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泥石流授翻/维勇]Re: Yuri Katsuki 第24章

原地址:http://archiveofourown.org/works/9410273/chapters/21303089

原作者:Ishxallxgood

译者:Lynn、@Mr.Blank_

所有版权归原作者Ishxallxgood所有,任何人不得作商用或无授权转载。欢迎大家去原文(无需翻墙)给原作者点Kudos。尚在连载中。

这样下去中国赛要举办到明年,要是我说我今天一日三更直接更完自由滑扑倒你们信不信

对了,我终于申请到微博账号了……ID:Lynn独自走在乡间的小路上,敢不敢唱出来?但是我觉得我玩的还是单机,诚征小伙伴一起玩耍

 

在维克托认真打量勇利那张酷似中国国宝的脸时,披集根本忍不住自己的笑声。即使早餐灌下了半桶咖啡,他看起来还是宛如一具尸体。

“披集!这一点都不好笑!”维克托抱怨道。“你看看!他看起来就像被猫拖进屋子里了一样。*”他一边摇晃勇利一边叫道。

“确实,但是没什么是一点化妆弥补不了的。”披集努力严肃地回答,但是在他拿出一罐遮瑕膏的时候依旧没能扼杀喉咙里的小声。“好吧明显他的黑眼圈不行……但我们能解决的。”

“披集!这很严肃!看看他!”维克托挥着手臂喊道。

披集把遮瑕膏沾了一点涂在勇利眼睛下方,然后转向维克托。“是的,我看到了。这对他来说很正常,维克托……说实话,他在重要比赛前一直是这个样子……我不知道他怎么会不清楚……或者说我知道这些是因为去年这个时候你简直认不出他是谁……”

“披集,别闹。”勇利说。维克托似乎陷入了深深的绝望。

“好吧……我是想说维克托总能把你带回酒店然后——”

“别!”勇利喊道,在披集说完之前一巴掌捂住他的嘴。

披集不依不挠地在勇利手掌背后发出含糊的话语。他把他朋友的手移开,对勇利露出一个假笑,“我是想说‘带你小睡一会儿’来着。”

“是啊你当然是。”勇利不动声色地瞪着他,然后悄声说,“你答应过的。”

“什么?”披集的手捧住小心脏,伪装的无辜写满脸颊。

“别来这招,装纯洁对我不管用。”

“嘿,”披集轻轻笑着,“但是,说真的,勇利……我不打算说那种事情的,就好像我能跟着你们回去拍点小电影一样……我还得滑冰呢……虽然你的教练想把你带回酒店和你一起睡,我的教练可还指望我好好滑呢。”

勇利怒视披集,在维克托从背后靠近把胳膊环上他的肩膀时尖叫一声。“是的!这个主意太棒了!来吧,勇利,我们回去睡一会。”

“祝你们得愉快!~”披集在他们俩身后喊道,在卸下所有演技后笑得不可开支。他踏上冰面,切雷斯蒂诺无奈地笑着摇摇头,从披集手里接过冰刀套。

当训练时间结束的蜂鸣声响起,披集滑到场边踏出冰场,一只手伸向从后半场开始就在他口袋里不停作响的手机,另一只手套上冰刀套。他不需要看就知道手机响起的原因,勇利大概是拒绝维克托和他一起小睡。

 

 



披集低沉地咆哮一声,把手机扔回口袋,坐下来和冰鞋鞋带陷入混战,战斗一结束他就把脱下来的冰鞋粗暴地塞包里。

“你看起来心情不好。”

意想不到的声音让披集吓了一跳,他抬起头看到克里斯托夫·贾科梅蒂正站在他面前。“你的朋友是个大傻逼。”

克里斯托夫喝下一大口水,一边点点头,露出一个小小的微笑。“维克托?是啊,他最难对付了。”

“我觉得……我很难说他是最难对付的……我那老伙计也没好到哪去……”披集说着翻了个白眼。“说真的,告诉一个恋爱中的傻瓜你对他的感觉到底有多难?这两个人一起滑了几个月了……他们真的需要上个床什么的。”

“等下,你是说他们从来没有……”克里斯托夫吃惊地抽了口气,手捂着张大的嘴。

“没。”披集简短地回答,站起身把背包甩到背上。

“哇哦。”克里斯托夫高声说。“所以……维克托说他们俩一起睡觉的时候……”

他们一起走向场馆出口,披集笑得合不拢嘴,“他真的只是睡觉的意思……”

“但是你Ins上那张照片……”

