然后就直接站了起来。”

温泉?”雷奥问。

“日语的温泉,”光虹向他解释道。“他们喜欢露天公共的浴池。”

“哦……哦!”雷奥惊呼一声,脸变得有点红。“而勇利没有当场升天?”

披集几乎笑弯了腰,“好吧勇利的确这么说过,‘我死了披集,我一定是死后来到了天堂’。”

“可怜的勇利。”光虹为他默哀一秒。

披集自个呵呵笑了,“你们甚至还没有了解到事情一半的恐怖。”

和雷奥以及光虹一起虚度时光是披集人生中最纯粹的乐趣之一,唯一能让这一切变得更美好的就是勇利也能和他们一起,不过他们在中国杯会有大把时光。现在,最重要的是美国站,以及,他能为了保证决赛的一席之地做到什么程度。

短节目的那天,披集不确定在他4T起跳时发生了什么,有什么东西彻底错了。在不得不伸手触冰以稳定自己的时候,他的恐惧得到了确证,但他没有时间细想,他还得完成他的节目。可是他还是不可避免地感到沮丧,之后的接续步也因此受到了影响,他的短节目甚至没有发挥出应有的水平。披集摆出一幅笑脸,内心却在叹息,但是他不幸地对此无能为力,除了努力在自由滑填补这个分差之外。

自由滑的时候他滑得好多了,所有的跳跃都完美着冰,但是最后,即使呈现了这样精彩的表演,他也知道这还不够。看完了雷奥的自由滑,披集就知道他无法登上领奖台。雷奥的节目实在是太赞了,他的步伐、旋转、编舞……所有都是,即使没有编入一个四周跳,他的节目也把他推向分数榜的最上方。

美国站的比赛为披集敲响了警钟。他对他的节目太自信了,但是到头来,他终于明白了自己还有多少功课要做。雷奥击败他获得了金牌,而他的节目里一个四周跳都没有,甚至是成年组首秀的光虹也拿到了铜牌。银牌得主,奥塔别克·阿尔京,在节目中编入了惊人数量的四周跳,即使他的表演仍需雕琢,这也足够使他名列第二了。披集不确定他做错了什么,当然了,他的短节目四周跳着冰仍摇摇晃晃——这一点极大地打击了他,因为他在练习中一直完成得很好,但是他应该还有些被漏过的问题。他的表演分不错,但他觉得应该更高一些。切雷斯蒂诺向他保证他做得很好了,但是披集的疑问仍留存于心。如果他想在中国杯夺冠并进军确实,他得好好考虑一下节目构成,并且保证他的跳跃能完美完成。

坐在回到泰国的飞机上时,披集和切雷斯蒂诺一起把自己的节目看了一遍又一遍,仔细检查着自己还能提高的地方。切雷斯蒂诺指出步伐和旋转上他需要改进的一些地方,他们也讨论了提升编舞的难度,以及所有披集知道自己的强项所在之处。最后,披集还是没有信心,所以他决定寻求候补意见的帮助。他才没有破坏他教练的威信呢,他只是想尽善尽美。

 





 

披集从手机屏幕中抬起头,戳了戳切雷斯提诺的肩膀。“嘿教练,你觉得把我的四周跳放入自由滑后半段怎么样?”

“嗯,我觉得应该能行……又去请教尼基福罗夫了?”

披集不好意思地笑了笑,“我只是想有个候补意见没什么不好的”

“不,不,那是个好主意。”切雷斯提诺对他表示了肯定。“我们还有一周时间练习。我有十足的信心你能做到的。”

“谢了,教练。”

 

作者的话:

我爱芝加哥,这是我国内最爱城市的top5。如果你去了那里,一定不能错过Eatalyon E. Ohio St, eat at La Pizza & La Pasta,尝尝PastaAl Nero(这就是披集吃的那个)。那口感简直太酸爽了,味道棒出翔。

总而言之,中国,我们来了!


译者的话:

结束了漫长的战斗,可以回老家结婚了。(并没有

回来先更一发大的,明天再更一发更大的。

评论 ( 54 )
热度 ( 277 )

© Lynn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