得了每天都想睡勇利的病

[泥石流授翻/维勇]Re: Yuri Katsuki 第23章

原地址:http://archiveofourown.org/works/9410273/chapters/21303089

原作者:Ishxallxgood

译者:Lynn、@Mr.Blank_

所有版权归原作者Ishxallxgood所有,任何人不得作商用或无授权转载。欢迎大家去原文(无需翻墙)给原作者点Kudos。尚在连载中。

翻译……嗯,怎么说呢……很调皮?这就像我画一张老维,只要画出银色斜刘海、蓝色眼睛、两张鼻子一张嘴你们就能认出来吧→_→

 

披集在清晨的敲门声中醒来。他打了个哈欠,看了一眼时间,然后起床打开门。六个半小时的睡眠显然不够,他待会得找个时间再小睡一会。

“早上好披集。”勇利说着在床边坐下来。“抱歉吵醒你了。”

“没事,反正我也要起了。”披集回答,又打了一个哈欠,他的手指梳过自己纠缠在一块的头发,然后转向勇利。“兄弟,你看起刚从坟墓里爬出来。”

“我知道,”勇利在捂着脸的手掌后面发出痛苦的呻吟。“我昨晚睡不着……你知道是个什么情况……然后维克托过来爬到我床上……这样本来挺有用的……但是这次却让我更睡不着了,明天让他失望然后他就会离开我的恐惧像个黑洞一样,我怎么也跳不出来……然后我昨晚剩下的时间就一直盯着他看,也许这样我就再也不会忘记他的样子,他那么美丽那么完美,这可能是我最后一次有机会这么做了,也许他心里也想离开然后……”

“行了。”披集说,把手放在勇利肩膀上。“我们都知道即使世界毁灭了这种事情也不会发生。”

勇利深深吸了口气。“你真的这么觉得?我真的不是活着梦里,还是最狂野的那种,然后某一天我醒来就会意识到维克托是个彻头彻尾的幻象?”

披集小小地笑了一声,“嘿嘿,不是……一切都是真的,习惯现实吧大兄弟。”

“但是……但是……这就是说……”勇利的声音渐渐减弱,脸上写满倦意,“维克托·尼基福罗夫是真的想当我教练?”

“还想要些别的什么。”披集意有所指。

“别开玩笑。”勇利吸了口气,“我高度怀疑那位维克托·尼基福罗夫会想从身为焦虑之源的我这里得到任何东西。”

披集发出沉重的叹息,挣扎着不去摇醒这个小傻瓜。“勇利,你知道克里斯托夫昨天和我说什么了吗?”他在他颤抖的朋友边上坐下,终于问了出口。

“不知道。”

“你当然不知道,他又不是和你说的。”披集调皮地撞了一下勇利的肩膀,然后脸上的表情又迅速冷静下来。“他说维克托因为你变成了一个不同的人……在他遇见你之前,能抓住他的心、点亮他双眼的只有冰面。”

勇利赞同地点点头。在过去几年的胜生勇利小讲堂里,勇利告诉他这种感觉的次数多得他自己都记不清。

“勇利,我知道这么说你会觉得很疯狂,但是你确实无与伦比。我这么觉得,Ciao Ciao这么觉得,凯蒂、安吉拉、谢拉,还有原来底特律的艾菲姆和哈维尔,他们也这么觉得……你没有看到我们眼中的你……维克托眼中的你……勇利,如果你能看到维克托看着你的样子……真的看着你的时候……”

“你真的这这么想吗,披集?”勇利从手掌后露出眼睛,问道,怀疑与焦虑仍充斥着他的面容。

忽然,披集脑中的电灯泡亮了起来。“过来,我给你看个宝贝。”披集向后从桌子的另一端抓过笔记本电脑,开机找出勇利前一天的表演视频。“现在,在你反对之前,”他在勇利准备阻止他之前说,“听我说。你在你滑冰的时候啥也看不清,你知道,我也知道,每个人都知道。”

勇利皱起眉头,“好吧……然后你要说啥?”

