得了每天都想睡勇利的病

[泥石流授翻/维勇]Re: Yuri Katsuki 第二十章

原地址:http://archiveofourown.org/works/9410273/chapters/21303089

原作者:Ishxallxgood

译者:Lynn、@Mr.Blank_

所有版权归原作者Ishxallxgood所有,任何人不得作商用或无授权转载。欢迎大家去原文(无需翻墙)给原作者点Kudos。尚在连载中。

 

接下来的一个月对披集来说过得太快了,但是他在仅剩的时间中付出了人生从未有过的努力。每一天、每一天,他都为自己的动作、步伐、跳跃努力着,他甚至为了把泰国传统的步伐融入表演去学习了孔舞。在节目身上投入如此大的精力着实令人振奋,等到中国杯终于到来时,披集和切雷斯蒂诺两人已经对夺金无比自信。

他们出发的前夜,披集激动得无法入眠。他只好漫无目的的刷着Instagram以平静下来,但他的大脑里却在飙车。当他看到屏幕上闪动着来自维克托信息的通知时,他的内心毫无波澜,没有丝毫的惊讶或者恼怒,说真的,在夜半收到维克托的消息已经是他的日常了,而他原谅对方的唯一原因是他知道维克托的正常时间都被勇利占据了。

 







 披集抓狂地把手机扔到床上,近乎撕扯地抓着自己的头发。这俩傻逼一定会把他折磨死的。为啥他们两个就不能好好谈一谈自己的感情,就像两个正常人类一样。不,让他们就这样把所有东西像守护上古神器一样雪藏在心底,或者走向另一个极端,滔滔不绝地讲上几个小时用所有的细枝末节把你喜欢的人淹死好了。

“啊~抱枕勇利!我该拿他们怎么办!?”披集一边沉痛地哀嚎一边踢着抱枕坐着的椅子。“我要抓狂了抱枕勇利!披集从来不抓狂!这两个人到底在搞什么!?你真该告诉你的本体,维克托·他娘的·尼基福罗夫一直盯着他,而他应该把大脑从菊花里拉出来直接上了他。那个男人已经饥渴了九个月了!整整他娘的九个月!”

披集起身把那张椅子转的背对自己。“别这样看着我,虽然冷酷的现实告诉我最开始的四个月是我的错,但是剩下的……真的是你们自己的原因……孩子你能在全国播送的电视上告白,但是不敢看着真人的眼睛说‘我想要你,我需要你,哦宝贝,哦,宝贝……’”

披集呻吟一声,用小拳拳锤了抱枕一下然后倒回床上。“我在和抱枕说话……我可能真的疯了。”他又猛地起身,一把抓住抱枕勇利把它拖到床上和他一起躺下。“好吧,抱枕勇利,我们该怎么做?我们该怎么把本体勇利从他自己的保护壳里拽出来……好吧……除了使用酒精以外……或者我们真的该使用酒精……毕竟醉汉勇利已经在计划中……但是我们不能让他比赛前就喝醉……帮帮忙啊抱枕勇利!”

……

把他的意识从一片昏暗中拉出来的是在他身边疯狂震动的手机,他不记得什么时候设下的难听铃声大声作响。披集一把弹起身体,把抱枕勇利扔回它该在的椅子上,然后下床用能够载入史册的速度换好衣服,接着抓起他的手机、充电器和前一晚收拾好的行李。切雷斯蒂诺在外面向他打招呼,在他还没反应过来的时候,自己已经坐上了前往北京的飞机。

披集竭尽全力保持着灿烂的微笑,回答着朝他扔过来的所有问题。他现在只想和勇利已经维克托汇合,把他俩的脸怼在一起,或者什么能促成他们百年好合的事情。去他娘的不干预立场,披集觉得几个月前这么决定的自己宛若智障。这两位谈恋爱的进度如同在糖浆里滑冰,而披集现在就需要站在婚礼上拿着小本本宣读他们的爱情故事。

