得了每天都想睡勇利的病

[泥石流授翻/维勇]Re番外-业余者之夜

原地址:http://archiveofourown.org/works/9410273/chapters/21303089

原作者:Ishxallxgood

译者:Lynn、@Mr.Blank_

所有版权归原作者Ishxallxgood所有,任何人不得作商用或无授权转载。欢迎大家去原文(无需翻墙)给原作者点Kudos。尚在连载中。

*日常警告

*看到现在的小天使都是坚强的

*所以这次的钢管舞+女装预警一定也没什么

*文末有这个梗的视频


概要:

一切都要从钢管舞课程的优惠说起……

披集成功说服勇利去业余者之夜跳舞,而他意外又高兴地在人群里发现了两张熟悉的脸。

 

“披集,我觉得我们得再考虑一下……”勇利蹬着手里的假发说。

“别傻了勇利,我们三个月前就报名了,而且我们都已经来了。如果你全副武装起来,假装你自己是别的什么人就好。没有人能认出你来。我保证。”披集坚持道,并把假发从勇利手里拿出,牢牢安放在他脑袋上,确保它不会出现在勇利头顶以外的其他地方——尤其是考虑到勇利要做的各种上下倒置的动作。

“我还是不知道我是怎么让你说服我的。”勇利一边说着一边做着化妆的最后润色。他反串的海德薇消耗了太多化妆品,但至少披集有一点说得对——绝对没有人能认出现在的他。

“大奖赛美国站的黄金套票!维克托·尼基福罗夫也会参赛……他和我们在一座城市啊兄弟!”披集一边兴奋地喊着,一边把金粉洒在他的胳膊上,“到时候你近得能把贵宾犬玩偶砸在他脸上。”

“好吧……我还是不知道你到底是怎么搞到这玩意的。”勇利退后打量着镜子里的自己。他得承认,这套女装在他身上效果不错。“好了,现在让我们快点结束表演吧。”

“是啊,一起上吧。不过这对我而言只是一点乐子……明天,我们就能现场看到维克托和克里斯托夫滑冰了。真是最棒的一个赛季!”披集激动地跳了起来。

“我可不会这么说,也许明年我们就能拿到参赛资格了呢……和维克托在同一片冰场上滑冰……”勇利叹息一声,跟着披集走出了更衣室,进入俱乐部的大厅。

一切都要从钢管舞课程的优惠说起。

披集坚持认为学点钢管舞会很有趣,而且一点核心训练也能帮助他们在冰上有更好的表现。这样的逻辑让人很难反驳,而且课程总共也只有五周,所以也碍不了多少事。第二节课后,他们就发现自己在钢管舞方面得心应手,看来他们芭蕾和花样滑冰的背景让绕着钢管的旋转不再困难,而勇利散发出来的原始魅力更是吸引了所有人的注意。

在他们上到第五节课的时候,他们也发现钢管舞的训练在滑冰上帮了他们大忙——他们的旋转更稳定,体力也有了显著提升。所以他们又报名了下一期的课程,接着又上了一期。三期课程之后他们进入了高级班,在那学到了他们从没想过在钢管上可能完成的动作。就是在这个时候披集给他们报名了业余者之夜——尽管他更多地是替他自己报名,勇利同意到场旁观。不过他花了差不多一年时间与两张套票,终于说服勇利也参与进来。

曲目与女装都是披集的注意,他们两年前去纽约的时候看了尼尔·帕特里克·哈里斯的Hedwig and the Angry Inch的重映。他们都深深爱上了这部音乐剧,披集从那时起就不停要求勇利穿着全套女装表演Sugar Daddy

勇利等待上场时其实并看不清什么,但是他能从披集收到的口哨和尖叫声中感受到——首先,不管披集做了什么,都很有效;其次,大厅一定座无虚席。他深深吸了口气,试图在披集的曲目进入最后一段副歌前的过渡时平静下来。不会有什么问题的,他已经全副武装,即使今天他买彩票能中奖,底下坐着哪个认识他的人,对方也绝对认不出这样的他来,天啊他甚至认不出镜子里的自己。

当乐曲结束时,他又一次深吸了口气,给迎面走来的披集一个微笑。披集拍了拍他的肩膀,坏笑着说“让他们拜倒在你石榴裙下吧”。

音乐的第一个音符响起时,勇利踏上舞台,整个房间都安静了下来,几百双眼睛注视着他。勇利觉得自己没有眼镜啥也看不清真是太好了。

 

———

 

