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泥石流授翻/维勇]Re: Yuri Katsuki 第22章

原地址:http://archiveofourown.org/works/9410273/chapters/21303089

原作者:Ishxallxgood

译者:Lynn、@Mr.Blank_

所有版权归原作者Ishxallxgood所有,任何人不得作商用或无授权转载。欢迎大家去原文(无需翻墙)给原作者点Kudos。尚在连载中。

 

看到克里斯托夫·贾科梅蒂抓了一把勇利的屁股的时候,披集忍不住像个高中女生那样格格笑着。不过披集很惊讶,虽然勇利对背后突袭的反应和他预想的一样,但是勇利却在克里斯托夫评论维克托的“激烈的训练”时很快平复了下来,和他谈笑风生。这让他不禁想知道勇利和克里斯托夫什么时候变得这么要好了,嫉妒什么的他才没有呢,真的,这有什么好嫉妒的?

和勇利不同,披集从来不是维克托·尼基福罗夫的死忠粉。诚然,这个男人颜值高滑得好,他和其他选手一样仰慕这个男人完美无瑕的滑行,但是披集心底里更喜欢勇利滑冰的风格。维克托·尼基福罗夫的迷弟这一身份就交给勇利了,他相信勇利会成为其中的王者。但就披集自己,如果他非得选择当哪个花滑选手的迷弟——当然是除了勇利之外——他会选择克里斯托夫·贾科梅蒂。这位在冰上展现出的是狂放的美感,想想这个就让披集脚趾绷紧。但可惜的是他从来只能站在领奖台上维克托之下的位置。

披集忽然感觉到注视的目光,于是他受惊地回了克里斯托夫一个微笑,但他的注意力被那两个和维克托打招呼的女选手所吸引。维克托走远和女选手们聊起天,而此时克里斯托夫对勇利说的话传到披集耳中,令他不禁感到一阵紧张。自然,整个花样滑冰界都期盼着维克托·尼基福罗夫的复出,这也应该划入常识之列,但是对披集而言,他更渴望勇利的回归。勇利完全有权利把维克托留在身旁,可能他把不赞同写在了脸上,他意识到的下一件事情就是克里斯托夫正朝他走来。

“哦,你一定就是披集·朱拉暖。”克里斯托夫一边说,一边挤到他身旁。雷奥和光虹因为克里斯托夫居然知道他的名字而一阵抓狂。“你真人看起来更可爱一点。”

“呃,”披集不置可否地哼了一声。

“别误会,我只是在调戏你。”克里斯托夫说着向前倾得更近,他的笑容消解了披集的防备。“维克托是个与众不同也很有趣的人。我一直认为他只爱着冰面,就像我一样,但是显然我错了。”

“等等你说啥?”

克里斯托夫只是对披集微笑了一下,笑意却未到达他的眼底。“十年了,维克托和我一直爱着这片冰面,彼此竞争,我们的灵魂只能在冰上闪耀,这种感觉无与伦比。无数的情人、本以为会延续的无意义的感情、甚至我们之间多年来建立的关系都无法与之相提并论。没有任何事物可以。

“但是就在去年,他内心有什么东西改变了,那种热情,在冰上毫无杂念的爱意,再也不在那了……就像他终于迷失了自己一样,冰面将他的热情消耗殆尽,将他的心脏冷冻封存……然后,他在晚宴上遇见了胜生勇利。”克里斯托夫停下了,披集向其投以了然的坏笑。明白披集知晓将近一年前晚宴上的内情,克里斯托夫继续说。“我从来没有见过他在冰下这么有活力。我一度很困惑,觉得自己一定是错过了什么,这种感觉让我抓狂。之后的几个月我看着他对勇利越来越痴迷,简直无法自拔……我为此讨厌他……他们两个。”

披集专注地听克里斯托夫讲述,他的话语好像触动了他心里的火焰。“我所知的全部爱都给予冰面,而它也从没有让我失望,我相信维克托和我是一样的,但他却抛弃了冰面,像狠心抛弃老情人一样。这对我是不小的打击,就像他这是在告诉我爱着无法回报的爱人的我是个傻子一样,我甚至不禁开始向往起自己的胜生勇利。”克里斯托夫摇摇头,自个轻轻笑了。“其实我也不知道我为什么要和你说这么多。”

“蛤……”披集紧张地长呼一口气,暗自思考着刚才的话语。“我能说什么呢,显然我是个绝佳的倾诉对象。”

“看起来确实是。”克里斯托夫假笑着回答,“说了这么多我也畅快不少。对了还得谢谢你让维克托不再烦我了,你绝对想象不到在我拧住他的脖子前他给我发了多少信息。”

披集赞同地点点头。“这个男人简直没完没了……在我解禁他的第一天开始我就没享受过一晚安眠。”广播忽然响起,宣布第一组的热身时间到了,然后他告别克里斯托夫,走向冰场。