当采访终于结束,他拿出手机,发现了维克托给他发过来的地址。显然他们是去吃火锅了,这并不是披集的第一选择,因为他知道光虹不怎么喜欢火锅,但是他们已经跑去那里了,所以他也会在。向切雷斯蒂诺迅速招了招手,他出发前往餐厅,普通地想着他们会不会邀请切雷斯蒂诺,这时他的手机又响了。

 

哦。

好吧,他也许应该邀请切雷斯蒂诺的。不过这不重要,他也能到了再邀请他。披集走进餐厅,不知道该怎么找到他俩;这地方真大,他环顾大堂没有看到他们,也许那两位找了一个小隔间。这就很有意思了。披集掏出手机,迅速输入‘我在哪能找到一个银发、高大、特别好看的俄罗斯男人,以及一个带着蓝框眼镜的日本人’,并连同慷慨的小费一起给服务生看。

感谢那位帮忙的服务生,披集顺利找到了他们的桌子,他做出自己最惊讶的表情,走近他们的座位,逼真地惊呼道“嘿,勇利!~”

勇利因为披集的忽然出现而惊讶地张大眼睛。“披集!”

“我还在想什么时候能见到你呢!”披集笑着说,简单向维克托打了个招呼,然后继续。“能碰见你真是太好了!哦,我知道!我这就邀请Ciao Ciao。”

在勇利来得及阻止之前,披集已经打出了电话,这让勇利有些惊慌。但他除了接受现实之外也无能为力,勇利起身坐在维克托身边,给披集和切雷斯蒂诺腾出位置。

“所以——”披集一边说着,一边愉快地接受了维克托递过来的醉虾,然后继续说,“你最近怎么样?快跟我讲讲。”

“我很好。回到长谷津的家让人轻松又愉快。”勇利笑着回到,放松了一些。

“我想也是!”披集咂咂嘴,“我猜维克托过去当你的私人教练让这一切变得更棒了!你们俩在一起看起来真合适!顺便,祝贺你们!”

勇利的脸上的红色调一层又一层地加深,匆忙挥手澄清。“呃不不不不不是的,披集不是这样的!你完全搞错了。”

“哦?”披集和维克托同时发出疑问,目瞪口呆的勇利脸红得更厉害。

“对不起啦,”披集说,向维克托抱歉地笑了笑,然后注意力转回勇利身上,“我只是这么想……考虑到维克托po在Instagram上的你们俩的合照……你知道,你们俩看起来可不止是普通的教练和学生的关系。”

“哦……我是说……好吧……我们……”勇利停下了,试图理清自己的言语,在思考披集的话语时,他的眉头因为思绪皱成一团。披集很了解这个表情,他简直没办法控制住自己嘴角露出的奸笑。

勇利转向披集,而披集期待地望着他等待他继续。“我大概没有真正意识到在过去的七个月里我们变得有多亲密……”披集嘴里不小心发出的嗤笑声让勇利轻轻瞪了他一眼。“我永远不会给我们的关系贴上标签……但是我想那早已不是单纯的学生和教练之间的关系,而且……”

披集看着勇利的话语让维克托的脸上浮现出纯粹明亮的喜悦,在勇利说完之前,维克托就一把抱住了他,高喊着“勇利~~~!”

披集自顾自笑出声,在勇利努力把身上的维克托推开时尝试了一些大闸蟹和鸭血。维克托终于在勇利在他耳旁说了什么后放手了,勇利的耳语让他整个人相关圣诞树那样发光。在他坐好接着吃饭时,他脸上耀眼的微笑才减淡了些,而敏锐的披集能够看到,他的左手正放在勇利的大腿上。

披集向他对面的那一对会心一笑,不管勇利说了什么,都让维克托坚定了对他们这段关系的看法。披集模糊地猜到了这话是关于什么的,但他还是求知若渴。勇利在发表了他和维克托关系的新宣言之后好像放松了下来,对于这点,披集是很高兴的,但这并不妨碍他还是想一拳砸扁勇利的脸,因为这家伙永远不肯好好告诉维克托他的感情,用滑冰以外的任何方式都行。他俩真走运,碰上了他,而披集·朱拉暖即使为革命事业壮烈牺牲也要让维勇的大船启航。


评论 ( 22 )
热度 ( 304 )

© Lynn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