维克托被克里斯拽着走的时候呵呵笑着。他的朋友一直在说他们一定得去看看的一家俱乐部。尽管维克托自己并不是夜店的忠实粉丝,但他也不排斥偶尔去看一看,并且,他很清楚,不管什么时候克里斯对俱乐部变得这么感兴趣,都只意味着麻烦——而天知道维克托有多喜欢麻烦。

现在是短节目的前一晚,如果雅科夫知道他溜出去和克里斯在城里乱逛的话,大概会活剥了他。不过幸运的是,对他而言,违背雅科夫的指令并激怒他的老教练,直到雅科夫气得满脸通红地吼叫已经成为他的娱乐之一。他花了过去的十五年惹怒他的教练,并且每天都能将他教练容忍的底线向前推进一点点。

如果他对他自己以及克里斯诚实一点的话,他在刚刚进入这家俱乐部的时候并没有留下多深刻的印象。诚然,比起脱衣舞俱乐部这一家俱乐部要高端许多,这里干净、美观,但是没什么值得他特别注意的。姑娘们都年轻漂亮,这里有的少数的几个小伙子也很迷人,看起来这确实是一小部分人的兴趣所在。不过很快他就发现了这里的乐趣,远处钢管上的姑娘有点意思,不过她在形体上还需要多下点功夫;中央舞台上的小个子男孩也引人注目,他看起来只勉强够能来俱乐部的年纪,但是他在钢管上轻盈得仿佛没有重量的旋转令人惊叹。他的动作着实优雅,维克托觉得自己能在这整晚欣赏他在钢管上的旋转下坠,回过头,他注意到克里斯也是已经着迷。

歌曲结束的时候,那个男孩走下舞台,对全场观众调皮地眨眨眼,有那么一瞬他和维克托目光对上了,他的脸上闪现出难以描述的神情,但他很快恢复如常并且离场。

维克托不确定自己该怎么理解这个表情,也许什么都没有发生,或者对方可能是认出了他。他不是很确定,但是不管是怎样都与他无关,那个男孩已经离开,与他再无交集。

下一首曲目已经响起了最初的几个音符,他的注意力迅速回到中央舞台上。下一个舞者出现的那一刻,维克托的心跳不知怎地漏跳了一拍。维克托不熟悉这种感觉,但他能确定,她的舞蹈令他迷醉,当她爬上钢管时,好像全世界的色彩都褪去、声音也消散,唯一存在的,只有台上的她,和台下的他。他很想知道是不是房间里的每一个人都有同样的感受,因为她舞动的方式简直就是纯粹的魔法。

 

———

 

披集跳下钢管时,他的目光扫过观众,给他挚爱的粉丝们一个wink,就在这时,后排的两人男人吸引了他的注意。他立刻认出了他们。他怎可能认不出呢?那可是维克托·他娘的·尼基福罗夫和克里斯托夫·你大爷的·贾科梅蒂。这两个人就算是剃成光头带上口罩他也能第一时间认出来。

披集飞快地转开目光,抓过他剩下的小费,走向幕后。经过勇利身边时,他拍了拍对方的肩膀,说着“让他们拜倒在你石榴裙下吧”,并对着勇利坏笑起来。勇利对他简单地点点头,深深吸了口气。

披集很快穿上了他的运动衫和牛仔裤,走向台下,靠着墙暗中观察后排的那两个男人。他掏出手机,准备将勇利的舞蹈记录下来,他很高兴他私下说服了管理人员允许他拍照,尽管对方再三警告他必须谨慎,并且所有照片的所有权归属于俱乐部。

勇利攀上钢管时他的脸上简直笑开了花,这时他冒险朝维克托·尼基福罗夫瞥了一眼,对方已经完全被迷住了。但是谁不是呢?勇利在这跟钢管上朝所有注视他的人施下魔咒,他身体的魔力让你对他的每一部分产生欲望。

披集时不时打量维克托对勇利舞蹈的反应,他忍不住想知道当勇利甩开衣服,他并不是个女人的事实揭示之时,维克托会有什么反应。但他高兴地发现,被勇利深深迷惑住的维克托似乎并没怎么察觉,他只是注视着勇利,只有他一人。不是在看着一个男人,也不是在看着一个女人,只是勇利而已。

歌曲结束了,披集忽然意识到如果勇利现在换好衣服戴上眼睛的话,他就会立马发现维克托混在观众里看他跳舞,他就会原地升天的,那披集就再也不能劝他再来一曲了,特别是他心里所想的那首曲子更不可能。披集离开靠着的墙壁,把手机塞进口袋,快速冲进后排,发现勇利正在拔掉他头发上的所有发夹,拽下假发。

“你特么真是太棒了!”披集喊着把假发取下,把毛捋顺之后收进盒子里。假发可花了他大价钱,不过说实在的,考虑到勇利其实在维克托·他娘的·尼基福罗夫面前表演了Sugar Daddy,他画的每一分都值了。

