得了每天都想睡勇利的病

[泥石流授翻/维勇]Re: Yuri Katsuki 第27章

原地址:http://archiveofourown.org/works/9410273/chapters/21303089

原作者:Ishxallxgood

译者:Lynn、@Mr.Blank_

所有版权归原作者Ishxallxgood所有,任何人不得作商用或无授权转载。欢迎大家去原文(无需翻墙)给原作者点Kudos。尚在连载中。

要死了要死了将就着看吧还有人在看吧


披集一点都不奇怪勇利会拒绝和他一起吃晚饭——这家伙累坏了,考虑到他可能从在这的第一个晚上就没睡过。还有,披集也很确定这俩家伙需要一点私人时间,互相啃对方的脸。

可他和雷奥光虹一起吃完晚饭之后,还没走回房间,手机又响了起来。

 






愚蠢的男人啊。多么、多么愚蠢的男人啊。不过至少他是个无可救药地爱上勇利的愚蠢男人。披集叹了口气,把手机扔到床上,准备睡觉。

第二天的表演赛可能是他二十年来滑过最有趣的一场。他呈现了他在底特律玩闹的日常,那时他和勇利有闲心的时候常常一起扮演《国王和滑冰者》。他们还争论过要不要一起滑,但是考虑到他们俩没有一个人有过双人滑的经验,最终他们决定放弃。但是,这仍然让披集回想起那些年他们一起度过的时光,这可比他昨晚拿的那块金牌要宝贵得多。

“激动吗兄弟!?”他们一行在大厅等等维克托和勇利的时候,雷奥一边喊着,一边不断跳起,他旁边的光虹已经笑傻了。

“绝对的。”披集回答,当电梯叮地一声响起的时候,他转过头去。

 

他们穿过人群走向预定的座位时,披集整个人都在兴奋地颤抖,他的小心脏跳动的节奏很重低音似的。维克托一坐下立即点了一瓶伏特加白金,其他人外套都还没脱下的时候他已经灌下一杯。

披集也抓过一杯,朝勇利露出微笑,然后把这一杯递给他,接着抓过另一杯,高声宣布,“敬维勇!~”

他们欢呼着干了这一杯,空杯子一放下,就立即被过度热情的俄罗斯人填满。“我们也该敬披集的金牌一杯!”维克托高声说,抬起他的墨镜,给披集一个wink。

“待会,待会,”披集说着放低维克托的手臂,“第一件事应该是——勇利!去舞池!”他高喊着倾下身体去抓另一侧的勇利,小心地不碰翻桌子上的酒杯,在勇利能回答之前,披集就已经抓住他的胳膊把他拽远,消失在人海中,雷奥和光虹紧随其后。

他们在舞池中占据一块空间,四位好朋友随着音乐的旋律舞动,迷失在紧凑的节拍中。

“披集!”勇利尖叫的声音盖过了音乐,他靠近披集这样好让对方听见,“维克托吻了我!”

披集笑了,和勇利一起跳起舞来,引导着他的舞步。“是的,我很清楚!毕竟他是在国际直播上这么做了!”披集也尖叫着回答他,带着勇利转了个圈。

 

“水!”披集朝他们一行人大喊道,不停地做着手势,一边把眉毛上的汗水抹掉。在第四首曲子之后,他浑身上下几乎没有干的地方。

看到他们终于回到桌面前,维克托的脸一下亮了起来,勇利在看到维克托的瞬间几乎是把自己抛向了对方。披集笑着给勇利递去一杯水,然后把自己那杯一饮而尽。他抓过那瓶半空的伏特加,瞥了正愉快地喝着酒的维克托和克里斯托夫一眼。“这么渴?”他说着又倒了一杯。

克里斯托夫只是笑着接过酒杯,“你们年轻人都在我们能跟上之前消失在人海里了,伏特加是平息我们饥渴的第二选择。”

披集笑着举起玻璃杯,“敬勇利的银牌!”

勇利满上一杯,回敬披集的金牌。酒精在披集的头脑愉快地打着转,让他有些飘飘然。当一曲毕,新的音乐又响起时,披集忍不住盯着分散在房间里的几根钢管瞧着,最近的一根离他们的桌子仅仅几步远。几个舞女已经结束了她们的表演,披集脸上浮现出坏笑。

披集能感觉到克里斯托夫走到了他身边,他的胳膊沉重地压在披集的肩膀上,目光注视着披集。“哦,”他说道,然后也坏笑着看向勇利。“勇利,”他喊道,把亚裔青年的注意力从维克托的嘴唇上拉回来,“快看,钢管没人使用了。”

雷奥看到勇利的表情时呛了一口——勇利的脸一下绷紧了,一个严肃的、沉着的表情取代了片刻前还留在他脸上的纯粹的喜悦。

“克里斯,”勇利的声音低沉又坚决,这样的声线让一阵战栗从披集的脊椎升起。

“勇利。”克里斯托夫用他低沉性感的嗓音回答。

勇利挪了挪,从维克托身边向前摇摇晃晃地迈出一步,连着下肚的两杯伏特加显然让他的平衡感受挫。披集愉快地看着勇利走进,他紧盯着克里斯托夫海绿色眼睛的红棕色眼眸里盘旋着黑暗。“今晚我唯一会缠绕的钢管只有维克托的。”

一个杯子在他们身后打碎了,紧接着是砰然倒下的钝响,雷奥和光虹的狂笑声吸引了他们的注意力。

“维克托·尼基福罗夫居然晕过去了!”