“说出来你可能不信,那张照片是在一家餐馆拍的。”

“噫。”

“可不是嘛,可怜的勇利……”披集坏笑着摇摇头。“这可怜孩子花了五分钟才把维克托的裤子穿上。我一直很惊讶他的脸那么红,脑袋居然没有爆炸。”

“哦?真是惊奇,我一直以为勇利很有狂野的一面。”

“嘿!”披集轻声笑了,“喝醉的勇利很具有欺骗性,平时的勇利跟狂野可沾不上边。”

克里斯托夫轻哼一声表示同意,他们沉默着一同走向酒店。

“所以,”克里斯托夫问道,一边帮披集打开门,“你今天接下来打算做什么?”

在披集能回答之前,维克托冲向他们,手按着披集的肩膀,“披集!你得帮帮我。”

披集叹了口气,平静地推开维克托的手,看着克里斯托夫,对方正朝他抬起一只眉毛。“我和这家伙约了午餐,他显然在心理崩溃的边缘,如果你也想加入的话。”

“披集,我不知道该怎么办了。”维克托哀叹道,然后对一旁的克里斯托夫打了打招呼。“嗨,克里斯,一起吃午饭吗?”

 

“就像我之前跟你说的那样,”披集说着把酱汁均匀地抹在薄饼上,加了一些洋葱丝然后把烤鸭片放在最顶上,轻巧地把面饼折叠成一个卷。“勇利比赛前总是这样。他的焦虑也不是什么新鲜事了。”

“但我该怎么帮助他呢?”维克托噘着嘴戳自己的食物,但是虐待烤鸭并没能帮他打起精神,披集由衷地为他难过。

维克托·尼基福罗夫因为不知如何把勇利拉出焦虑的漩涡而乱成一团。披集也希望自己能有什么独家秘方来帮他一把,但是勇利纤细脆弱的神经相当难以对付,即使是披集自己没办法每次都处理好。如果只是关于滑冰的事情,那就要好办很多,但是这一次,勇利的焦虑大概和滑冰本身没太多干系,而更多的是关于维克托本人。

“我不知道……”披集最终也只能这么说,长长地叹息一声。“我的意思是他经常能从这样的情绪里快速摆脱出来,但是这一次不同……”

“怎么不同?”维克托略微抬起头问。

“好吧……首先这一次他的情绪更多是和你有关,而不是滑冰……”

“我?”维克托很惊讶,“我不明白。”

披集若有所思地嚼着烤鸭,点点头。“他这么渴望你,他有时候都为此忘记了如何呼吸。”

“但是他拒绝了我。”

披集笑了,不是刻薄的笑声,而更接近于苦笑。“不是你想的那样。勇利爱你。你知道,我知道,这边的克里斯托夫大概也知道,好吧在他两次公开告白之后,整个滑冰圈大概都知道了……但是勇利……他有时候就是走不出自己的思绪。他把你踢出去不是因为他不想要你,相信我,他绝对想要你,你一定明白的。”

维克托点头。“是啊,是啊。我希望我能有什么办法让他重新集中注意力。”

“嗯,”克里斯托夫沉思道,“你干嘛不直接亲他一下?”

维克托眼里冒出火花,他的脸庞在瞬间被点亮。“是的,是的!我觉得我可以……亲他一下是个好主意……他看起来如此可口……那双嘴唇……嗯……”

“你这是在告诉我你还没亲过他吗?”克里斯托夫吃惊地倒抽一口气。“你在等什么?”

维克托耸耸肩。“一个正确的时机?”

“天啊,你是认真的吗?”克里斯托夫的声音里流露出对这个回答的明显不满。“可是你几乎无时无刻不粘着他,我都要开始嫉妒了。”

“那不一样,”维克托反驳说,“勇利喜欢这些触碰,但是我还不确定该怎么突破,怎么开始一个吻……这可亲密多了,而我绝对不希望他对此接受不良。”

披集安静地坐着吃他的午餐,暗自露出微笑。他更加真诚地站在维克托一边了。在维克托让勇利经历这么多悲伤之后,知道维克托为了勇利克制自己着实令人欣慰。不管今晚发生什么,勇利都会没事的,因为他知道,勇利珍贵的玻璃心在这个男人手里一定会安然无恙。

 

*猫:似乎有一种把小动物的尸体往主人家里拖的习惯?至少Urban Dictionary这么说。铲屎官请告诉我你家主子有没有赐给你过什么尸体?


评论 ( 11 )
热度 ( 224 )

© Lynn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