“真的吗?”勇利一边问一边拿出另一张湿巾,继续擦自己脸上浓重的化妆。

“呃,你看看塞到你短裤里的小费数量就应该明白了。”披集喊着,帮勇利清点钞票。“该死,你以十五刀击败了我。”

把钞票放在勇利旁边,披集一屁股坐在他们的行李边上。现在的勇利相信自己完成了一场出色的表演,披集觉得这是提出加演的最佳时机。他在打开行李包的时候掩藏起自己脸上的坏笑。维克托·尼基福罗夫正坐在观众席上。披集忍不住想知道如果他看到有人——勇利——穿着和他相似得诡异的服装跳了他自由滑的曲目的话,会作何反应?

“嘿勇利?”披集问,盯着他们带来的行李包看。

“怎么了?”

“你带了我们考虑过的另一件服装吗?”

勇利停下来低头看着披集。“我不会再出去表演了。”

“别嘛。”披集撒着娇,掏出的表演服回答了他刚才的问题。“外面的人会为了你的加演疯狂的。你该满足一下观众……然后再挣一百刀……来嘛这回事你挣的最容易的两百多刀。而且戴上假发的话谁也认不出来你。”

勇利沉默地继续抹去脸上的妆容。披集能从他的表情看出他的内心正在挣扎。“好吧。”勇利终于说道,“不过你得帮我再画一次妆。你修整外形的技术可比我强多了。”

“兄弟,我告诉过你我有多爱你吗?”

勇利只是回以一笑。“你给我们弄来了美国站的黄金套票……我能近距离看到维克托滑冰了……现在我们扯平了。”

 

———

 

歌曲结束时维克托不知所措地看着他见过的最美丽的人走下舞台,消失在幕后。

“克里斯。”他声音不稳地说。“我得去找到她,我是说他。”

克里斯只是笑了笑。“这一点我也不得不赞同,这场演出确实不同凡响。”

“你觉得他会再出场表演吗?”

克里斯耸了耸肩。“也许吧,但是这可是业余者之夜,所以谁知道呢?我猜取决于他们的表演队列吧。”

维克托点点头,坐在附近的桌子边上,谢绝了过来跳舞的女孩。他满怀期待地注视着每一个新的舞者上台,但是大概到第四个人的时候他放弃了。

又有一个姑娘过来跳舞了,他正准备谢绝,但忽然想起来也许他可以问问她。“你知道之前跳Sugar Daddy的男孩会再出来表演吗?”

“哦,你是喜欢男孩的……”她的语气中有一丝失落,“我不确定,他不是常驻舞者……不过我很确定他的朋友使劲拉着他跳舞。我去帮你打听一下。”

“多谢了。”他的回答有点太过热情了,这让克里斯笑了起来,呛了一口饮料。

“哇哦。”克里斯终于不咳嗽了,但他想说的就只有这一句,维克托冲他抬起一只眉毛。

几分钟之后那姑娘又回来了,她坐在维克托腿上,胳膊搂着他的脖颈。“如果你让我跳一曲,我就告诉你答案。”

“当然。”维克托回答道,迫不及待地想知道答案。

尽管这支舞对他来说并不不意味着什么,毕竟他满脑子都想着那个穿着海德薇服装的漂亮男孩,但他也不得不承认这姑娘的技巧相当不错,因此他也给了她相应的小费。姑娘对他笑着,起身从他身上离开,朝中央舞台那边看去。“他会在下一个上场,而且我得说,他看起来是个真正的粉丝,维克托·尼基福罗夫。”

维克托惊讶地看着她,她原来从头到尾都知道他是谁。她转头给他抛了个媚眼,然后轻笑着姗姗离去。

下一首曲子的第一个音符响起时维克托就明白了那姑娘的意思,他的嘴巴张大,愣愣地看着那个年轻的舞者再度登场,克里斯在他边上狂笑不止。

接下来的三分半钟维克托忘记了如何呼吸。舞蹈结束时,他只能想着在接下来的三天,他能把刚才看到的多少融入自己的表演。那个男孩的演绎令人叹为观止,他急切地想要知晓那个男孩的名字。好吧可能他想要的不止是他的名字。也许他想要把这个男孩打包回圣彼得堡,这样他就能永远让这个拥有惊人才华的男孩陪伴在他身边了。

 

———

 

勇利完成他第二场舞蹈的时候,披集在更衣室和他会面,提议一起去吃点什么。

勇利很高兴披集终于放他离开俱乐部了,于是让披集把他从后面带出去,走进清寒的底特律的夜晚。勇利得承认,跳钢管舞赚钱还是有点有趣的,虽然他肯定不会提出再这么做,但要是披集提出来他也未必会拒绝。

