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泥石流授翻/维勇]Re: Yuri Katsuki 第28章

原地址:http://archiveofourown.org/works/9410273/chapters/21303089

原作者:Ishxallxgood

译者:Lynn、@Mr.Blank_

所有版权归原作者Ishxallxgood所有,任何人不得作商用或无授权转载。欢迎大家去原文(无需翻墙)给原作者点Kudos。尚在连载中。

就没有老司机对我这章翻译的用词做出点评嘛?


披集第二天早晨被手机不停的振动声吵醒,他浑身酸疼得像是要断掉,脑袋嗡嗡作响,唇干舌燥,大腿内侧还散布着大量淤青。他呻吟着揉了揉眼睛,伸展着身体,然后挣扎着坐起来,在胸前拉伸着胳膊,肩关节咯吱作响。他一边转着肩膀,放松关节,一边凶狠地解锁自己的手机。

 






披集的指节刚刚敲上木头,门就打开了,就好像维克托一直站在门的另一边等他出现一样。

“早上好披集!”维克托愉快地和披集打招呼,而披集打心底里诅咒俄罗斯人不宿醉的体质。

“维克托,”披集回应着走进房间里,走过维克托时好好打量了他一番。“你浴袍底下有穿什么衣服吗?”

维克托抬起一边的眉毛,摇摇头,顺手关上了身后的门,然后跟着披集走到勇利正死死睡着的床边。

“太棒了。能麻烦你脱下来吗?”披集一边问一边弯下腰看熟睡中的勇利,伸出手戳了戳他的脸颊。

“当然可以,但是我不知道你这么感兴趣。”维克托调笑道。

披集嗤笑一声,转向他,“得了吧,别自作多情了,你身上可没有什么我没见过的……”

维克托噘着嘴把浴袍脱下搭在椅子上,等待着披集的下一步指示。

“好的,现在叫醒勇利大作战开始。其实也很简单……他身体里有个开关——这样一定会很有趣。”披集站起来,示意维克托过来。“好了,现在你到床边上来,坐在他腿上。”

维克托点点头,照着披集的指示爬上床,跨坐在勇利的腿上。“不过我不明白这样怎么能让他醒过来。”

“等着瞧吧。给你,拿好。”披集把已经打开拍照软件的手机递给维克托。“我需要你来拍照,错过这个实在太可惜了。”

“你要干什么?”维克托问着举起手机,聚焦在勇利的睡颜上拍了一张照片。

“把喝醉的勇利叫醒。”披集坏笑着回答,“现在准备录像吧。”

当他确定维克托开始录像之后,他在床边跪下,给维克托手中的镜头一个wink,然后俯身靠近勇利的耳朵。“勇利!~”披集尽量大声地耳语,确保麦克风能录进他的声音。“维克托·尼基福罗夫正全裸坐在你面前。”

披集大概有一秒半的时间可以撤退,然后勇利就直直地弹坐起来。“披集!你不能再这么——”勇利倒吸一口气,眼睛盯着坐在他面前的维克托的笑脸。他挣扎着不低头看,一边蠕动着身躯,但是他的腿被一丝不挂的维克托沉沉压住,被困在原地。“维、维、维克托……”他结结巴巴地说,脸上的红色一层深过一层,然后他把脸埋在手里。

维克托笑出声,把手机摄像头对着自己,然后说,“就是我!”

勇利从指缝里瞥了一眼,才注意到手机的存在。“披集你特么干了啥!?”他一边喊一边试图抢夺手机,但是披集从维克托手里抽出手机就向后跳入了安全距离。抢夺未遂的勇利半趴在床外,他的腿仍然被维克托牢牢固定住。勇利怒视披集,尽力让自己坐起来,然后他忽然意识到了——“等等,你是在录像?”

披集送给他一个假笑,按下终止键。“理论上来说是维克托在录像。”他反驳道,但这只让勇利再次试图冲向他。但勇利又一次没能成功,身上的维克托扑倒了他。

“——然后现在就是我退场之时!~”披集在被维克托体重压制的勇利的惊呼声中大喊着。“日后发给你视频……记得把你的邮箱地址发给我。”

“披集!”他在开门时听见勇利模模糊糊的尖叫声,可能是被维克托身体不知道哪一个部分堵住了嘴,“你就是个小魂淡!”

 

披集自顾自地笑着返回他的房间,脸埋在手机上,回放着勇利起床时的录像。.

“噢抱歉,”他在通往电梯的拐角处撞上了什么人。从手机屏幕中抬起头时,他还在自个乐呵呵笑着,接着他意识到他碰上的是谁,于是向那个瑞士人招了招手。

“没事,早上好披集。”克里斯托夫面带微笑地说。

“兄弟,你得好好看下这个。”他重新播放了视频并把手机递给克里斯托夫,听到他自己在视频里低声叫着勇利名字时他又一次笑了出来。

“这真是太好笑了。”克里斯托夫笑得泣不成声,视频播放完之后擦了擦眼角的眼泪。“你应该传到网上的。”

“啧,那样勇利就活不下去了。我不会这样对他的。”他说着收起了自己的手机,靠向克里斯托夫,手搭上他的肩膀并踮起脚尖,拍下一张自拍。克里斯托夫对于这滑稽的姿势只是笑了笑,但在披集给他看照片的时候却惊叹不已。

“你可以直接让我来拍的,我能把手机伸得更远,不过拍得真不错。”

“是啊,毕竟是我拍的。”披集得意洋洋地回嘴,一边点着屏幕上传了照片并@christophe-gc,#新赛季新朋友,#我们决赛见,“再说了,要是让你拍还有什么意思呢?”

把手机放到一边后,他瞥见了克里斯托夫身旁的旅行包。伴随着叮的一声,电梯门开了。

“噢,对了,你的航班在今天下午。可惜你这么早就要走了,我们还打算去爬一爬长城。

克里斯托夫在走进电梯时朝他露出了一个笑容,“是啊,要是我知道在这儿有这么好的小伙伴的话,我也许就会多待一天的。”

“总会在巴塞罗那再见的。”披集开口,随后走进了电梯并按下他的楼层的按钮。“真可惜雷奥和光虹去不了,但至少勇利会在的。”

克里斯托夫咯咯笑着,“那两个人挺有趣的,他们俩的反应最好玩了,尤其是小的那个。”

“哈是啊,光虹人很赞的。”电梯开始下降时披集赞同地说。“我很期待勇利在决赛上会拿出什么本事。”

“如果他能完全掌握后内跳,竞争会变得相当激烈啊。”

“是的……但无论如何,决赛会十分有趣。”披集话音未落,电梯便停顿下来,叮地一声之后宣布了楼层的数字。“我真的很高兴勇利选择继续参与这个赛季,他的滑冰赋予我生命……至少对我来说是的。决赛见。”在门关上之前他回头叫道。


*大佬这个叫醒方法在第九章出现过

*原作者表示在大佬和勇利同住的三年里,这个方法可能已经实施了上百次


评论 ( 19 )
热度 ( 215 )

© Lynn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