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泥石流授翻/维勇]Re: Yuri Katsuki 第25章


原地址:http://archiveofourown.org/works/9410273/chapters/21303089

原作者:Ishxallxgood

译者:Lynn、@Mr.Blank_

所有版权归原作者Ishxallxgood所有,任何人不得作商用或无授权转载。欢迎大家去原文(无需翻墙)给原作者点Kudos。尚在连载中。

#警告……我给的差不多了,你们自己斟酌着看吧……

#一日三更(2/3)


看到勇利4S起跳但是却用自己身体的一侧着冰,披集瑟缩了一下。热身时间搞砸跳跃可无助于他的焦虑,但是勇利这么顽固一个人,完全没听进去维克托热身时间不准跳跃的命令。他想滑过去,扶他起来,给他一个温暖人心的拥抱,也许还有一番鼓舞士气的演说,但是在他有机会这么做之前,他们就被从冰面上领了下去,维克托已经把手臂环上了勇利。

披集跟在他们身后,和切雷斯蒂诺一起并肩走向等候区时自个轻轻哼着曲调,舞蹈的动作仍然在他的脑海里盘旋。他的步伐轻快了许多,因为维克托陪伴在勇利身边而放心下来,维克托一定能用他和切雷斯蒂诺都做不到的方式成为勇利的依靠。这样很好,知道勇利在世界上最渴望的一个人,也同样想要着他。维克托的力量会将勇利提升到前所未及的水平,披集等不及要看看勇利会成长到如何的高度。

不过不会比他自己更高,至少不是今天,今天是披集·朱拉暖之日,而大约二十分钟之后,他就会让全世界看见泰国也能有怎样的花样滑冰。他简直欣喜若狂。他把心血与灵魂全数奉献给这个节目,这个节目真的很美。今夜,他不会再在四周跳上失误,他的滑行会完美无瑕,世界会为之窒息。


勇利身周的焦虑气息愈发浓重,但维克托一直死死跟在他身边,而在披集该踏上冰面向观众致意时,维克托已经把勇利拖到哪个未知的场所去了。披集很高兴,这样一来他就不必担心勇利了,看到自己挚友的动摇着实令他不安,但是知道维克托一直在就让他冷静了下来,他才能重新集中在完成一场了不起的演出上。

踏上冰面的那一刻他觉得自己无人可挡。他的思绪如此清晰,他的心情如此轻盈,音乐以他从前不知的美妙方式流淌过他的全身,他的每一次跳跃都完美着冰。在音乐渐渐远去的时候,他震惊地倒在冰面上,胸口剧烈地起伏,仰躺着高高举起拳头。

今晚他做到了。

这会是一个最好的赛季的开始,大奖赛决赛,他来了。在披集·朱拉暖结束滑行的这一刻,巴塞罗那大概还不知道它将要迎接什么。

“恭喜。”克里斯托夫在披集走进休息室之后说,“干得漂亮,你比我多拿了整整两分呢。”

披集爽朗地笑了,“今晚的金牌是我的!看着点吧维克托,即使我们的勇利也没法阻止我!”

“这么自信,”克里斯托夫评论道,“倒不是我不看好你,但是那位美国小哥不是在美国站夺金了吗?之后还有格奥尔基,我可不会低估俄罗斯滑冰队的实力,特别是在雅科夫的监管下。”

披集耸耸肩,掏出手机,迅速上传了他在等分区的自拍。“我倒不是很担心,雷奥很厉害,但是没有任何四周跳的编排,我不觉得他这次能超过我。他的强项在于表演,但是没有什么能比得上我刚才的节目了。格奥尔基有点让我不安……但是也不至于让我放弃金牌是我囊中之物这个念头。我的意思是,如果我的分数已经超过了去年大奖赛决赛的银牌得主,那么我有自信能拿到金牌。”他眨眨眼。

克里斯托夫发出一声轻笑,“是的,我想你说的有一定道理。”