当他们在汉堡店的座位上坐下时,披集向勇利展示了他今晚拍摄的成果。尽管勇利对披集居然被允许拍照这事感到羞愧难当,但是他的一小部分也被自己在钢管上的样子暗自感动,特别是他穿着维克托同款的那几张。

 

———

 

两年后。中国北京。

披集轻轻哼着小调爬上长城的阶梯。自从他提起业余者之夜之后,维克托就不停地骚扰他。披集也还是有道德底线的,他不准备做任何让勇利难受的事情,如果勇利说不,那就是不行。

“披集,求你了?”维克托又一次央求他,但这只是让披集笑了笑并摇了摇头。

“我已经告诉过你了,你求错人了。只要他同意我就给你看。”

勇利假装不知道发生了什么,继续和雷奥和光虹聊天,干脆地无视了维克托的表演。

“勇~~~利……”维克托在他耳边哀求,把自己挂在他身上。“让披集给我看嘛。”

“行吧。”勇利慢吞吞地说,终于对这场游戏感到疲倦。这不过就是几张愚蠢的照片,而且他自己也承认照片里的他看起来很好,不过给维克托看他穿着对方的表演服跳钢管舞的照片可能是最令他羞耻的事情了。简直是年度羞耻之最。“我还是会为你提起这件事报复你的,披集。你最好睁着一只眼睛睡觉。”

披集笑了。“这种威胁对我再也不管用了,勇利。我们不住在一起了,记得吗?”

“该死。”勇利心里画着圈圈诅咒开心地笑着掏出手机的披集——这样的笑容只能说明一件事,披集知道在场所有人都不知道的秘密。

维克托接过披集递来的手机时兴奋得两眼放光,当他扫过前几张图片时他的眼睛惊讶地睁大了。“披集……”他颤抖地说着,抬头看着微笑的泰国选手,对方眼中待着了然的光芒。

“维克托。”披集回答,根本抑制不住声音里的激动。

维克托只是摇摇头,接着浏览照片。当他看到第二场舞蹈时他几乎摔了手机。“披集!”他这一次尖叫起来,双手颤抖。

披集点点头,从维克托手里抽出手机。勇利一脸茫然地看着他俩,这可不是他期待中维克托的反应。他本以为维克托在看到他的照片时至少会喊他的名字,而不是披集的。他才没有嫉妒。

披集笑得更欢快了,他转向勇利,已经料到维克托要说什么了。他的手机已经就位。

“披集!”维克托难以置信地喊道,努力让自己的思绪连贯起来。“你知道我那晚在的对吧!?”

勇利的脸扭曲成一系列表情——从困惑到尴尬到愤怒最后定格在屈辱上时,手机的快门声成串响起。披集后退一步,离开勇利够得到的范围之外时他点了点头,迅速躲到了雷奥和光虹身后。维克托发出一连串愉快的笑声并扑倒了勇利。

“勇利!哦勇利!我想那晚我就爱上你了,我一直都不知道是你……你一定得再为我表演一次,你还留着服装的对吧?”

勇利瞪着覆在他身上的维克托,他的愤怒和羞辱融化成一个羞涩的微笑,红棕色的眼眸中隐匿着黑暗。“是的,维克托,我还留着呢。天知道我为了做那玩意花了多少个小时……但是维克托,你最好准备好,毕竟我穿上它之后,我可不能保证你第二天还能起得来床。”

 

 

 

 

*Hedwig and the Angry Inch:音乐剧与电影,讲述了一个东德男孩为了自己的摇滚梦想以及心爱的男人做了变性手术,改名海德薇,但是失败的整形手术在他身上留下了一英寸的阴茎。来到美国后,他却被男人抛弃。之后他又开始了一段新的爱情,对方却无法接受他变性人的身份,再次抛弃了他,并且靠他的曲子成了名,于是他开始了疯狂的报复……


有视频,我就是看完之后打鸡血般一口气翻完全文……前方核能预警,准备好了就点吧——我是B站表演链接

Neil Patrick Harris的舞台剧应该是14年的版本,忘了说了NPH本人就是只gay佬。

感谢 @柯基屁股西包砸 和 @韫杉泣海 科普,原来电影中的约翰·卡梅隆·米切尔,JCM(电影是他自编自导自演……)就是老维形象灵感来源!附上图片


诸位,起不了床不能说明任何问题!哪一方都可能起不了床,大家怎么喜欢怎么脑补好啦


评论 ( 44 )
热度 ( 313 )

© Lynn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