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泥石流授翻/维勇]Re: Yuri Katsuki 第30章

原地址:http://archiveofourown.org/works/9410273/chapters/21303089

原作者:Ishxallxgood

译者:Lynn、@Mr.Blank_

所有版权归原作者Ishxallxgood所有,任何人不得作商用或无授权转载。欢迎大家去原文(无需翻墙)给原作者点Kudos。尚在连载中。


第29章←上一章已经由 @恶水症 姑娘译出,再次感谢姑娘

上一章完全不负责任的概要:

披集大佬回到了泰国,和通话中的雷奥、光虹一起在线看法国站的直播。短节目结束后克里斯以一分之差落后于波波,大佬睡前和克里斯聊(tiao)天(qing),然后大佬有点失眠:其一,克里斯居然用法文调戏他,大佬很不爽因为大佬是总攻(×);其二,大佬很担心自己到底能不能晋级决赛;其三,大佬在隔空担心那对狗男男,担心老维有没有伤害、弄碎、搞♂坏他的勇利小宝贝(×),否则大佬将会完成一次完美谋杀。

同时大佬开始思考人生与爱情,想起了闪瞎人不偿命的维勇,以及他的小伙伴光虹偷偷瞥他的另一个小伙伴的眼神(这一段请参考BGM(×))。然后他错过了克里斯夺金的自由滑,心怀愧疚地给对方发个祝贺。

大佬说:我有新仓鼠了,它们的名字叫Viktuuri、Phichuuri和Leoji。

克里斯:要不你再买个叫ChulaCometti?

大佬表示很像巧克力品牌。瑞士人表示我们的巧克力很好吃,别总想着比利时(×)。

然后大佬睡着了。(√)


大佬:除了维勇我还站披all ——by 茫然桑

————


“卧了个大槽你看到了嘛!?”雷奥的声音大得简直不必要,因为,呃,他看到了那一幕。他们都看到了,他们一起看的直播,现在冰场的所有人都好奇地盯着他瞧了。

给旁边探头探脑的陌生人一个迷人的微笑,披集继续和他的小伙伴对话。“是的,我不认为会有人错过维克托亲吻勇利冰鞋的年度大戏。维克托·闪瞎全场·尼基福罗夫……真他娘是个爱搞事的男人。我保证……这两个人最终会要了我的老命。”

“哦?发生了什么?”趴着的光虹好奇地支起身问。

“其实也没啥,维克托只是像平时的他一样。我本以为他会在他俩公开之后让我清净一下,但并没有。我仍然会收到一些大惊小怪的信息。”他打开他的Instagram开始读近期的消息,“披集,帮帮忙!勇利不让我和他一起洗澡。披集!他让我帮忙洗他的背了,爱心emoji。披集!你知道他会说梦话嘛!?你为什么不告诉我他会说梦话!?”

“他真的是这样的?”光虹问道,有点为勇利担忧,而雷奥笑得如同脱缰野马。

“你从来没告诉我们勇利还会说梦话……他说啥了?”雷奥终于控制住自己的笑声之后说。

“你知道的……就平常的那些……维克托,哦维克托……维克托~~~~!”披集呻吟道,动情地演绎着勇利的语气,这让他在冰场上收获了更多关注的眼神。

雷奥和光虹一同倒吸了口气。“哦不……”

“哦是的……我还留着录像呢,可好笑了。”

“披集·朱拉暖你背着我们藏私货!”雷奥举着拳头怒斥披集。

“啧,”披集笑出声,“我一定会把它放在婚礼视频里的。”

“我的天啊,你个小恶魔……等等,你是在说你从没告诉过维克托?”

“没,我干嘛要告诉他?”披集耸了耸肩问道,这时尤里·普林塞提的短节目吸引了他的注意,看看那个蹲踞式旋转——如果梦想有颜色,那一定是Agape白——还有那个后内四周跳,后外点冰三周跳……“卧槽,尤里·普林塞提就是个怪物!”

“真的!那简直是惊人到可怕的滑行……我为啥不是个俄罗斯人?”雷奥哀号道,“你看他比我小四岁,但是滑行的技巧几乎可以与维克托匹敌。”

“是啊毛子都是怪兽嘛,他们为什么要在一群人类中生产那么多神?”

“类固醇?”

