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泥石流授翻/维勇]Re番外-抱枕困境(一发完)

原地址:http://archiveofourown.org/works/9410273/chapters/21303089

原作者:Ishxallxgood

译者:Lynn、@Mr.Blank_

所有版权归原作者Ishxallxgood所有,任何人不得作商用或无授权转载。欢迎大家去原文(无需翻墙)给原作者点Kudos。尚在连载中。

#总共两章一发更完,我是不是很够意思~ 

#话说之前评论区里是不是有说老维要买三个抱枕的姑娘?一个收藏,一个抱着睡,一个实际使用什么的。


(上)

概要:

勇利生平第一次来到圣彼得堡,为即将见到的维克托的公寓欣喜若狂。

这真是梦想照进现实,然后,他看到了,那个抱枕。

他心里有什么东西断裂的声音。

 

勇利局促不安地坐在前往维克托公寓的车上。这一切真的发生了,他马上就要住进维克托在圣彼得堡的家里了。这简直像是哪部魔幻现实主义的肥皂剧,他又狠狠地捏了自己一把好再次确认他不是在做梦。

当他们终于抵达那栋建筑,精神奕奕的维克托帮勇利把行李拖过长长的走廊,马卡钦在他身边兴奋地跳来跳去。他站在门前,笑容灿烂地递给勇利一把钥匙。“交给你了,zolotse*。”

“遵命。**”勇利说着,从维克托手中接过钥匙,他的手把钥匙插入锁孔中时微微颤抖。当门终于打开,他满怀敬畏之心地向前迈出一步,沉醉于这间公寓的每一个角落。这地方整洁无瑕,但是考虑到维克托已经一年没有回来了,这也可以理解。这间房子正是他梦想中的模样,当然了,杂志采访上的照片给他的想象出了不少力,但这里几乎每一件东西都和两年前那篇报道上一模一样。

“你想参观一下吗?”维克托一边把他的包放到卧室一边问。

“当然啦。”勇利回答,即使这间公寓的布局他已经烂熟于心,他还是跟在维克托后面走。但是,当他踏入卧室的那一刻,他就楞在了原地。这和他恨不得挨个像素检视过的图片不同。是的,床是一样的,也摆在相同的位置,床头柜也和说好的一样,衣柜还在它该待着的地方,但这间房间被巨大数量的抱枕弄得乱七八糟——的抱枕。

“维克托……”勇利满怀忧思地问道,他的未婚夫轻快地哼了一声,“这特么是啥?”

维克托环顾四周顺便把勇利拉进自己怀里,“我不明白你想问什么,lyubov moya*。”

“这个……那个……”勇利说不出话来,疯狂舞动自己的手臂指向房间里堆积如山的抱枕。

“哦这些?”维克托问道,抓过一大把抱枕紧紧抱住。“他们是不是很棒!~”

“不!一点都不棒!”勇利尖叫着搜刮了剩下的抱枕,“你从哪弄来的这些?”

“哦,在东京。去年世锦赛的时候……我很伤心没有机会在那看见你,然后我发现了这些小家伙,所以我全部买下了。”

“你……发现了这些?”勇利放任自己自由落体到床垫上,抓过一个抱枕勇利,一拳打在他脸上。“你怎么发现的?在哪发现的?”

“在秋叶原!~”维克托回答,一边把抱枕从勇利的手中拯救出来。“别伤害他。”维克托表示严厉谴责。

“你去了秋叶原?你为什么要去这种地方?”

“哦!是这样的,有一位朋友告诉我那边有个很赞的店,我可以在那找到这些小家伙。”

一位朋友?”勇利怀疑地问,一边看向衣橱上挂着的围巾。

“是的,一位朋友。你要知道我也是有些朋友的。”

“确实呢,”勇利讽刺地回答,站起身来,“那你的小伙伴中的这一位,他有名字吗?”