大约就在那个时候,披集再也控制不住自己爆发出失控的笑声,他攀住克里斯托夫,防止自己也倒下去。而勇利转身把维克托从地上拉起来,自言自语地用日语嘟囔着什么。

披集深深地吸了一口气,忍住大笑的欲望,拿起一瓶伏特加就在勇利旁边啪地放下。

“你看起来很渴。”他说着,递给勇利那瓶酒。对方优雅地接过,灌下一大口后还给披集。

维克托转向披集,朝酒瓶发动袭击,披集则一把将酒瓶拉回到他够不着的地方。“我觉得你已经喝的够多了维克托。”披集调笑道。“我们不会让火锅的那次重演的……那晚我纯洁的小心灵都受到了震撼。”

“呵呵,”勇利嘲讽,从披集手中抢回酒瓶,“纯洁个鬼哦。”

披集的嘴角勾起了一个危险的笑,“亲爱的你说什么?或许维克托想看一看我业余者之夜*的相册呢。”

勇利睁大了眼,马上清醒了起来,在他面前拼命地摆手,酒瓶滑出了他的手掌。“不不不不不……你是个上天恩赐我们的纯洁的小天使!”

接住了酒瓶后披集站了起来,带着得意的笑容朝着他眨了眨眼。“我也这么觉得。”

 “业余者之夜?”维克托问道,他的嘴巴张成当他特别激动时才会有的大大的心型微笑。他从勇利的大腿上挣扎着起身并扑向披集,双手重重地放在披集的肩上。“你现在必须得给我看看那个相册了。”

“不不不,不可能的。”勇利惊呼出声,奋力将维克托拉回自己这边,远离披集。

 “可是勇~~~利……”维克托哀怨地说,手臂环住勇利的脖子,在他的颈部和肩膀之间的柔软皮肤上蹭了蹭。“你不该瞒着你的教练的。”

披集嗤之以鼻,灌下了酒瓶里最后一点伏特加。“是啊勇利。”他压低声音,模仿着维克托的语气说道,“你应该给你的教练现场演示一下。”,他眨眨眼加上一句,朝钢管点点头。

勇利咽下一口气,脸上浮现出短暂的沉思的神情,而后酒精又重新占据他的大脑,使他轻轻推开维克托,望向钢管的同时解开了衬衫最顶端的纽扣。披集暗自得意地注视着维克托满怀期待地睁大了眼,他几乎能看见俄罗斯男人身后不存在的尾巴激动地摇摆着。在勇利能完全站直之前,披集把他按了回去,“其实,我想到了一个更好的主意。”

勇利的神色变得明朗起来,(目视着)披集一个一个解开了衬衫上的纽扣,在完全脱下衬衫后踢掉了他的鞋子。“披集!”勇利无法抑制住兴奋之情地惊叹道,“噢太好了!已经好久没有……”

披集轻声笑着脱掉了裤子。“可能对你来说是的,不过在曼谷也有不少的脱衣舞俱乐部呢……”

披集透过眼角瞥见勇利兴奋地战栗,而维克托在他身旁撅嘴,像个被踢了一脚的小狗一样哀声叫着,为攀上钢管的人不是勇利的事实悲痛不已。

在两次移位之后,披集攀上了钢管,他的身体随着音乐的旋律转动,然后身体又一次下落,他的反身死亡坠落让在场的所有人都为之屏息。勇利在钢管上展示的是原始的力量与诱惑,喝醉的他能仅靠大腿的力量支撑起一名成年男性,但是披集,披集展现的是优雅与敏捷。披集有一种对他的下坠与旋转的神秘控制力,让演出目不暇接。到他结束表现跳下钢管时,雷奥正摇晃着口吐白沫人事不省的光虹,完全眩晕的勇利一把从他的人肉座椅上跃起,激动地鼓着掌,而维克托则没能控制住自己撅起的嘴,克里斯托夫则呆站在原地,嘴巴微张,眼睛睁大,手上的杯子举在空中。

披集发出愉快的笑声,准备穿上裤子,而勇利奔向他,一把夺去他手中的裤子,要求再来一曲。

 

*对业余者之夜感到好奇?厚颜无耻的番外

 

 

↑这次依然有很多人点的番外已经补上连接,放心点吧


评论 ( 55 )
热度 ( 252 )

© Lynn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