“哦,这倒是提醒了我,”披集说着把目光从光虹身上移开。“完全忘记最开始想说什么了。我们明晚要一起出去,在表演滑之后,如果你还在,你也一起来吧。”

“哦?”克里斯托夫抬起一只眉毛问。

“是啊,会很有趣的。我想放松一下也不错……特别是距离上次有机会和勇利一起浪已经过去了很久了。”披集一边说一边在手机上敲敲打打,“看这里,这就是我们要去的地方。”他递给克里斯托夫他的手机。

“有意思,”克里斯托夫浏览着手机说道,顺便给他自己发送了一条带地理位置的短信。“看起来很有趣,我想我大概能去,我的飞机是在第二天下午……哦,看起来维克托需要你。”

披集叹息一声,接过手机,猛地按下了Instagram的图标。




冲动的情绪扼紧了他的心脏,令他紧紧地攥着手机到指节发白,他强忍着将手机砸向房间另一头的冲动,或者不要把它塞进维克托的喉咙里什么的。

“出了什么事?”切雷斯蒂诺小心翼翼地问道,不确定该怎么接近看起来怒气冲冲的披集。

披集深吸一口气试图让自己冷静下来,然后抬头望向切雷斯蒂诺,努力压下体内的怒火。“维克托把勇利弄哭了……”他斥声道,“我现在特别想把冰鞋嵌在他的脸上。”

“噢,”切雷斯蒂诺机械地开口,“他还好吗?我是指勇利。”

“他特么最好没事,管他是活着的还是死透了的传奇,要是勇利出了什么事,我绝对弄死维克托·尼基福罗夫,妖妖灵也没用。”披集怒吼。

“喔哦兄弟,你还好吗?”雷奥走进房间,注意到披集的表情问道,光虹紧随其后。

在无言之中披集把手机交给雷奥,雷奥读完还开着的聊天窗口里的内容后睁大了眼。 “喔。他们在哪?我会帮你一起了结了尼基福罗夫的。”

光虹从雷奥手中接过手机后快速地扫过文字,他眯起了眼,并把手机还给披集。“啊。可怜的勇利。不到十分钟后他就得上场了。”

就在这时,被谈论的两人并肩向他们走来,向冰面行进的同时,维克托的手轻轻地搭在勇利的肩膀上。而勇利这边看起来明显已经平静了许多,他的目光扫向披集,对视之后给他了一个浅浅的、安抚的微笑。维克托则退缩性了些许,显然被一群花滑选手们投来的带着杀意的怒视吓到了。披集向勇利稍稍点头以表示理解,随后他的瞪视尾随着维克托,看着他拉开了帘子并跟在勇利的身后走去。

 “刚才那个是怎么回事?”克里斯托夫靠在披集的耳边低语。

披集克制住身体的一阵战栗并拉开了一些距离,再仰头看向克里斯托夫,他的神情随着一声轻叹放松了下来。“勇利告诉了我他没事,并且也叫我不用去找谁算账。维克托说了什么很蠢的话让他难过了,但这都还好因为他知道维克托不是真心要这么说的然后他现在已经恢复过来了而且在好好哭了一场后感觉舒服多了。”

 “仅仅从一个微笑里你就能知道这么多?”克里斯托夫不禁钦佩地问道。

 “哈,绝对不要小看披勇心灵连接的力量。”雷奥笑着称赞披集对勇利心情的理解。

 “我和勇利以前就有全程一言不发地交流过……算是和一个总是倾向于把自己从世界里隔绝的好基友生活带来的好处吧。”披集带着得意的笑容回复。

 “看起来你还是在最上面。”克里斯托夫在格尔奥基的得分排出来的时候陈述道。

“那是自然。我很惊讶你会觉得我不是。”披集打趣地回应道,并对他眨眨眼,雷奥和光虹惊得齐齐抽气。

---------------

微博上交到第一个小伙伴,开心,终于不单机~

评论 ( 22 )
热度 ( 192 )

© Lynn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