维克托不禁瑟缩了一下,“有的……但是你为什么要假设是个‘他’呢?”

勇利抓过挂着的围巾,把它绕在手上,眼中闪现着危险的光芒。“因为我特么绝对要干掉披集!”

维克托发出一声短促的叫声,冲向那条形貌可怖的围巾,试图把它从勇利手上抢救出来,但是却以摔在地板上的失败告终。幸好他落在了几个满满地印着勇利照片的等身抱枕上,得以幸免于难。“还给我!这是我的围巾,我未婚夫给我做的而且我爱死它了。”

勇利无视了他,把围巾举在维克托够不到的地方,另一只手愤怒地敲打手机,然后在手机因回复响起时脸色变得雪白。“不不不!”勇利对着手机喊着,努力忍住把手机摔到墙上去的冲动。

在勇利有机会阻止之前,维克托的电话响起,而他只能面色惊恐地看着披集给维克托发的附件加载出来。维克托一跃而起,脸上被纯粹的喜悦所占据,他的嘴笑成美好的心形。

“勇利~~~~~~!”维克托兴奋地呼唤,在勇利面前挥舞着手机。“你……那个……他……哦我的天……我……”他结结巴巴的,说不出一句完整的话。

勇利揉着太阳穴,有点想把这围巾绕在维克托脖子上,现在就了结了他。但不幸的是,如果他现在就谋杀了维克托他一定会想他的,所以他只好管住了自己的手。“是的维克托。他们也卖你的抱枕……我有一个。”

“在哪!?”维克托几乎在对着他的脸尖叫,接着打开了勇利的所有行李,把东西全部掏了出来。

“我没有带!我带这个干什么!”

维克托停下了。“好吧……首先,抱枕勇利会很高兴有自己的伴侣。”

“你敢。”勇利警告道,但知道为时已晚,因为这个想法已经在维克托的脑袋里成型了。

 

最终,勇利想办法让维克托把所有的抱枕都打包好塞到壁橱里。之后勇利很快适应了和维克托一起的新生活,就这样几周过去了,他甚至已经忘记那些抱枕的存在,直到一个箱子忽然出现在他们公寓里。

“维克托,这是什么?”勇利问道,指着公寓地板中央坐着的巨大纸箱。

维克托探出头来朝客厅看了一眼,他的脸上忽然出现了一种明亮而兴奋的表情,勇利知道这种表情通常就是麻烦的代名词。“来了!”他冲进客厅打开箱子。

勇利好奇地越过正在拆箱的维克托的肩膀窥视着,但是当维克托拿出那个真空包装袋时,他的脸上所有的表情都换成了难以置信。维克托不需要打开勇利就知道这是什么,即使它被挤压得皱成一团、印花全都变了形,勇利也认出了那再熟悉不过的色调。

维克托愉快地拆开塑料包装,等身抱枕迅速膨胀回原形,于是另一个维克托就浮现在本体面前。“好看吗?”维克托问,把抱枕举起来给勇利看。

“真他娘的是个杰作。”勇利气得瑟瑟发抖,这时维克托又从箱子里掏出来一个,还有一个,之后是另一个。他到底买了多少抱枕!?

勇利惊恐地看着维克托拿出了一个完全不同的抱枕,那上面不再是维克托粉紫色的表演服,而在维克托拆开之前可能的真相就将他击垮。“不。”勇利抽了口气,此时维克托正把新抱枕取出来,愉快地叫了一声抱紧了印着这个赛季勇利的抱枕。

勇利冲向那个箱子,冒险向里面看了一眼,在看到维克托购买的恐怖数量的等身抱枕时几乎晕厥。“维克托!”他喊着,接过一个维克托从箱子里扔出来的抱枕,在抱枕有机会膨胀之前紧紧抓住。“我们要把这些东西放哪!?”