“我要说,勇利,我在按下播放键之后,我要你看看我们看到的,特别是维克托看到的。”

“我不明白,我之前也看过自己滑冰……”

“不是,”披集打断他,“我不是想要你看你自己滑冰,如果你自己想看看也无妨,但是我是想要你看你滑冰时维克托的反应。特别注意一下摄像机对准他时他的表情。”

“嗯,好吧。”披集按下播放按钮时勇利深吸了口气,披集在一旁暗中观察,高兴地看着勇利努力消化自己看到的东西。

维克托一直随心所欲地表露情感,而对于勇利的感情他则更不加掩饰。这种腻歪的感觉简直令人窒息,勇利要是瞎了才看不见维克托只要看着他滑冰就闪闪发光的眼睛。是这样的表情比所有的浪漫的告白都更响亮有力,比维克托像个八爪鱼一样粘着勇利不放的恶心日常更亲近感人。勇利仿佛滑进了他灵魂深处,他眼中的倾慕折射出的光芒能闪瞎全世界。披集不需要维克托没五分钟就会发来的那一千零一条信息告诉他维克托为勇利神魂颠倒,只需要勇利在冰上时维克托的一个眼神,就能看出这个男人已经无可救药。

“披……披集……”勇利递还披集电脑时两眼泪汪汪。“维克托……我……我从没发现……”

“没发现维克托已经无可救药地爱上了你?是啊我知道。勇利,真的,你俩应该坐下来,认真看着对方的眼睛,你的话也许还需要一两杯伏特加,然后好好谈谈。”披集说着站起来,穿过房间找出几样东西,然后消失在浴室里。

当披集从浴室出来的时候,勇利仍然把笔记本电脑抱在腿上,关于爱~Eros热情的小提琴旋律在解说的声音背后轻轻响起。披集笑了笑,再一次在勇利身旁坐下。“想看点有趣的东西嘛?”披集一边说一边抓过电脑,把一片恍惚的勇利摇醒。

“好吧?”勇利忧心忡忡地回答,心里明白不管这样说的披集想给他看什么,都不会有趣的,大概只是令人麻木的尴尬。

披集朝勇利露出耀眼的微笑,他在按下采访的链接时几乎能听见勇利内心的羊驼奔跑的脚步声,勇利的脸色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变得苍白。

“哦不……我这次又说了啥?”光虹的声音在房间里响起时,勇利说。

披集把视频暂停了一会,就在雅科夫说他不会输给一个三流教练之后。“勇利,你不知道你采访的时候说了什么?”披集不敢相信地问道。“这怎么可能呢?”

“好吧……”勇利开始说,坐立不安地搅动着手指。“我采访的时候会很紧张,然后就会直接说出自己当时的想法。肾上腺素让我的大脑一片空白,然后等我说完我已经记不得自己说了什么了。”

“唔,好吧。”披集若有所思地敲下了空格键,视频又一次开始播放。“你应该好好处理一下这个问题。”

“是,是。”勇利心不在焉地回答,注意力已经被屏幕里的自己吸引。在听到自己说他和维克托会用爱的力量取得胜利的时候,他的眼睛睁得大大的。“不。”他倒吸一口气。

“是的。”披集模仿他也倒吸了一口气,把视频倒回到勇利的宣言开始的地方,又听了一遍。“你真该想个办法,在没有麦克风和摄像机的地方,告诉维克托本人你爱他。”

“我的天啊披集,我不敢相信我这么说了!维克托……他就站在那呢。”

“黑暗勇利又得一分!”披集笑着宣布,关上笔记本电脑,把它扔回床上。

“黑暗勇利,”勇利嗤笑一声,“这家伙没有良心。”

“他该多出来溜溜……”披集坏笑着说,“你能想象一下黑暗勇利会对维克托做什么吗?”

“老天啊,我都不敢想……”勇利呻吟着,随后邪恶的笑容在他脸上绽开。“维克托大概会被玩坏吧。”

披集没法控制地大笑起来,紧紧捂着肚子试图不让自己在赛前窒息身亡。“我的天啊……你在想象什么!?”他喘息着说,在终于能抬起头看着勇利时脸上的笑容诚挚而灿烂。“我能帮你们摄影嘛?”

“披集!”勇利尖叫道,脸上带着之前没有的红晕。

“开个玩笑……”披集摆摆手,“走吧我们去吃早餐吧,我们之后直接过去。给维克托发个短信你直接在场馆和他会面,我想和你单独待会。”

“好吧,”勇利答应了,站起来的时候掏出了手机。“但你不许再提黑暗勇利什么的了。”

“我保证。”暂时不提了。他在脑中补全道。

 

作者的话:

这是必要的,因为维克托不可能在早晨的训练时间才发现勇利看起来像个死人。

结论:他俩那天早晨在训练前没见过面。

 

译者的话:每一次,打到电脑这个词的时候,我的心都在滴血。


评论 ( 19 )
热度 ( 226 )

© Lynn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