直到披集的短节目开始,他还在头晕目眩,在他脑海中萦绕不散的克里斯托夫的话语着实令人沮丧,以至于他表演节目的时候也沉浸在如此私人的情绪里。但是音乐的魅力召唤着他,在那一瞬间,他迷失在他如此熟悉的舞蹈里,3A与联合跳跃成功着冰,他有自信将一切掌控。但是忽然,克里斯托夫的话语又一次浮现在他脑海“我甚至不禁开始向往起自己的胜生勇利”,然后他在4T跳跃时摔倒。这个磨人的小跳跃,他不断练习终于掌握的4T,却在正式比赛里坑了他两次。不过走运的是,即使有个跳砸了的4T,他的表演还是让他拿到了新的个人最佳,他希望这个分数足够,切雷斯蒂诺安慰他自由滑才是真是的大头。

走向后场时,披集想着勇利状态怎么样。克里斯托夫质疑勇利对于维克托的占有的正确性不是件小事,他希望这不会影响到勇利。勇利走上冰面的时候他目不转睛地盯着屏幕。勇利和维克托简单地对话之后就滑向了冰场中心,维克托的小眼神让披集炸了,他很想知道勇利究竟看到了没有。

当音乐响起,披集能看出勇利今天的滑冰和之前有所不同。这一次的表演比之前两次都强大,让勇利突破极限的人是谁已经显而易见了。勇利的滑行像是在强力地宣告着自己的爱,披集肯定这是对克里斯托夫那样的话语的回复。勇利在展现自己对维克托·尼基福罗夫所求的正当性。

事实上,在节目结束的时候,披集确定这是在向全世界自己对维克托·尼基福罗夫的主权,宣告这个男人只属于他,但是“有啥差别呢?反正他从来没有这样滑过冰。”披集发现自己心里的声音这样说,他迷失在深深的思绪中。

过去的两个节目也是在宣示他对维克托的爱,至少披集知道是。只要维克托有关,勇利的滑冰总带有一种特殊的热情,但是为什么今天如此不同?好像勇利内心有什么变了。也可能这和昨晚新的进展有关,又或许这和克里斯托夫说过的话有关,但不管怎样都很奇怪,勇利从没能这么爽快地褪下自己的保护壳这样有力地滑冰。

披集有种感觉,这大概和勇利对维克托新产生的爱意有关,但是这也站不住脚,毕竟勇利至少几个月前就知道自己爱着维克托了。此外,勇利绝不可能不知道维克托也爱着他,这个男人都做得这么明显了,所以是什么让他打开了奇怪的开关呢?一定和维克托所作所为有关……或者是目前为止发生的这一切造就了今天的滑行,又或者他自己在昨晚终于明白他和维克托走到哪一步了。

不管原因是什么,披集喜欢。不过他的喜悦似乎没有明显表露出来,因为切雷斯蒂诺又开始安慰披集自由滑才是最重要的、勇利不习惯站在众人觊觎的高位云云,披集想他沉思的表情大概是源于对自己排位的紧张吧。披集听着他继续说,让他相信他想相信的,而且他的教练说的也有一定道理呢。自由滑才是最重要的一项,他也许能做到填补勇利二十分的分差,但作为勇利的朋友,他衷心希望勇利能控制好自己的容易紧绷的神经,别再滑冰前就被压垮了。

看完第二组的滑冰,披集对雷奥也改变了自己的短节目而影响深刻,但是雷奥比他改进后的节目得分还高一分让他很是不安。他不停地告诉自己自由滑是最重要的,而在克里斯托夫结束短节目时,披集感觉好多了,毕竟他的得分可是比去年的银牌得主高呢。

紧张的一天过后,披集甚至没动把他的朋友们约出去的一点想法,他觉得勇利和维克托待在一起会更放松一些,而雷奥和光虹可能也想自己待在一起。披集打着哈欠躺在床上,笔记本电脑在他面前播放男子单人短节目的重播,他在看到自己搞砸了4T时忍不住畏缩了一下。当所有短节目结束之后,他几乎在看勇利的采访时把水喷出来。他连忙抓过手机,想着维克托睡着了没。

 

 

 

披集悲伤地叹息一声,把手机插上充电。明天就是自由滑了,他需要充足的休息才能发挥出最佳水平冲击金牌。他希望勇利能接受维克托的提议和他一起睡。披集知道勇利的赛前综合征能有多严重,而维克托大概是最能让他平静下来的人了。

 

作者的话:

想知道维克托弄到那些抱枕了没有?厚颜无耻的插入番外


-------------------------------------------------------------------

警告:这篇除维勇外含痕量其他混乱CP

噫现在警告是不是有点晚




现在已经有超链接了

评论 ( 26 )
热度 ( 280 )

© Lynn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