“你特么别开这种玩笑。如果事实如此,勇利可能会谋杀他的男朋友。”

“开个玩笑……”

三个小伙伴接着安静地看完了年轻的俄罗斯人的节目,为那个男孩的滑冰深深着迷。最后的分数出来时,他们是真的有些小小的失望,不过毕竟他在开头的时候又一个跳跃失误了,否则他们觉得这个节目至少会过百。如果他能完善这个节目,他将是一位不可小觑的竞争者。

“你对JJ怎么看?”光虹在最后一位选手上场时问道。

“呃,我觉得,他很棒,技术层面谁也没办法否认他……但是他那首歌……我对那首主题曲处于一种爱恨交织的态度……我讨厌死那首曲子了,但是我根本没办法让它在我脑中停下。”披集说着把自己笔记本电脑的音量调小了一些。

“可不是嘛!”雷奥说,“一个人得多自恋才能给自己写这样的主题曲啊?”

“但是公平公正地说,我们的勇利自由滑的曲目就叫‘Yuri on Ice’。”光虹说。

“是啊,但是那首真的是关于他的滑冰生涯的……以及维克托……而不是给某个自大的王的愚蠢颂歌。我们都知道真正的王者是谁。我们的王没有死亡,他还活得好好的,以让我的手机爆炸为己任。”

“嘿,”雷奥嘲讽道,“显然我们的王需要一些情报来指导他向王后示爱。”

“啊魂淡,JJ得分比勇利要高。太糟心了。”披集说着关上笔记本,打着哈欠把电脑收进包里。

“你不打算看采访了吗?”光虹伸展着胳膊说。

“不,我打算回家吃顿晚饭就睡。Ciao Ciao这周把我逼得可紧,决赛已经不远了。我的妈呀决赛真的没几天了!我甚至不知道自己能不能参赛……兄弟们,我终于能体会了勇利崩溃的心情了。”

“你没问题的!”光虹高声说。“我们完全相信你。”

“谢了伙计们,再见!”挂了电话之后,他把手机塞回口袋里,然后带着他的装备离开了场地。在两天之内,他就会知道最终结果,现在他能做的只是全心全意地备战决赛。

披集讨厌短节目和自由滑之间空出的那一天,期待与恐慌让他十分不好受,所以那天早晨他去舞蹈教室练习,暂时让自己从滑冰中解放出来。三十二个小时,那就是他在知道自己是否成功晋级之前不得不打发的时间。不,他才没有在计数。

傍晚时分,披集终于留给自己片刻休闲时光,他一边小口喝着喝茶,一边漫无目的地浏览Instagram。维克托发出的有趣照片吸引了他的注意,然后他几乎把嘴里的茶喷了出来——那个男人居然换了头像。






披集对着屏幕眨了眨眼……维克托现在回到了日本……而勇利明天就要比赛,难道维克托没办法陪在他身边了吗?他的心沉了下来。对勇利而言这将意味着什么?_可怜的勇利肯定要崩溃了吧,也可能没有,鉴于他已经关掉了他的手机。披集明白当勇利和外界切断联系时只代表了两个原因中的一个:一是他彻底陷入了崩溃之中并不想和任何人交谈;二则是他需要集中百分之百的注意力而不想被干扰。

通常在这样的情况下几乎可以肯定是前者,但如今需要考虑进维克托的因素了。如果勇利感觉不太好他是不会再将维克托推开的,至少不会在一切都以明天的比赛决分晓的关头这么做的。不,勇利在这种情况下关掉手机的唯一原因,只会是他不想被维克托不在他身边的事实提醒而分心。他需要专注于眼前的事情,而听到维克托的声音,一定会打碎他构建出的那堵玻璃墙,那堵他用来抵抗缺乏维克托给他带来的安全与舒适感的世界的墙。

披集理解勇利的苦心。他理解为什么勇利会硬是让维克托回到日本,因为危在旦夕的马卡钦勾起了当他无法陪伴维酱时的那些无助和愧疚的回以。他知道勇利绝对不会让维克托经历这种痛苦的又心碎的感觉的——不,勇利对他的爱绝不止于此。明知不利于自己的发挥,他还是让维克托离开了,这绝对是勇利能做得出来的事情,正因如此,他才要把自己隔离起来。他不能冒险听到马卡钦不好的消息,他不能冒险让自己的镇定在听到维克托的声音时消散殆尽。但不幸的是,这样一来他也不会知道,他的这一举措让维克托一并蒙受的苦痛了。


评论 ( 22 )
热度 ( 168 )

© Lynn | Powered by LOFTER