维克托停下了,若有所思地环顾公寓。“唔……”他沉吟道,走向壁橱打开了门,二十多个老抱枕翻滚着掉出来。他深深思索着走出了大门,离开了公寓,半个小时后他又回来了,脸上带着巨大的微笑。

深深吸了口气,勇利给自己一个温暖的拥抱,准备迎接接下来将从维克托嘴里冒出来的话语,他知道不管维克托要说什么,他都不会喜欢的。

“我已经解决了抱枕困境。”维克托宣布,抓起一些抱枕走出公寓。一分钟后他两手空空地重新出现了,又抓了另外几个抱枕。

“怎么回事?”勇利忧心忡忡地问,跟着维克托走出了公寓,然后他的下巴几乎掉在了地上——维克托走进了隔壁的公寓。

“这他娘的就是你的解决方案!?”

“没错,你看,这样一来,他们就有个地方住了。抱枕勇利再也不用孤单一人了,因为我给他们每一个都配了一位伴侣,然后新来的勇利也不必吃醋,因为我确保这里有足量供应的维克托。”维克托笑得灿烂。

对着自己咆哮着的勇利回到他们的公寓,把所有的抱枕都胡乱塞进箱子里,然后把他们拖到隔壁。看到勇利这么配合,维克托的眼睛都在发着光。勇利对他扬起一个高傲的笑容,然后再次离开回到他们真正的家,反手关上了门,顺便把门锁死。

 

(下)

“我回来了!**”勇利喊道,门在他身后关上。他把钥匙放好后,把箱子夹手臂下。

“欢迎回来!**”维克托在沙发上回应道,他转过身给勇利一个完美的微笑,目光落在盒子上。“这是我的快递吗?”

把盒子放在他未婚夫的大腿上,勇利弯腰给对方一个吻。“是的。”他回答,和维克托分开后扔下自己的外套,坐在维克托身边。“这是什么?”

维克托打开箱子后大声笑了起来,背对着勇利拿出一个塑料真空包装的长方形袋子,脸上表情愉悦。“你会喜欢的。”他说着,撕开了塑料包装。

勇利咬着下唇,他朝维克托眯着眼睛,十分努力想要说服自己这不是他想的那个东西、“维克托……”他用沉重而充满警告意味的声音说。

“勇利!~”维克托柔声低语道,从塑料牢笼里解放出一个新的抱枕。“快看他多漂亮。”

“这个……?”勇利因白色抱枕上印着的图案难以置信地张大了嘴。“我不明白……他们为什么?怎么会?啥!?”

维克托发出一串愉快的笑声,他把抱枕抱得更紧了些。“我提出委托,并且发去了照片……看,他手上甚至戴着你的戒指。”他说着放开抱枕给勇利看抱枕上抓着手机的那只手。

“你干了什么!?”勇利喊道,从沙发上跳下去。“我都不记得你拍过这张照片……”

维克托对他撅起嘴,“你不喜欢他嘛?”

“我不觉得我们需要更多抱枕了。”勇利恼火地叹了口气,捏着自己的鼻梁。“你知道吗,我不在乎了。享受和你的抱枕们一起的幸福生活吧。”

维克托看着抱枕,又抬头看看背过身去的勇利,嘴撅得更高了些。他放下抱枕,站起身来,手臂环上勇利的腰,下巴搁在黑发青年的肩膀上。“抱歉这让你难过了,lyubov moya。我买这个抱枕是因为在我们不得不分开的日子,我不会感到太孤单。”

勇利舒了口气,靠着背后的男人放松下来。“真的?”

“是的亲爱的,你看,我只买了一个。”维克托回答,指着空空如也的箱子。

勇利伸出手臂,手肘搁在维克托肩膀上,他的手指梳过银色的头发。维克托说的有道理,在他们分开的时候日子很不好过,也许他自己也去定制一个维克托的抱枕也不是那么坏的主意。

两周之后,他们在检查邮箱的时候,勇利看到寄给他的包裹几乎愉快地尖叫出来。维克托静静看着他,疑问地抬起一只眉毛,然后他看到了寄件地址,在勇利拆开包裹时他脸上绽放出巨大的微笑。

“呐,”勇利说着把抱枕从塑料包装里解放出来。“现在你的抱枕勇利又有新的伴侣了。”

“哦,勇利!~”维克托兴奋地叫道。“你甚至记得让他们把马卡钦加上去了!”

“当然!我们在全国赛分离的时候我会想念你们两个的。”勇利回答着,把抱枕放在他的伙伴旁边。

 

第二天,尤里·普林塞提发出了一声恐怖的尖叫,这样的叫声会让你认为有人谋杀了他的猫并且把尸体寄给他。

“这特么到底是啥!?”愤怒的少年询问道,颤抖的指尖对面是沙发上并排坐着的两个抱枕。“就好像你们俩能更烦人……”

勇利只是对愤怒的尤里眨眨眼,“你可以去看看我们隔壁。”他面无表情地说,尤里觉得自己什么都不想知道。

“这些可笑的姿势是怎么回事,而且这还是真的?难道他们真的开始卖这种?谁会想要猪排饭戴着他该死的结婚戒指的抱枕?”

“比如说我。”维克托提出。“不过这显而易见,我已经买了一个了。”

尤里瞪着他,“还有说真的,你的狗!?你把这条可怜的狗印在抱枕上?”

勇利脸红了,脸上露出羞涩的微笑。“这得怪我……当我发现他定制了一个我的抱枕之后,我忍不住就……我们分开的时候我也会想念马卡钦的。”

“等一下,你们两个恶心的家伙定制了这些抱枕?”尤里把抱枕扔到地上,毫不客气地坐在他们原来的位置上,然后又用刀子一般的目光瞪着地上的抱枕。“你们从哪定的?我也想要一个,这样就有一套了。”他含糊地说,勇利静静地笑着给他递过电脑。

 

*俄语的爱称,我找到了一篇“俄语的甜言蜜语”,送给大家做英语阅读。难度适中,适合中学生到PhD的所有人群。

 Tender Words in Russian

Despite the sometimescold climate, Russian is a very warm and affectionate language. If you knowRussian grammar well, you can make almost any word sound tender and even turn asweet word into a super-sweet one! Here are some of the most popular tender wordsin Russian: “lyubov moya” (my love), “kotik” (pussycat), “kotyonok”(kitten), “solnyshko” (small sun), “zaika/zaichik” (bunny), “malysh”(baby), “lapochka” (sweetie pie), “zvezda moya” (my star), “zolotse”(my gold). So, how do you create tender words in Russian? All you have to do istake a word and add a diminutive suffix to it: “ryba” (fish) can become“rybka” (little fish), “mysh” (mouse) turns into “myshka”(little mouse), “zvezda” (star) - into “zvyozdochka” (littlestar), etc. There are also some tender words in Russian for family members,friends or colleagues. For example, you can say “dorogoi moy” or “dorogayamoya” to a man or a woman with whom you're on good terms. To praise someone, go for “umnitsa” (smart) or “krasavets/krasavitsa”(beautiful). Tender words in Russian are plenty. Learning to use tender wordsin Russian correctly will help you express love and affection for people youlove as well as appreciation for other people in your life.

请听题:

1、老维情话几级?a)10 b)100 c)Infinite

2、老维靠什么吃到猪排饭?a)Skate b)Face c)Low IQ in a relationship d)Skill♂ e) Other (Share in commentssection)

 

**←打了这个符号的原文都是日文,这年头当个翻译真不容易,要求中英日俄四修的节奏。

-----------------------

电脑被我弄坏了,更新随缘QvQ


评论 ( 37 )
热度 ( 283 )
  1. 克先森Lynn 转载了此文字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infinite什么鬼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可爱的俄语下学期我一定要选俄语辅修

© Lynn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